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夔禺疆
    幽界之内夔禺疆破茧而出,冷然降下看着众人一阵心悸。

    “此魔不凡,我们先撤。”看着散发冷然气息的夔禺疆,手持巨剑的独孤求败忌惮非常,皱着眉对着身后三人说道。

    “你们走吧,我要为府尊报仇,伏诛吧。”说完剑非道手持玄剑强撑伤势杀向降下的夔禺疆。

    看着极速冲向夔禺疆的剑非道,独孤求败正要拉阻,但已来不及。

    “回来,他并非你能力敌的”

    夔禺疆冷哼一声,看着杀向自己的剑非道,心中不屑,只见夔禺疆魔手一扬挡下剑式冷冷看着剑非道。

    “呵呵哈哈哈,弱者你就只有如此能耐吗?”

    “你”

    “呵呵哈哈哈,太让我失望了,哼。”只见夔禺疆一掌发力顿时将剑非道击伤重创。

    “剑非道”

    “你们的对手是我们”

    看着受伤的剑非道,众人准备出手之刻,但幽界群邪确实出手拦下众人。

    “呵呵,你太弱了,剑非道以你现在的伤势又问能够杀我,哈哈哈。”夔禺疆看着在度撑起伤势走到自己身前的剑非道,夔禺疆虽是赞叹但更多却是冷漠与杀意。

    “额,我,我,我誓要完成府尊遗愿,诛魔卫道之心,由我一肩担起。”说完剑非道豁尽一生功元,准备释放至极一招。

    “冰玄亘古道伏魔”

    只见剑非道倾尽一身元功,四周变换满天冰雪凝结成玄冰之气,只见玄冰之气在度凝结成一道巨大玄冰道字,正是昔日天极强招在现,剑非道欲要以此招诛除魔患。

    “嗯,剑非道是要赌命吗?”

    “真是愚蠢,这时候应该留的生机,再遇时机来消灭夔禺疆啊,他太冲动了。”看着飞身而起推动巨大玄冰道字的剑非道,独孤求败冷冷的说道。

    “哼,应你之招。”只见夔禺疆自发功体内元一道巨型魔蛾出现冲向道字玄冰。

    “轰轰”

    随即轰然一爆,道字碎落满天飘雪,剑非道亦是从高空逐渐落下。

    “啊,剑非道。”看着即将落下的剑非道,赮毕钵罗欲要上前接住,但碍于幽界群邪拦阻却也无可奈何。

    “额,府,府尊,非道让你们失望了,为何世间总是如此让人无奈与遗憾,额,晚,晚晴,我,我来了”

    剑非道缓缓冲高空落下,脑海之中逐渐浮现过往记忆,成名万界与两位府尊教导以及自己挚爱晚晴的离开,心中悲痛,自己最终还是让他们失望了。

    “哈哈,弱者,本座赐你,掌下灭亡。”说完夔禺疆掌式蓄发准备葬送空中降下的剑非道。

    “嗯,谁”

    就在剑非道危机一刻,一道人影出现接住剑非道,夔禺疆虽是察觉,但来人实力匪浅,夔禺疆虽是于来人对击一掌,但来人实力竟是不差自己,而两人互击一掌之后来人也不在恋战离去。

    “嗯,剑非道已经被救走,我们也撤。”说完独孤求败众人虚发一招,各自离去。

    “魔主需要追击吗?”看着离去的独孤求败众人,无间鬼后对着夔禺疆恭敬的问道。

    “无妨,本座已经破茧而出,他们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现在我们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夔禺疆看着逃离的众人不屑的说道。

    “望你记住圣母那边可不容拖延。”地茧无限看着手中胡弦说道。

    “本座自然知道,我不会让圣母等太久的,但现在我要去会一会九轮圣君,当日的气剑灌体,本座现在还没有忘记”

