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再次聚集的中部二
    在各种离得近的小势力到达以后,中部立刻人满为患了,基层普通人都有些恐慌,因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且人多了以后,各种管理上面的问题也出现了,各种偷盗,打架,欺凌弱小,横行霸道的事情不断的发生,根本管理不过来。搞的整个基地乱七八糟的。因为中部一直人员不多,所以管理相对来说没有那么的严厉,制度也不是很完善。

    这次的事情太过突然,导致了所有人措手不及,内部没有协调好,再加上还有内鬼在捣乱,以至于宫朗他们根本没有机会查内鬼的事情,但是一旦拖久了,线索就更不好找了,这次的事情只能不了了之。到时候跟晴天根本交代不了。

    也不敢保证下次一定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因为他们连这次都没有解决。

    宋明走在路上看着街上来来往往,密密麻麻的人群,憨厚的脸上满是笑意,心里却是无比的得意。他趁机安排了手下的人制造了各种混乱,让刘将军他们分身乏术,根本没办法调查这次的事情,等到各大基地到了以后,不用他来制造,这些人也顾不了这些了。

    到时候这里混乱一起,他就不信那个老板还会回来跟他们合作,这样一来,中部搬迁的事情势必必须进行了,虽然绕了一圈,但是还是顺着他的意思了。这样想着,憨厚的脸上朴实平凡的笑意越发的明显了。

    不过就三天的时间,东部,南部,北部还有几个基地联盟,除了东部张远因为内部原因无法离开,其它的都是实权人物过来的。

    东部过来了两批人,但是一看就知道不是一个同阵营的,楚柯在人群里看到了夹杂在其中的凌傲。

    他们的视线在空中交汇,楚柯准备打个招呼的,但是凌傲移开了视线。楚柯顺着看过去,看到了应蓉,她在人群中很显眼,气质跟老板很像,从容,淡定,穿着干净,气质清新。面色也很好,看起来就跟没有受过末世的苦难一样。跟以前看到的完全判若两人。

    楚柯有些看着她出神,应蓉自然感觉到了。她转过头冲着楚柯点了点头,矜持又有些高傲。与以前的小心翼翼的讨好完全不同。

    楚柯一时间都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原因让一个人的气质还有为人处世变化这么大呢,看他们那里的一群人,每个人看起来都是精神奕奕,与其他人明显区别很大。就连凌傲看起来都比以前精神了很多。而且他们看起来也是隐隐以凌傲和应蓉为主的。

    因为北部和东部的人撞在一起了,门口守卫的士兵有些慌乱的想进去通报,幸好宫朗这几天有特意派人注意这里的情况。所以很快过来了,接待这些人进了基地内部。

    东部的两伙人明显不是很友好,互相连走路都要争个先后,其他人看到了也只当做没看到,加快了脚步跟着前面走了。

    宫朗让人安排了其他人去休息,只是带着楚柯还有东部的两个代表进去见刘将军。

    张远派来的人还好,来时就有嘱咐过,要以一个平头的年轻人为主,火系异能者,四阶巅峰,张俊。

    另外的人就是应蓉他们了,本来应该是应蓉去的,因为这些人都是她召集的,这次她跟着出来,回去就准备正式跟张远宣战了。她手下的这些人因为她的物资,还有净化的晶核,现在都对她忠心耿耿的。

    凌傲的火系异能也有了五阶初期,其他人也或多或少都是有潜力的人,基本都有三阶巅峰或者四阶了。她自己的治愈系异能也有五级了。也有了光系异能的自我修复能力,只是不能净化而已。但是没关系,她有空间。溪水完全能支撑她的净化。

    她的物资是有,但是想要大力发展她的种子不够,很多都是末世后找到的,根本种植不了,所以她需要找那个老板换取更多种类的物资,到时候自给自足,还有最重要的就是各种调料,她没有办法自己产出,所以只能大量购买了。

    她听说了那个老板是女的,跟她一样,那么她就可以先套近乎,看看人品,性情,后面的打算就可以有更多了。所以这次她才自己亲自过来了。回去也不需要再隐藏了。以他们现在的实力,在东部完全可以站稳脚了。

    最后还是决定应蓉和宫朗一起进去。宫朗只能带着楚柯莫轩还有凌傲应蓉一起进去了。

    他有些奇怪的看了这几个人一眼,如果他没记错,凌傲以前应该是北部楚柯的左膀右臂来着,怎么现在单独去东部发展了,而且看起来还不错,只是看他们现在也不是很亲密的样子。

    宫朗虽然心中疑惑,但是没有表现在脸上,目不斜视的领着他们去了刘将军办公室。他们中部现在自己一团乱麻,他哪有功夫关注别人太多。

    大家一起坐下后,也开门见山不多废话的说明了来意。

    “我们得到消息说老板和你们这里合作开了分店,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们也有些交易要做,还是希望能在你们这里逗留一段时间。”楚柯直接问了出来。

    应蓉和凌傲也是盯着宫朗他们。

    刘将军有些头疼的扶额说道。“老板确实又让人来我们这里商量,也有开张几天,但是你们既然都得到消息,内情自然能猜到。他们已经在半个多月前离开了。”

    “走了,怎么可能,他们不是要在这里开店,才来了几天,怎么会走了呢。”应蓉有些接受不了的质问出声。

    凌傲赶紧拉了拉她,有些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啊,她就是太心急所以有些口不择言,没有其他的意思。”

    应蓉说完也有些反应过来,这些都是什么人,怎么能轮到她质问的。不由有些后悔,最近因为在东部发现太过顺利,日子过得也舒心,有些得意忘形了。她的那点势力在这些真正的大佬面前能算得了什么呢。

    “是啊,对不起啊,我就是需要的东西太多有些急,我们东部大家也知道,上次的事件过后元气大伤,太需要物资来巩固发展了。”应蓉有些哽咽的说着。

    然后从身后的背包里面拿出了几串晶莹剔透的葡萄。放在了办公桌上,这是她空间新长出来的,准备自己尝尝鲜,就洗了放在包里面,准备回去吃,但是现在只能拿来赔罪了。

    其他四人看着她拿出来的葡萄,都有些意味不明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现在还能随随便便拿出这么新鲜的水果啊,看来这个应小姐也是深藏不露啊。

    一时间所有人都看着这些葡萄没说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