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穿越
    深夜,瑞典最繁忙的交通枢纽上,车辆川流不息,宛如一条蜿蜒的长龙。

    一辆白色沃尔沃s80低调行驶在其中,并不十分显眼,唯独那三位数的独特车牌,显示着这辆车的不简单来历。

    沃尔沃,与瑞典皇室有着不解之缘的豪车品牌,时常出现在瑞典皇室婚礼、迎接宾客等重要场合,可以说是瑞典皇室的指定用车。

    眼前这车正是一辆货真价实的瑞典皇室迎宾用车。

    此时,在这辆车后排,一位二十余岁的烟发青年视线迷迷糊糊,正处于半醉半醒的状态,但从他微微翘起的嘴唇,便能发现他此时心情很不错。

    数个时辰前,他站在所有学者心中的圣地——斯德哥尔摩音乐厅,从瑞典国王手中接过全球最具有含金量的奖章和证书,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位以二十三岁之龄,荣获诺贝尔化学奖的学者。

    而他现在,则是刚从有着“世界上最拥挤晚宴”之称的诺贝尔晚宴现场离开。

    以二十三岁之龄,夺得这项全球最高奖项,用“人生赢家”这个词来形容他,再正确不过,他已经能够想象今后的“奢华”生活了。

    便在他遐想的时候,前面驾驶座的瑞典皇室特派驾驶员,一位身穿得体侍服,将车开得四平八稳,一看便知拥有丰富驾车经验的瑞典男子,忽然,额头冷汗直冒,满脸惊慌叫道。

    “sir,the brakes are out of order!!!”

    “what……?”

    听到这具英文,青年亡魂皆冒,一身的酒意消散大半,不敢置信地大吼道。

    而这却成了他在这个世界最后的声音,随后,他便见自己所乘坐的轿车宛如离弦之箭般冲出十字路口,与一辆迎面驶来的大型货车,宛如彗星撞月球般,剧烈地撞击在了一起。

    ……

    “啊!”

    一位头上裹着带血纱布的少年惊叫着睁开眼睛,眼中尽是惊慌之色,而后毫无犹豫地一个侧翻向旁边跃去。

    咚!

    少年重重摔在了木质地板上,发出一声剧烈声响,而且还是头先着地那种。

    “啊——”

    少年尖叫,但这次却不是惊惶,而是杀猪般的痛哼。

    原本他的头上就带伤,此时又再次头撞地,简直伤上加伤,顿时,宛如针扎的疼痛一**传来,让他疼得眼泪鼻涕都快要流出来。

    “该死,该死,这……究竟怎么回事?”

    双手使劲地抱着头,良久之后,头上的疼痛才有所减弱,少年目光狐疑地打量向四周。

    陈旧的木质地板。

    铺着做工粗燥毛毯的床。

    砖石堆砌的墙壁。

    全木质的窗户。

    已经褪色的书桌。

    几本羊皮书籍。

    以及一盏老古董般的油灯。

    “这,这里……是哪?”

    医院肯定不可能,连基本的医疗设备都没有,显然这里不可能是医院病房。

    那么,这里又是哪里?

    自己之前不是遇到车祸了吗?怎么会忽然间到了这个地方?

    便在他如此想着的时候,立即发现自己脑中多了许多陌生记忆,不,不应该说是陌生记忆,倒不如说是本不应该是他的记忆。

    “名字叫肖恩.坎贝尔,十五岁,是尼奥骑士学院的学生,跟人决斗受伤……”

    “呃,还有半个月就要被强制退学,难怪不得被别人一激就应战了……”

    一股股记忆,顿时如潮水般涌现。

    记忆包含了一位叫肖恩.坎贝尔少年的成长经历,不过时间越近,便越是清晰,而越远则越是模糊,极度的真实,便宛如是他自己亲身经历过的般。

    不好的预感在心中升起,他连忙打量现在的自己,顿时目瞪口呆。

    “这……这不是我的手!”

    一身略显陈旧的细麻布材质衣裤,胸前有着开襟,脚上则是穿着一双短筒袜。

    而那一双手,比成人略小,且满是厚重的老茧,最重要的是,这双手皮肤白皙,根本不是黄皮肤,显然这双手并不是他的。

    “穿越……?”

    一个词从他脑中蹦出。

    作为生活在信息大爆炸时代的人,自然知道穿越为何物,但令他想不通的是,那些穿越的家伙不都是在现世混得不如意的吗?

    自己这个眼看就要过上“奢华”生活的诺奖得主,再怎么看也不像是在现世混得太惨,怎么就赶上了穿越的浪潮?

    自己可还没来得及享受美好生活呢!

    “这里的建筑似乎都带有欧洲中世纪风格,这里难道是欧洲中世纪?”

