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女主和女配的初次见面
    南宫飞宇换到了需要的物资,返回东部基地的时候,因为天已经大亮了,东部基地现在又是鱼龙混杂之地,眼线探子数不胜数,所以不可避免的被人看到他独自一人回来基地。在这种敏感时期。这种反常其他人自然会得到消息。

    南宫飞宇回到暂住的别墅区,其他人都围了上来,“少主,怎么样,你找到地方了没有?”

    在场的都是他的心腹,都是他们南宫家从小培养给他的嫡系,所以他倒是不担心有背叛。

    “找到了,我也完成了交易,不过不宜声张,我们目前在东部,一举一动都被人监视着,防不胜防,这几天还是做做样子继续出去找。”南宫飞宇没有隐瞒的意思直接说了出来。

    晴天虽然没有嘱咐他不能告诉别人,但他暂时也确实没有告诉其他人的打算,别人晚找到一天,他们南部就有一天的优势,他也没有好心到真的去拯救世界,晴天说的对,人性是自私的,这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做事也会自然而然的带出来,无关其他,只是天性而已。

    “而且,就算我们告诉了他们地方,他们也不一定进的去,如果再去惹恼了老板,损失怕是更大。”南宫飞宇想着店铺所在的位置,以及进去的方法,也觉得有些好笑。老板是真的藏的深啊……

    他拿出换来的饭菜,还有鸡腿,边上的大家都有些移不开目光,末世前这些不过普通的饭菜,随处可以买到,说不定有的人还不喜欢吃,但是现在无疑就是山珍海味了。

    “你们吃吧,我上去了老板的二楼哪里有很多你能想到的,以及想不到的各种东西。只要末世前有的,我想老板那里应该都有的,我们只需要多找些有价值的交易品,最起码目前能过得去。”

    “今天我故意拿话试探了老板,她虽然很不客气言辞激烈的警告了我,但是总能看出有用的东西,老板虽然看起来冷漠,但应该不会真的不管我们人类的,她可能不会参与我们的争斗,但我相信,只要是找她换这些物资,她肯定还是愿意的。”南宫飞宇带着清冷的笑意,坐在桌子上轻轻的说了出来。

    是的,这就是他今天说那些话的理由,如果可以勾起晴天的同情心那最好,如果不能也可以试探出晴天对和人类交易物资的态度。果然,老板虽然说看透人性,不沾染是非,但是还是愿意和他做交易的。

    这就是南宫飞宇真正的目的。

    一步步试探出别人的底线,再在这个底线下面慢慢的得到自己想要的。

    不过老板说的对,我们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她的身上,光系异能者目前只发现了秦灵一个,净化的晶核也有限,所以要想强大还是要让基地研究出可以大量净化晶核的方法。末世越到后面可能危险变数越多。要尽快把实力正想上去,人逢乱世,自己强大才会最有效的保命手段。

    食物的种植也要自己研究出来,靠老板终究不是长久的办法,只是现在没办法,只能想稳住老板再说了。基地的研究院看来也需要找些更有用的人,必须在情况更糟糕之前稳住后方。

    南宫飞宇对晴天的店铺的觊觎恐怕是所有人中最强烈的。至于原因,因为温暖。食物他可以用其他的方法得到,店铺的其他神秘之处他也可以无所谓,但这是他现在唯一能觉得温暖的地方,对一个一直生活在寒冰地狱的人来说无法拒绝。

    晴天倒是不知道,南宫飞宇彻底对她进行了分析,而且很直观,但有一点南宫飞宇没想到,晴天只会在不伤害自己的前提下做交易,她做交易也是有目的的,她做的越多,能换来的保护也越强大,不单纯为了帮助人类。也是为了让自己在未知的末世面前更好的活着。

    南宫飞宇躲开监视独自一人外出天亮才回来的消息,其他人都怀疑他是不是找到了地方,却不愿意说出来。但他就一个人也不是空间异能者,所以人们没有急着去找他的麻烦。而是更严密的把他监控起来了。

    “你们说,他到底有没有找到,独自出门是为了什么,不说别的,他的那张脸和整个人对女人还是很有吸引力的,那个老板不会是单独约他见面了吧”

    “切,谁不知道南宫飞宇异能强大,但是也因为冰系变异整个人如同寒冰,根本靠近不了,怎么着,难道就这么跟着他,就只要看着就行了。哈哈哈哈”张远不客气的嘲讽道。

    “不管他做什么去了,我们盯死他的人,我不信他们南部能等多久,他肯定会带人去做交易的。”

    “如果他没找到,我们盯着他是不是……”

    “你们是蠢货嘛,剩下的人继续去搜啊。”张远咆哮的吼着这群猪脑子的人,他身边的嫡系几乎都已经丧命了,这些人对他忠心却不得用。但是他不后悔,那些人是他们张家培养的,为了他*屏蔽的关键字*,是他们最好的结局。

