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圣魔双锋
    九轮帝国之外幽界魔主亲临,一式魔招瞬间便将四心结界击碎,但四心之力加持,片刻粉碎的结界瞬间在度凝聚,形成一股强大结界浓罩帝国。

    “何人敢在帝国放肆”

    随即数到人影出现,只见天譩亲率帝国强将出现。

    “哼,圣君呢,叫他出来。”看着出现的天譩等人,魔主夔禺疆冷然说道。

    “圣君岂又是你说见就能见到的。”天譩心知来人敌意甚浓,嘴上亦是强势说道。

    “那就先杀你,到时不怕他不出来,杀。”说完夔禺疆魔掌攻击直向天譩等人而去。

    “哼,休想”

    “嘭”

    就在夔禺疆攻击瞬间,儒门俊秀两人亦是出剑挡下魔威。

    “哼,凭你们以为能够拦下本座吗?劈神天魔斩”

    看着挡下自己系雪衣云忘归两人,夔禺疆在运魔功,随即化掌为刀劈向两人。

    “天封剑雨”

    “丹青御风鹤”

    只见儒门两俊秀同运剑式,儒风之剑一抗幽界魔主之威。

    “轰”

    “额”

    双招交击,儒风之剑虽是不凡,但魔主之威确是尤为霸道非凡,两人虽是抵抗攻击,但魔主之威更胜,两人登时负伤。

    “云忘归你没事吧。”看着嘴角吐血的云忘归,旁边系雪衣急问道。

    “额,没事,此魔非凡啊。”云忘归便回应,也拿着手中之剑警惕但道。

    “我来助你们,呵啊。”眼见战友负伤观战的天譩亦准备出手帮助,但就在此时,一道魔泪攻击挡下天譩。

    “轰”“额”

    “谁”

    “无限之前,唯见悲怜”

    只见地茧无限从空中降下,手中阳魔琴不停拉奏,顿时神亡禁曲之招在度出现。

    “无限就以此曲,送诸位下黄泉”

    “额,此曲攻击,额啊。”随着曲调不停拉奏,天譩三人亦是难以招架。

    “呵呵,众人随我杀”

    就在夔禺疆率领大军攻击之际,数到攻击从城内出现,顿时许多兵将被攻击击中身亡。

    “额”“啊”

    “嗯,是谁”

    “唉,没想到刚刚加入帝国,就要动武应敌,时间真是不凑巧啊。”随即任平生手拿丹枫慢慢从城内走出。

    看着出现的人,地茧无限在拉曲调欲要扩散攻击,袭向任平生,但就在此时一剑出击打断了无限曲调攻击。

    “五更残剑·初更新月·起风操”

    “嗯”

    “你们来的可真不巧,最近我脾气不好,就拿你们出气。”姑苏还剑亦是走出看着无限等人说道。

    “哼,再多人也是一样,杂鱼终究是杂鱼,就让本座送你们下黄泉,破日贯月·万魔震”

    看着在度从城中出现的高手,夔禺疆毫不改色魔主霸招再出,一招杀向出现的两人,但就在此时一道长枪飞出拦下夔禺疆攻势。

    “轰轰”

    “嗯,还有人。”看着出现的长枪,夔禺疆眉头一皱,没想到城中还有高手看来有点麻烦啊。

    “步乱世之劫,横扫武道顶峰。”只见来人迈步走出走到枪前拿起炼洗之命对着夔禺疆道:“辟黑夜之光,一问天下英雄。”

    “哼,不错,但可惜只是又来一个送死的而已,杀。”看着眼前长枪之人,夔禺疆面色不改在度攻击。

    “他交给我”

    “轰”

    “就凭你,能够阻拦本座开杀吗,受死吧。”夔禺疆看着拦下自己的任平生,虽是感觉来人剑意不俗但,对自己来说还是不费力气。

    “那可不一定,九霄霎寒”

    就在任平生夔禺疆交战之际,地茧一边亦是争斗再起。

    “你就由我们来解决。”说完系雪衣云忘归于天譩三人在度攻击杀向地茧无限。

    “那你们就是我的了。”随即姑苏还剑来到幽界军将身前一剑攻向幽界军将。

    “哼,狱火黑咒。”随即咒翼鬼剪发招攻向姑苏还剑。

    “呵,二更皓月·健浪行”

