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血脉
    ?嗷!

    闻到新鲜血液的味道,这只将棕发少年拍飞的尸偶顿时兴奋起来,咆哮一声,当即向着棕发少年扑去。

    前扑中,一只漆烟如墨的利爪宛如五根精铁打造的铁钩,前伸向着棕发少年抓出。

    这一下若是抓实,棕发少年被抓伤是必然,且以如今这只尸偶的力量,棕发少年甚至可能会被当场开膛破肚。

    棕发少年显然也察觉到了眼前的危机,拼命向后退去,但奈何在他身后的是巨大金属笼的金属框架,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退路。

    躲避不能,他想到了抬起手中骑士剑抵挡,但奈何因为伤势过重的原因,一时间居然使不上力,平时十斤不到的骑士剑,在此刻的他手中,却宛如千斤般沉重。

    棕发少年眼中尽是绝望,一旦被尸偶抓伤,除了死几乎没有第二种可能。

    唰!

    但就在尸偶的爪子快要抓到棕发少年时,一把剑出现了。

    这是一柄长约五尺的剑,剑面上殷红一片,宛如是被鲜血浸泡过似的。

    噗嗤!

    艳红的剑拦腰斩入尸偶的腰际,然后宛如丝毫没有受到阻力般,从尸偶的另一侧出现,俨然已经一剑将尸偶斩成了两半,尸偶那强大的防御力,在这把剑面前,坚如宛如豆腐般松软。

    啪嗒!

    尸偶的上半截身子滑落地上,暗红的血水不停洒落,宛如是打翻了染缸。

    但即便如此,尸偶也没有在第一时间死去,反而是用仅剩的两只利爪,抓爬着地面,转身想要攻击挥剑斩向它的人。

    噗!

    血红的长剑再次出现,一剑长驱直入,捅入了尸偶的胸口,长剑的剑尖直接从背后透出。

    噗通!

    血红长剑抽走,而尸偶也终于无力倒下,倒在了棕发少年面前,甚至已经有丝丝血迹沾在棕发少年的脸上。

    “啊……”

    直到这时,棕发少年才反应过来,顿时嘶声尖叫起来,面色是一片苍白,有重伤的原因,也有惊恐过度的原因,脸上被沾染了尸偶血,害怕自己会被感染。

    “闭嘴,只要不是被直接抓伤,都不会被感染。”

    伤疤男子扣了扣耳朵,一幅不厌烦之色,当即将金属牢笼的门打开,招来两位学院仆人,将棕发少年抬了出去。

    望着被抬出去的棕发少年,伤疤男子眉头皱了起来。

    “混蛋,究竟是哪个笨蛋抓的?居然将一只觉醒了血脉的尸偶混了进来。”

    眼前这只尸偶外形与普通尸偶并没有两样,致使他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察觉到这只尸偶不对,最终导致棕发少年受伤。

    这显然是他的失职,想到这儿,他就有种骂娘的冲动,一只觉醒了血脉力量的尸偶都能被混进来,抓捕尸偶的人究竟会有多么粗心,才会干出这种事。

    与此同时,一个独自在荒野当中游荡的中年,忽然打了一个喷嚏,他莫名其妙地擦了擦嘴,眉头微皱,却始终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来,索性不再理睬,继续前行。

    望见被抬出来的棕发少年,教师乔叟赶紧几步上前,检查棕发少年的伤势,确认虽然重伤,但无生命危险后,才让仆人将其抬下去救治。

    然后他目光望向金属笼中的那被斩成两半的尸偶,不由皱起了眉。

    而此时,一众学员却是早已语无伦次地嚷嚷起来。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只尸偶的力气为什么会比其他尸偶的大?”

    “乔叟老师不是说我们的实力都要超出尸偶吗?那这只尸偶的力气又怎么解释?”

    “该死,等一下,我不会也遇到这种变态尸偶吧?”

    “我,我……不想参加尸偶试炼了……”

    “安静!”

    回头望向一众闹哄哄的学员,教师乔叟大声呵斥,平日积累的威严起到了作用,终于将他们镇住。

    “大家放心,刚刚那只是一次意外,接下来决不会再有那样的事出现了。”

    尽管有着教师乔叟的保障,剩下的还未参加试炼的学员,心中仍旧惴惴不安,其中一人惊恐问道。

    “乔叟老师,那究竟是什么尸偶?为什么会比其他尸偶力气大那么多?”