    夔禺疆抚摸着被气剑击伤的伤口之处,响起当日之伤不禁恼怒,若是当日自己脱离茧化状态,自己也不会被击伤,幽都又怎会被灭,幽界又岂容得到九轮圣君放肆。

    幽界之外,独孤求败众人脱离幽界之后看着前方俱是无奈,刚刚还庆幸幽都覆灭没想到却又来了一个幽界,看样子这个幽界比幽都还恐怖,苦境还真是名副其实的苦啊。

    “对了独孤,你怎么会过来,你不是陪解锋镝去救治一页书了吗?”原无乡疑问道。

    “他那里现在不需要我的帮助,所以便让我先回来,到了不动城,我得到通知说你们在幽界诛魔,便急忙前来相助你们。”独孤求败将巨剑放入后背说道。

    “还真是多亏你的帮忙,不然我们恐怕就要交代在这里了,不过没想到来的是你,不是北大芳秀,唉,这时候也不见北大芳秀过来帮忙真是绝情啊。”原无乡开玩笑道。

    “看来我来帮忙你很失望啊,不是你北大芳秀,还真是抱歉啊。”独孤求败脸色一冷的说道。

    “额,不是这样的,好友开玩笑而已,不用当真吧”

    “呵呵,此番多谢独孤好友的帮助,不然此番赮危已。”看着不知如何回答的原无乡,赮毕钵罗笑道。

    “哼,何必谦虚,再说以你们的本事要离开也是不难,不需要如此”

    “此地不容久留,我们先回不动城吧。”原无乡担心魔兵追击于是对着两人说道。

    “嗯,走吧”

    “好友,请”

    而在另一处断桥之地,魔夜听剑走到这里,看着弟弟夜魔琴的墓地,回想起圣君所说,心中高兴。

    “夜魔琴,大哥不久就可以和你在度重逢了。”魔夜听剑说完,一掌劈向墓地,随即将墓地之内的棺木打开,看着自己弟弟的安详模样,以后自己再也不会让你再睡那那么久了。

    “这次,大哥不会再失去你了”

    萧索别院之内荆楚笙看着躺在床上的亲人,心中悲痛当日如果不是自己或许,自己姐姐也不会变成这般模样,半生受尽异病折磨,口不能言,身体无法动弹。

    自己真是最大的罪过,自己为何要争不属于自己的一切呢,现在纵使后悔却也来不及了,自己只能不断念佛诵经希望姐姐能够早日恢复。

    “唉,也不知此番姐夫前去九轮帝国是否顺利,希望此回姐姐你能够恢复如初,佛祖保佑。”荆楚笙双手合十祈求道。

    “我回来了”

    “嗯,姐夫你回来了”

    荆楚笙看着回来走进房门的恨吾峰,荆楚笙急忙上前询问此番是否顺利。

    “姐夫,此去是否顺利,有办法救的姐姐吗?”

    “唉,此次闯塔我失败了。”说完恨吾峰亦是失望的说道。

    “什么,难道姐姐真的只有一直躺着,姐夫你也要一直这样受制于人人吗?都怪我。”说完荆楚笙更是心中内疚惭愧,对自己更是无比痛恨。

    “楚笙,我与你姐姐都没有怪你,你不必如此。”恨吾峰扶起荆楚笙后安慰的说道。

    “姐夫,我”

    “你不必自责,此番我虽是没有闯塔成功,但也寻得了治好楚祎的病的人,你先收拾跟我走吧”

    “真的吗?姐夫

    “嗯,我们收拾东西尽快带楚祎离开。切勿让他们察觉”

    恨吾峰说完便背起楚祎,而楚笙也是迅速收拾些衣物两人准备离开此地。

    然而就在三人离去,走到半路之际,突然一道熟悉诗号想起。

    “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只见一人影手拿着白骨扇带着面具走出,看着恨吾峰说道:“你要到那儿去,你的任务可还没有完成,不想治好你的妻子了吗?”

    “哼,不需要你帮忙治疗了,我已经寻得名医,现在我要离开。”恨吾峰握住背后腰间的幽灵魔刀看着鬼麒主说道。

    “哦,名医,但普天之下唯有才能救治你妻子啊,旁人你认为有用,你可要想好了。”鬼麒主摇动着白骨扇面具之下看不清表情的说道。

    “哼,哪位名医一定可以,你让开。”恨吾峰冷哼一声说道。

    “呵,既然你如此执着那就不要怪我了,鬼海邪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