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战火再起
    死亡之塔一处名叫魔世之地,乃是四十层顶峰最强霸主元邪皇的驻地,也是魔道不世枭雄,更是位于顶层的不世霸主之一。

    “呵呵,想不到前些日子的算计这么快就来了,哈哈哈,异世界,本皇已经等待很久了”

    只见一道强大力量从死亡之塔涌出,飞向远方不知去向。

    就在神秘力量出现消失刹那,勤政殿上正在批阅文章的圣君突然接到感应遥望前方。

    “没想到啊,元邪皇你居然能够骗过死亡之塔的封印,哼,不过你以为死亡之塔,是那么容易骗过的吗?很快你就会回来的,倒时也是你不得不向我签订契约的时候”

    而在另一边鬼麒主看着魔光闪耀的幽灵魔刀,鬼麒主心中十分不安,感觉是有危险将至。

    只见恨吾峰身体突然漂浮而起,随即风云变色,上空更是电闪雷鸣不断。

    “轰轰轰轰”

    就在天空昏暗,雷鸣不断之际,突然恨吾峰身体突然起了变化,只见恨吾峰突然睁开双眼,血红色双眼睁开刹那,恨吾峰突然一声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随即恨吾峰身体变换,昔日死亡之塔的雄霸之主浮现,恒古的魔世之主终于在苦境寄体现世。

    “嗯,弄何玄虚”

    看着模样大改的恨吾峰,一旁警惕的鬼麒主说道。

    “呵,弱者,使我出现的人就是你吗?”降下的元邪皇看着鬼麒主,魔眼一观已知此人实力深浅。

    “哼,焚天苍龙印”

    “哈哈哈,一招便让你知道何为弱者,何为强者,嗯”

    就在元邪皇发招准备将来人击溃之际,突然一道暗处身影突然快速出现,一掌直袭元邪皇身后。

    “呵呵呵呵,原来是还有暗手啊,但,哪有如何呢。”看着前后夹击自己的两人,元邪皇面露不屑之色,一股雄浑之力从元邪皇体内出现。

    “呵,虽不是完整状态,但消灭你们足够了,上穷下达斩曦月。”只见元邪皇幽灵魔刀一运,雄霸之力魔刀之主发挥之威力竟是远超恨吾峰之多,两人更是双招难敌一刀之威。

    “额,啊”

    “噗”

    只见无匹一刀顿时将袭来两人命中,一刀之威竟是当场将鬼麒主击毙在地。

    “额噗,走。”看着被倒在地上的分身鬼麒主,凭借自身根基强撑伤势的非常君,快速运动身形离开现场。

    “哦,尽然还活着,看来此具身体只能发挥吾,六层的实力。”看着逃离的非常君,元邪皇皱眉说道。

    “这个世界很不错,哈哈哈,虽是只有六层,但足够了,异世界千万不要让本皇失望啊。”元邪皇感应这四周的灵气,感觉这个世界的浓郁程度,远超自己的世界。

    “嗯,你想让我带它去九轮帝国吗?呵,既然借了你的躯体,那吾便帮你一次吧。”说完便将荆楚祎身体抱起离开了此地。

    而在另一处非常君强压伤势,脚步摇晃的慢跑这,想到身体之伤心中愤恨,没想到会产生变故,也不知那人是谁竟有如此实力。

    “额,噗,可恶,没想到这次失手,还让自己的化体也命丧当场,不过幸好可以修复再用,但那人到底是谁,为何恨吾峰会变成这样,奇怪啊。”

    魔吞不动城之内,独孤求败与原无乡等人在殿上商议这幽界之事。

    “没想到啊,这幽都刚灭又来了个幽界,一页书哪里也不知如何了,真是多事之秋啊。”银豹看着众人,心中也是唉叹,灾祸一波接一波,众人也是分身乏术啊。

    “观那个叫夔禺疆的幽魔实力非同小可,恐非是君临黑帝那么好对付,还有那个叫地茧无限得我感觉那人实力也不简单,恐怕不在那个叫夔禺疆的幽魔之下。”赮毕钵罗亦是想起与地茧的战斗皱眉说道。

    “唉,形式越来越严峻,但三教仍是不能齐心,现在真不知该如何做啊。”燎宇凤叹到。

    “现在只能先靠我们不动城来撑住了,眼下儒门主事应无骞不久前死于剑非道剑下,道门方面因崇玉旨也是混乱不已,眼下天虎令正在追击他,佛门,唉。”银豹一想到佛门,心中更是一叹,佛门重创远胜其它两教,圣众之潮被灭,正道巨擘佛门梵天被害,赮毕钵罗也伤重,可以说幽祸已经让三教重创了。