    北部这边,楚柯也接到了消息,他召集大家,连应蓉都跟过来了。

    “凌傲,你说老板会对南宫飞宇有想法吗,除了宫朗他是第二个找到的人了吧。毕竟他的整个人对女人是真的很有吸引力,老板再怎么说也是个女人,还是个看起来就涉世未深的小女孩。”

    “应该不会,可能是南宫飞宇知道具体的地方,只是没看到老板,所以独自去找了,我估计他应该是找了。”凌傲对这一点倒是很肯定。

    “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如果他也找到了,中部已经交易过了,现在店铺位置就在东部,那我们北部就不妙了啊。”楚柯心腹中充当军师的莫轩有些担忧的开口。

    其他人也是满脸阴郁,虽说当初想要逼迫晴天他们有份,但是中部,南部都有,东部没有参与,店铺现在开在了东部,但是没道理只是对他们北部一家有偏见啊。

    “少主,我们当初是不是有其他的事情*屏蔽的关键字*过老板,不然没道理啊,只有我们北部,什么都消息没有”有人还是问出了大家的心声。

    “没道理啊,我也就跟她交易了一次,说话也很正常,事后她就跑了,我们就没打过交道了。”楚柯也反思过,但他确实想不出来其他有*屏蔽的关键字*之处,还是他们自己不知道。

    “凌大哥,那个店铺真的这么厉害嘛,你们找到了就可以救我们嘛。”应蓉这段时间走到哪里都听人讨论老板什么的。

    她才知道原来这个老板是个女人,凭什么,她一直觉得她才是这个末世的主角。自从末世前想要从苏晴天那里要那个耳钉没要到,她就开始没那么顺心,刚开始为了活下来,她的异能太低根本没有攻击力,治愈力也聊胜于无。她花了多少心思在那些臭男人身上,才能让自己不被抛弃。直到来到东部,被人送给张远。

    末世后的一路上以及在东部生活都是她不愿意回想的日子,这次回来东部,她几乎不敢出门,就怕遇见熟人,再次回到张远身边,那是个魔鬼,她付出所有,没有尊严,没有廉耻,没有自我,用来讨好张远,如果被他抛弃,那么迎接她的才是真正的炼狱,最起码跟着张远的时候,不用伺候其他人,他也算大方,喜欢女人打扮干净好看。但是床第之间却无所顾忌,根本不顾别人的感受,只是他自己发泄。

    想着这些,她又有些埋怨苏晴天,她可能已经被丧尸咬死或者干脆变成丧尸了。那么就更应该将东西给她了,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想要,但她知道一定对她很重要。冥冥之中总是让她要拿着,不然会后悔的。

    “是的,就目前来说只能找到老板才能先解燃眉之急了。”凌傲郑重的说道。

    楚柯安排好接下来的事情,带着凌傲再次出了基地,他们一定要找到,为了整个北部。

    应蓉有些心不在焉的走在交易市场,她打扮的很中性,带着个鸭舌帽,跟以前柔弱的小白莲完全不一样,就不怕让人认出来了。

    突然她仿佛有所感应似的,朝着一个老者的摊子走去,面前的摊子上面有好几块血玉,有只凤凰栩栩如生,展翅高飞,应蓉的手不受控制的摸了上去,越看越喜欢,想要买下来的冲动快要占据她的整个心神了。

    突然从旁边伸过来一只好看的干净的手,抢过了她手上的凤凰,

    “这个还挺好看的,怎么卖,”一身白衣,很好认,秦灵,希望基地的二小姐,双系异能者,她的光系比应蓉的治愈系更加的珍贵。

    “秦小姐,这是我先看上的,你应该不会强抢吧,”应蓉看着秦灵说道。

    仿佛宿命一样,她们的初见就是看上了同一样东西,彼此都看对方不顺眼,自然也不会放手。

    “你只是看看,又没说要买,又没有付钱。我怎么就是抢了。”秦灵也不甘示弱的回击道。

    老者看着面前的两人开口说,“我不换粮食,想换药物,退烧药,你们谁有我就卖给谁。”

    秦灵面色有些不好看了,她是异能者,还是有治愈功能的光系,根本不会有生病这种事,怎么可能会有药。

    应蓉却是心里一喜,她刚好有一盒还是凌傲给她的,正准备开**换了。

    “你不许换给别人,我马上去找,找到了过来跟你换,或者你家里有人生病的,我是光系异能者,免费帮你治好了。”秦灵蛮横的说着。她看上这块血玉了。怎么会让人抢走,末世后还没有人从她手里抢走过东西。

    “不用了,我只要药。”老者坚持说了。

    “给你,”突然旁边应蓉伸过来两粒感冒药。

    老者颤抖着手接过了说了声谢谢,把凤凰放在手里摩梭了好久不舍的放到了应蓉的手里。

    (最后谢谢紫诺一直以来的支持,也很谢谢魔吟七曲的支持。很开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