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意外
    ?嗷!

    身上挂着一道长几十公分的狰狞伤口,整个右臂更是断了一截,尸偶却是宛如没事一般,再次向肖恩扑去。

    咻!

    迎接它的是一道银色剑光。

    银色剑光化作一道寒芒,直接向它的咽喉抹去。

    确认尸偶的防御十分强大之后,肖恩决定攻击尸偶的弱点。

    无论是人类也好,动物也罢,都有着固定的弱点,如让血液跳动的心脏,又或者是与脑袋相连的咽喉。

    肖恩并不确定这两处地方还是否是这群从地狱归来的尸偶的弱点,不过他决定试一次。

    但是尸偶的心脏有着肌肉与骨骼的重重保护,他像并没有把握一剑将其刺穿,所以他选择了咽喉,因为这里是尸偶身上防御最为薄弱的地方。

    刺啦!

    骑士剑划破了尸偶的血肉,但是尸偶的咽喉却并没有如肖恩预料中般,被一剑削掉。

    关键时刻,尸偶的本能起到了作用,似乎是察觉到了危险,尸偶本能地的挥出仅剩的一只利爪,挡在了肖恩这一剑之前。

    长剑削掉了尸偶仅剩的这只利爪,但也后继乏力,只能在尸偶脖子上留下一道浅浅划痕,便后继乏力了。

    嗷!

    即便两只利爪都被削掉,尸偶依旧凶残不减,在它身上,没有丝毫恐惧,更是没有曾经独属于人类的智慧光芒。

    毫无疑问,眼前这只尸偶已经不是人类,而仅仅是一只有着嗜血**的怪物。

    咻!

    又是一抹剑光出现。

    抹向尸偶脖子的一剑被挡下,肖恩虽然略微意外,但却没有迟疑,一剑被挡下,另一剑再次挥出,同样瞄准了尸偶防御最为薄弱的脖子。

    两次利爪都被斩掉,没有了其他防御的手段,见到划来的剑光,尸偶在本能的驱使下,闪身向着旁边躲避。

    但剑光实在太快,只来得及躲避开半个身位,剑光便已经碰到尸偶的脖子。

    噗嗤!

    这一次没有意外,银色的骑士剑从尸偶脖子切入,直接将它的脖子连同脑袋整个削了下来。

    啪嗒!

    滚圆的脑袋滚落,尸偶的身躯前奔一步之后,无力倒下,脑袋果然还是它的弱点。

    “还不错。”

    见肖恩四剑便斩杀了尸偶,伤疤男子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前后总共只出了四剑,便将尸偶击毙,对于一个初次遇到尸偶的人来说,已经算是不错。

    呼!

    金属门打开,肖恩吐了一口气,走了出去,迎接他的是一众学员敬畏的目光。

    四剑击毙尸偶,在伤疤男子看来仅仅算是不错,但在一众学员看来,那就是恐怖战绩了。

    毫无疑问,肖恩的实力很强,非常强!

    虽然因为华莱士的原因,他们不敢接触肖恩,不敢与肖恩亲密,但敬畏这种东西,是跟是否熟没有任何关系的。

    “这才是他的全部实力?”

    如果说大部分学员仅仅看出肖恩的实力很强,那教师乔叟便是真正看清肖恩现在实力的人。

    尸偶的身体防御究竟有多强,他是知道的,但就是这样强的尸偶,居然依旧被肖恩三剑削掉了两只前爪与脑袋,保守估计,肖恩现在的力气至少也有一千七百斤左右,这个力量,即便是在精英般也能排到上游了。

    “下一个……”

    继肖恩之后,尸偶试炼依旧在继续,不过上去的人与肖恩相比,就差太多了。

    即便撒克里这位曾经的三年级六班最强学员,也足足花费了20余招才将尸偶斩杀,其他人就更了,有的人周旋了上百招,才最终抓住机会将尸偶斩杀,而有的人,却是因为太过紧张,出现严重失误,差点被尸偶感染,好在关键时刻,伤疤男子出手,救下了他们,不过他们的试炼自然也就失败了。

    虽然尸偶的实力并不如在场的一众学员,但是因为太过紧张,这些学员中一些甚至连平时一半实力都发挥不出来,未能通过试炼,也是理所当然。

    “厉害!”