    面对着这位学员的询问,教师乔叟略微犹豫,似在思考是否要说出来,不过最终还是说道。

    “那是一只觉醒了血脉天赋的尸偶,觉醒的应该是力量天赋,所以力气才会比其他尸偶大上不少。”

    “觉醒了血脉天赋?”

    听到教师乔叟这话,一直在思索着这只尸偶不同之处的肖恩,耳朵不由竖了起来,血脉力量,这是他从未听说过的一个词,不仅是他,就连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同样没有听说过这个词,因为对方记忆中根本没有丁点有关“血脉”的记忆。

    显然并不只他一人不知道血脉力量是什么,当即便有一位学员开口询问道。

    “血脉天赋?乔叟老师,究竟什么是血脉天赋?”

    “血脉天赋,便就是蕴含在血脉当中的神秘天赋,一旦觉醒,便会表现出种种神异之处,如力量变大,速度变快,甚至操纵火焰、闪电等等。”

    “事实上这种天赋并不仅仅尸偶身上拥有,我们身上也是有的,只是觉醒的概率,与尸偶相比实在太低,所以你们才会没有听过。”

    听到教师乔叟的话,不少学员都面露惊讶之色,显然这是他们之前从未听到过的,而其中又以肖恩最为惊讶,惊讶中他的脸上甚至带着点点喜色。

    前世,他见识过太多的天赋,但却从未见过血脉天赋这种神秘天赋,原本,他以为这种东西只会存在于美漫电影当中,现实中是并不存在的,但现在教师乔叟的话让他知道,这种东西,是真实存在的。

    对于其他人来说,这种东西是可望不可即的,毕竟血脉觉醒的概率极低,但对于肖恩来说,却并非这样。

    这种血脉力量,说到底应该是一种天赋,而有着天赋罗网的他,只要找到觉醒了这种天赋的人,便能通过与他接触,轻易将这种天赋弄到手。

    甚至他可能根本不需要去寻找觉醒了血脉天赋的人,想到这儿,他目光不由望向被戴着棉手套的两位学院仆人装入袋子中的两半尸偶尸体,眼中的渴望之色,一闪而逝,最终他忍耐了下来。

    他并不清楚自己的天赋罗网,对其他物种的天赋是否也能起作用。

    但眼前的尸偶却是不同,虽然现在已经不再是人类,但他毕竟曾是人类,也就说,他的天赋与人类很大可能是共通的,进一步说,只要他现在去接触这支尸偶的尸体,便很可能复制备份到力量天赋。

    想到这儿,他眼中不由露出激动之色。

    寻找拥有血脉天赋的人很难,毕竟整个尼奥骑士学院,他也没有听说谁觉醒了血脉天赋,虽然这有可能是觉醒了天赋的人但并未声张,但毫无疑问,想要找到拥有血脉天赋的人很难。

    但眼前的尸偶不同,拥有血脉天赋是必然。

    不过最终他还是放弃了,并未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这种引人注目的事。

    一方面,这样即便得到了尸偶的力量天赋,也不敢光明正大施展出来,因为会引起其他人怀疑,毕竟,他“引人注目”地触摸了拥有力量天赋的尸偶,不久便觉醒了力量天赋,这两者间很难不引起人怀疑。

    而另一方面,则是即便触摸了这具尸偶的身体,他也恐怕很难能复制备份到力量天赋,因为眼前这句尸偶的身体残缺的太厉害,直接被劈成两半,藏在身体当中的力量天赋很大可能已经被损坏了。

    之所以会这么认为,是因为前世他曾经尝试过想要复制备份历史上卓越科学家们的天赋,毕竟能成为历史上的卓越科学家,最次都在某一个领域拥有高级天赋,甚至可能是级别更高的顶级天赋。

    不过却是失败了,后来他便发现,天赋罗网虽然对尸体的天赋也能复制备份,但对尸体的完整度要求很高,若是尸体完整度不足九成,便很大可能获取不到天赋,甚至连天赋信息都不会显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