    “啊,啊”

    就在这时苍鹰看着一直没有说话的独孤求败,看着他似是在想着其它事情于是拍着独孤求败的肩膀问道。

    “嗯,抱歉走神了。”回过神的独孤求败看着身旁的苍鹰,知道自己不该在议事的时候走神于是抱歉的说道。

    “啊,啊。”苍鹰双手对着独孤求败比画道。

    “苍鹰说没事,他问你在想什么,想的那么出神。”知道独孤求败可能看不懂,于是银豹解释道。

    “呵,没什么,对了诸位,我有些事情需要处理先离开一段时间,抱歉了。”说完独孤求败便快速离开了大殿。

    “他怎么了,看着很着急得样子。”燎宇凤看着离开的独孤求败,不解的问道。

    “若是没猜错应是关于他兄长的事情,所以他便着急离开了。”赮毕钵罗似乎想起了什么说道。

    “嗯,他的兄长?”银豹等人似乎很疑惑,毕竟这段时间相处众人也知道独孤得身世乃是异境之人,但随着相处众人知道独孤求败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相处下来也知道他的为人值得深交。

    “可是,我记得独孤于与他的兄长圣君似乎有着很大得隔阂,这关圣君何事,难道是他们兄弟之间矛盾再度激化了。”燎宇凤问道。

    “银豹你还记得吗,夔禺疆现世时所说的话吗?”赮毕钵罗看着银豹道。

    “哈哈哈哈哈,我夔禺疆终于出来了,九轮圣君,准备迎接魔的手段吧”

    “嗯,难道。”这时银豹也回忆起夔禺疆的话语。

    “但九轮圣君什么时候与夔禺疆有过交际了,时间上似乎也不对啊。”银豹在度疑惑在九轮帝国与幽界似乎都没有发生过任何战事才对。

    “不,不对,你们忘记了幽都是被怎么灭掉了的吗?”这是一直沉思的赤龙影说道。

    “是圣君,如此说来应该是在消灭幽都时与幽界深层夔禺疆有过交手。”这时赮毕钵罗也想起来了幽都被灭的事情。

    “他们到底是兄弟,不管有多大误会与隔阂,始终都是有着血脉亲情,我想独孤也放不下他们多年的兄弟之情,毕竟圣君是他在这个世界上仅有的亲人了。”赤龙影说完也不禁想起了远在上天界的兄弟们,也不知他们如何了。

    “若是如此,我们便不能袖手旁观,抛开别的不说,独孤与与我们皆是战友朋友,不能让他独自冒险,而且圣君实力强悍能独自消灭幽都足见实力不凡,若是我们能取的圣君友谊,那对于正道将是极大的好事。”银豹说道。

    而在幽界之内,夔禺疆召集幽界初天军将,准备将目标瞄准九轮帝国,一报当日气剑之伤。

    “天魔茧,记住只许一次,圣母那边绝不能拖延。”地茧无限看着夔禺疆说道,此次作战地茧本就反对,但夔禺疆坚持,如此自己也只能从旁协助,希望他记住圣母的时间不多了,幽界大事不能拖延。

    “本座知道,放心,铲除了九轮圣君之后,下一个目标就是寻找生命之源,我不会忘记,我也是幽界一份子。”夔禺疆道。

    只见幽界之外幽界大军尽出,夔禺疆更是踩着巨大魔龙从幽界入口飞出,目标葬神之野九轮帝国。

    而在九轮帝国百姓仍是安居乐业车水马龙,到处都是叫卖之声,却不知战事将起,圣君也在继续批阅这这些文件,也不知帝国已经成为幽界首要目标。

    “为何总是感觉到不安呢,感觉将有大事发生。”圣君抬头看着窗户之外,心绪不宁似是有事发生。

    九轮帝国之外只见风云变色,天空昏暗之际,一道雄霸诗号自高空响起:“劫布寰宇,旨降六祸七杀;灾遍古今,独宰八难九煞。万古一魔,逆天为主,夔禺疆。”

    夔禺疆降下看着被四心之力形成防护罩的九轮帝国都城,手中魔招一运准备强破防护气墙。

    “今日本座就要将九轮帝国消灭在苦境版图,破日贯月·万魔震”

    只见魔招一出攻向防护气墙,魔招攻击,瞬间四心之力所维持的气墙便被打破。

    “何人,敢在帝国放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