    望着从金属牢笼中走出的莫尔,肖恩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并向对方做出了一个厉害的手势。

    “嘿嘿,那是,不看看是谁。”

    对于肖恩的夸奖,莫尔不客气笑纳了。

    在他身后的金属牢笼中,一直尸偶扑倒在地,俨然已经被他斩杀。

    虽然就实力来说,他仅仅是处于六班中游水准,不过心理素质方面,他却是真心不错,发挥出了平常八分实力的他,斩杀尸偶自然没有问题。

    很快,参加试炼的人数便达到一大半,不过这一大半人中,通过试炼的却仅仅只有十多人,超过三分之二的人的试炼都失败了。

    “下一个!”

    伤疤男子机械性地重复道,听到他的话,一个腼腆的棕发少年走了进去。

    对于此人,肖恩并不熟,甚至没有说上几句话,仅仅知道对方实力在班上能排到上游水准。

    见棕发少年进来,伤疤男子将进入的金属门锁上,然后望向那位控制机关的仆人道。

    “打开一扇门。”

    “是。”

    听到他的吩咐,那位学院仆人恭敬的应道,并随之压下一道扳手。

    咔咔!

    随着机械的转动声,距离巨大金属笼较远地方的一扇门被打开,一只已经完全没有衣物遮掩的尸偶快速冲出,巡着串联在一起的牢笼,像巨大金属笼冲来。

    棕发少年手持骑士剑,目光紧张望着尸偶奔来的方向,手心已经见汗,显示着他此刻内心的紧张。

    啪,啪!

    脚步声在由远及近,终于,这只尸偶冲入了巨大金属笼。

    它视线在巨大金属牢笼中巡视,很快便发现了手持骑士剑正紧张望着他的棕发少年。

    嗷!

    他咆哮一声,猛地向着棕发少年扑去,口中有恶心的液体垂落。

    望着扑来的尸偶,棕发少年手中的骑士剑快速一剑劈出,狠狠劈向尸偶扑来的的利爪上。

    在其他人参加尸偶试炼的时候,他细心观察到尸偶攻击方式十分单一,基本上都是直来直往,所以他对这一剑能劈中尸偶十分确信。

    “有点不对。”

    即便已经通过了尸偶试炼,肖恩的目光依旧一眨不眨地望着正在巨大金属笼中试炼的的其他学员。

    他想更多的了解一些尸偶的习性,毕竟以后肯定少不了要跟尸偶打交道。

    此时,他便觉得眼前这只尸偶有点异常,但他一时间又说不出什么地方异常,他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蓬!

    如预料般,骑士剑狠狠地劈在了尸偶的两只利爪上,棕发少年见此,心中闪过一丝喜色。

    尸偶的力气虽然很大,但也仅仅相对于普通人而言,他们这些修习骑士法、走在骑士之路上的人,每一个人所拥有的力量都不弱于尸偶,所以他自信,他这一剑能将尸偶劈飞。

    但下一刻,他面上现出惊骇欲绝之色。

    飞出去的不是预料中的尸偶,而是他自己,他自己正飞在空中,则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

    嘭!

    他狠狠地撞在身后的金属框架上,滑落到地后,双腿一软,一口鲜血喷出,俨然因为剧烈撞击,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

    “怎么可能?”

    “啊,究竟怎么了?”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见棕发少年被尸偶撞飞,六班学员尽皆惊呼出声,眼中尽是疑惑震惊之色。

    棕发少年认为他一剑能将尸偶劈飞,他们也是这样认为的,毕竟前面已经有数人这样做到了,而且棕发少年的实力更是他们中处于上游的人,不可能其他人做得到,他做不到。

    但现实却让他们大大意外,棕发少年居然被尸偶撞飞了。

    “这是……?”

    肖恩面色微变,此时,他已经发现刚才绝对不正常的原因。

    刚才他之所以觉得眼前这只尸偶跟其他尸偶不同,便在于他发现这只尸偶的脚步声相较于其他尸偶,更加沉重。

    如果其他尸偶是摩托车压过的话,那么眼前这只尸偶,便是轿车压过,动静明显要大上一些。

    显然,这根本不是一只普通尸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