    作为一位学者,这种时候,他比普通人更加冷静,知道穿越已成事实之后,他开始尝试通过脑中记忆对这个世界进行初步探索,希望找到尽量对自己有用的情报。

    忽然,他脸色一阵煞白,因为他从脑中记忆了解到,百年前,这个世界曾经遭受过一场空前瘟疫,世界超过三分之二的人都死在了那场瘟疫中。

    “这,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烟死病?运气不会那么差吧,刚好穿越到了烟死病肆虐的时期?”

    烟死病,曾经肆虐在欧洲大地上的恐怖瘟疫,又被称作大灭绝、大瘟疫,具有可怕传染性,前前后后总共爆发多次,造成大量的人口死亡,许多城镇更是成为无人城镇,一度让欧洲人的平均年龄从四十岁锐减到二十岁,可见这种瘟疫的可怕。

    最麻烦的是以当时的医疗条件,只要身染这种瘟疫,几乎无药可治,就跟现在的艾滋病没有什么两样,但破坏性却比艾滋病强了太多。

    得了艾滋病尚且还能苟活几年,而得了“烟死病”,却是连一周都活不了,简直就像是被死神盯上似的。

    重生在这样的年代,显然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因为指不定哪一天就会因为身染瘟疫而死。

    “瘟疫……是巫师传播的?看来中世纪的欧洲,果然愚昧地将灾难归咎在某些可怜鬼身上,不,不……对,跟记忆中的烟死病不同!”

    他忽然摇头,同时脸色变得更加苍白,甚至一点血色都没有。

    根据肖恩.坎贝尔的记忆,他发现这种瘟疫跟曾经肆虐欧洲大地的烟死病有着本质不同,它比烟死病更加恐怖,称之为“灭世天灾”毫不为过。

    凡是被这种瘟疫感染的人,虽然人已经死亡,但尸体却会变成力大无穷的怪物,它们有着攻击进食的**,而更可怕的是,被攻击而死的人同样会变成那种怪物。

    “这是……电影当中的生化危机?这里……真的是中世纪的欧洲?”

    他当即对刚刚的推测产生怀疑。

    显然,欧洲中世纪是不可能有“生化危机”的,那这里又是哪里?

    这里难道连地球都不是?

    为了了解更多的情报,他深入探查这具身体的记忆,顿时一副诡异的画面出现在他的脑中。

    类似于大厅之内的房间,八位身穿铁色甲胄,脚穿铁靴,腰间挂剑的男子,面色肃穆站在大厅四周。

    被他们守卫在中心的地方,站着一位身穿光泽皮甲,脚踏马靴,衣着华贵的男子。

    男子身旁,有着一个凹型储物台,储物台中放着一枚比成人拳头略大的透明圆球,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打磨成,不像是玻璃,也不像是某种玉石,至少他便从未见过这种材质的玉石。

    此时,正有着一排衣着光鲜,一看便知不是穷困人家子弟的少年排着长队,队伍的长度已经延伸到大厅之外,甚至看不到尽头。

    一位面容清秀的金发少年,他忐忑地走上前几步,来到凹型储物台旁,在所有人注视下,一脸紧张地将手伸向储物台中央那个透明圆球,而后一把攥住,死死不松手,仿佛是想握住无形中的命运。

    一秒,两秒,便在第三秒时,骤变忽然出现!

    原本透明宛如清水的圆球迅速变红,宛如烧红的洛铁,最终全部变成红色,散发出莹莹红色光芒,显得颇为诡异。

    “有骑士资质,少年,你的姓名?”

    储物台旁边的男子意外地瞥了眼少年,而后以略显柔和的声音说道。

    下一刻,周围爆发出响彻的惊呼声。

    少年能明显感觉到来自身后一众少年以及围观的人火辣辣的眼神,他胸膛剧烈起伏,激动的心情已经表露在脸上,身体因为激动而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大人,我叫肖恩.坎贝尔。”

    这应该是肖恩.坎贝尔测试骑士资质时的画面,而这恐怕也是他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所以在他记忆中寻找时,立即发现了这幅画面。

    不过画面也到处为止,并没有后续,因为时间相隔太久,记忆不完全的原因,他并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但不妨让他从这一副画面中推测出许多东西。

    显然,这个世界存在着一些未知的神秘,至少那种触碰便会变红的透明圆球,在原来的世界,他便从未见过。

    而且,从周围人的骚动,以及肖恩.坎贝尔被测出有骑士资质时的激动神色来看,在这个世界,骑士资质应该是极其稀少的资质,否则不可能会引发如此大的骚动。

    “骑士资质?”

    便在他如此想着的时候,三排烟色文字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视网膜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