    就在幽界与帝国兵对兵,将对将之际,一边的练习生不知该去帮那一边,就在生命练习生疑惑之际,突然两道剑气袭来。

    “嗯,看来我并不无聊啊。”挡下剑气之后练习生看着前方说道。

    “哼,若是单独对上我们任何一人,你或许有机会,但对上我们两人,你死路一条。”随即旷神愉与魔流剑走上前来,看着练习生说道。

    “呵,逆境之路本该如此,谢苍天赠我逆境。”说完炼洗之命出击迎向旷神愉两人。

    战局另一处单锋隐流之主对上幽界初天霸主,只见任平生丹枫出击,单锋剑式流转杀向夔禺疆。

    “哼,剑法不错,但面对本座魔威,你还差的远,万魔浩劫”

    “九霄霎寒·撩乱九天霜雪寒”

    两人交击,夔禺疆展现无尽魔威攻势,而任平生亦是将寒气冻力之威提升,但夔禺疆自身的万恶魔身与天蚕金丝防御,纵使任平生单锋剑式高超亦是难以突破夔禺疆防御,但任平生凭着寒气之威交战下来亦是不落下风。

    “呵,没想到在这九轮帝国还能有如此高手,本座十分高兴,但你还当不下本座,破云贯日”

    “哼,九霄霎,额,噗”

    就在任平生需要运起九霄霎寒冻住魔招攻击之际,突然体内寒伤发作,顿时不及发招,而幽魔之威却已是尽在眼前。

    “额,任平生”

    “小心”

    “轰轰”

    只见一声巨响激起万丈灰尘,看着散去的灰尘,帝国众人虽是在各自对敌,但亦是关心不已,就在烟尘散去之后,任平生却是毫发无损,站在众人面前。

    “嗯,怎么会。”看着眼前毫发无伤的任平生,纵使发招攻击的夔禺疆亦是疑惑不解。

    “呵呵呵,任平生你可以休息一下了。”只见话音落下,一道人影从任平生背后走出。

    “多谢圣君相救。”任平生看着眼前强大的圣君,行礼谢道。

    “呵,你是我帝国之臣,救你本就应当,服下此丹,可以暂缓强势你先下去吧。”圣君挥退任平生说道。

    “哼,你终于出来了,今日我就要报哪一剑之伤,你受死吧,逆魔·无疆劫。”说完夔禺疆运起逆魔绝世杀向圣君。

    “嘭”

    就在此时突来一剑从空中落下挡下夔禺疆逆魔之威。

    “嗯,是谁。”夔禺疆看着挡下自己的巨剑,面色一冷说道。

    “由我在此,谁能动他。”只见独孤求败出现拔起巨剑看着夔禺疆说道。

    “还有我们”

    随即不动城诸将出现,挡在夔禺疆前面。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看着这些人独孤求败道。

    “呵,别忘了我们可是战友啊,怎能让你独自应对。”银豹说道。

    “不错”

    “即是兄弟,就要不客气了”

    “哼,凭你们能阻止我开杀吗?本座要杀的人无人能阻,逆魔·。”看着眼前之人夔禺疆面色森,魔威之招在运绝世之招。

    “哼,此战你们无需出手,吾第,可否愿意与为兄合招。”圣君拦下需要出招的不动城众人,眼前独自看着独孤求败说道。

    “哼,我可不是帮你,我是为了九轮帝国的百姓,一次。”独孤求败道。

    “哈哈哈,好,哪怕一次为兄也很高兴”

    “哼,少废话,开始吧,魔之剑。”只见独孤求败巨剑一扬体内真元涌出,剑威之力竟是远胜从前。

    “呵呵,许久没有与你合招,此时此景真是让人怀念啊,圣之锋。”随即圣君亦是化气为剑,内元饱体,至圣内元自体内出现。

    “受死吧,逆魔·千绝无尽”

    “圣”

    “魔”

    “双”

    “锋”

    只见圣君与独孤求败两人合力,至圣之锋搭配至魔之剑,兄弟合招双锋同出,顿时无匹剑锋尽是突破,万魔恶身之护,随即圣魔双锋重创夔禺疆,但魔威于劲亦是震退兄弟二人。

    “轰轰”

    “好惊人的攻击”

    “额啊,噗”

    “额”

    “小弟。”眼见兄弟受伤,圣军快速来到身前,强运真元挡下魔威余劲。

    “嗯,天魔茧。”而地茧无限亦是看着重创的夔禺疆,快速来到身前迅速带走了夔禺疆。

    “哼,我们也先撤。”说完幽都军将亦是抛下对战的姑苏还剑离开。

    “哼,魔流剑,走”

    “休走,魔流剑。”眼见离开的魔流剑,不动城众人虽是有心阻拦,但可惜最终人以离开。

    “人已离开,先扶吾第回去休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