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希望基地四
    最终苏晴空还是没能打动她哥哥,其实她自己心里也是明白的,因为他们是一类人,不会为了别人放弃自己的利益,所以她倒是没有那么大的怨恨。

    只是她既然过去了,那么她就一定要为自己争取到利益,不能白白牺牲了。她苏晴空就算是去送死,她也会拉着人一起陪葬的。

    很快,晴天梳妆打扮了一番,自己一个人去到了基地最豪华的一间房子里,刚一进去里面就是旖旎之色,浓重的檀腥味,空气也不好闻,有男人也有女人神情都是木然的,躺在那里任别人动作,他们没有反应,实在受不了也只是闷哼出声然后继续忍耐着。

    那群人只顾着发泄,也不管别人的反应,地上各种道路,皮鞭,洛铁之类的,他们只是哈哈大笑着,把这些东西抽打在地上这些人的身上,看着他们痛苦的呻吟声,身上的伤痕密布,他们就更是起劲。

    晴空觉得这些人就是疯子,当初她们就不该招惹他们的,可能是末世前被欺压太过,现在他们真的是无恶不作,整个希望基地已经被他们搞得乌烟瘴气,有能力管他们的人,他们根本不惹那些人,还经常送东西过去建交。

    那些人根本也不想管他们这里的事情,反正他们消耗的是秦家姐妹的势力,正好合了那些人的心意,那些人早就想取而代之了,只是畏惧秦家姐妹的名声还有拥护者罢了,毕竟她们姐妹都是罕见的双系异能者,还有唯一净化作用的光系。

    现在她们自己内部出了问题,那些人肯定是巴不得了,自然不会管了。

    晴空站在门前,看着里面有种想要掉头就走的冲动,但是她知道不行,如果被他们抓到把柄只会自己受罪。于是她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就这样,直到第二天苏晴空才衣不蔽体,摇摇晃晃的回到了住处,她面无表情的走进浴室,用尽所有的异能放了一大缸的水,整个人浸泡在里面无声的痛哭了一场,身上没有一处是好的,各种伤痕,咬痕,淤青……遍布全身。

    她不断的洗了又洗,用刷子都耍流血了,还是不停下来。

    直到传来他哥哥的敲门声,“晴空,你没事吧,我准备了点吃的,你出来吃了吧。我和表哥出去一下。”苏晴朗在门口等了一会,没听到什么反应,转身跟着表哥出了住处。

    晴空眼里闪过各种神色,仇恨,阴郁,愤怒,不屑,等等,最后都归于平静,她穿好衣服出来,看到桌上面摆好了的窝窝头,还有杂粮饼。她坐下来拿起来往嘴里塞,直到吞下去,重复几次,把东西都吃完了。

    她回到房间决定好好的睡一觉,她太累了,连头脑都没法转动了。等醒来她在想想要怎么办。

    中午的时候,老二偷偷来了晴天那儿一趟,跟晴天说了昨天的事情。然后又偷偷摸摸的离开了。

    晴天也就知道了晴空昨天的遭遇,不由得对他们这一家人有些鄙视,每个人都那么自私,毫无人性可言。只要不是自己谁都可以随意牺牲。

    她准备带着小凌准备出去逛一圈,打听着情况。今天晚上就解决苏家的事情。然后离开这里,去寻找落脚点。

    就在晴天带着小凌出了基地的时候,苏晴朗和他的表哥,也一起出了基地。他们听人说,在附近的山上有棵树上结的果子是可以吃的。他们准备去看看。正巧的是秦姝和那几个人也回来了。刚好大家都错开了。

    晴天出了基地,就看到了不少人往山上走,她集中听了听好像是说什么果树。她也想去看看。就跟在后面不远不近的地方了。

    很快就到了,晴天没有关注那棵果树,而是立马就看到了苏晴朗,虽然她没有见过,但冥冥之中就是告诉她这个人就是苏晴朗。她暗中观察着苏晴朗和他身边的人。

    其他人,看着面前这颗庞大的,结满了苹果大小的果子的树,都有些喜出望外了,他们现在别说水果了,连粥都快没有了。看到这么多的食物自然欢喜。

    小凌突然拉着晴天猛的退后了一大步。晴天有些不明所以,其他人都在开始摘那些果子了。晴天对这些倒是没什么兴趣,就只是远远的看着而已。但是小凌好像很警惕的样子。不断的打量四周,还一直护着晴天。

    晴天看小凌这样,也有些警惕的注视四周,但是一切都很普通啊,只能问了:

    “小凌,怎么了,你发现什么了吗。”

    “晴天,这里很危险,我会保护你的,”一边说还一边努力的想要把晴天往身后藏。

    突然晴天觉得有些奇怪了,为什么这么多的人采摘树上的水果,但是完全不见少呢,好像一直是这么多,这是怎么回事呢。

    晴天靠近了一些,发现采摘的人也只是重复摘水果的动作,却没看到他们装起来。这是什么情况啊。

    她走近的时候发现,每个人的神情也有些不对劲,眼神空洞,好像魔障了一样。

    晴天赶紧远离,拉着小凌准备离开这里。突然脑海被什么攻击了一下,然后就不知道了。

    小凌本来拉着晴天也是想快点离开这里的,突然发张晴天一直朝着那棵树走去,他拼命拖着晴天,喊她不要去。但是她不听,挣脱开他的手然后不见了。

    小凌看着空荡荡的手,和完全看不到人影的晴天。像疯了一样,四处拼命的寻找。但是没看到,慢慢的幻境过去了,采摘水果的人们,全部都自相残杀死了。苏晴朗和表兄也不例外。

    只除了消失的晴天,还有茫然无措的小凌。他尝试着寻找他打在晴天身上的精神烙印,但是很微弱,好像被什么阻隔了。

    小凌没有办法,只能先等在森林里面,他也不知道去哪里找晴天。反正是在这里走散的他就在这里等。晴天肯定会来接他的。

    晴天被这棵树引诱着,走进了树的地心,好像一个地下迷宫一样,到了入口,晴天就清醒过来了。

    她只能沿着入口往里面走,里面有好多的小树苗,看到晴天进去还很害羞的用叶子遮住了缩成一团。

    地下很大,晴天走走停停差不多半个月还是没有走到尽头。她有些不放心小凌,他一个人,又不懂人情世故,所以她急着出去。但是这里面只有很小的小树苗,完全没有其他的生物。

    她也不知道自己走的对不对,能不能出去。幸好她带的吃的,喝的都有,为了以防万一也给小凌备着够吃一年的,所以算是一个安慰了。

    终于在一个月后,她走到了一个庞大的植物跟前了。用庞大都不能形容这棵树,一眼看不到边际的粗壮的枝干,遮天蔽日密密麻麻的叶子。只是枝干是干涸的,都裂开了,要腐朽了一样。叶子都是深黄色的,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要掉光了。

    然后,晴天听到了这棵树传出的声音。

    “你好,你是不是一家店铺的老板,手上有植物生长需要的营养液,我想跟你换一些。”干涩生硬的声音在心底响起,然后一大堆的古董晶核出现在了晴天的面前。

    她都有些懵逼了,现在连植物都找她做生意了,它们是怎么找到她的,又是怎么知道的?

    晴天现在真是混乱,惊奇,各种思绪交杂着,都有些晕头转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