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青色野兽
    ?嗖!

    这只有着青色毛发野兽的速度实在太快,像风一样迅疾,便在四人刚抽出武器,它便已经扑到了四人身前。

    首当其冲的是护卫长鲁塞,因为他现在所站的位置,刚好是距离青色野兽最近。

    望见青色野兽扑向自己,护卫长鲁塞握着长枪的双手一紧,而后低喝一声,猛地刺了出去。

    虽然青色野兽的速度很快,即便是普通猎人也看不清他们的身形,但他毕竟修习骑士法多年,身体各方面素质都远超普通人,眼力方面更是在普通猎人之上,自然不可能出现连野兽的身形都看不到的尴尬情况。

    嗤!

    他手中的长枪,刺破空气,裹挟着呼啸声,准确地向着这只向自己扑来的青色野兽刺去。

    虽然没有肖恩那种高级剑术天赋加持下对武器的绝对掌控,但修炼枪类骑士法二十余年,早已让他的枪法准头强得可怕。

    唰!

    无论是鲁塞还是关注他与青色野**锋的肖恩三人,都认为鲁塞这一枪能将青色野兽刺伤,青色野兽必然难逃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面对着刺来的长枪,青色野兽忽然间一个诡异的扭身,竟是向旁边侧移了数十公分,硬是躲避开来了鲁塞这看似必中的一枪,不仅如此,它居然向着鲁塞近前欺身而去。

    “该死!”

    见到如此一幕,鲁塞面色微变,不过他毕竟是常年刀口舔血的人,战斗经验可谓极其丰富,刺出的枪被青色野兽躲过,他立即改刺为拍,一枪横扫而出,向着青色野兽抽去。

    唰!

    他这自救的一抽,却是再次落空。

    青色野兽居然故伎重施,一个灵活的闪身,再次躲避开来,而此时此刻,他距离护卫长鲁塞已经不足半米,这个距离,出枪已经来不及了。

    他眼睛中,青色野兽的锋利獠牙已经清晰可见,毫无疑问,被这个家伙近身,绝不会有好下场。

    咻!

    但就在这时,一道剑光出现,那是一抹银色的剑光,突兀的出现,突兀地拦在了青色野兽之前,将青色野兽与鲁塞之间隔开。

    唰!

    感觉到这一剑的威胁,青色野兽只得一个快速后撤,一瞬间退出米许远的距离,躲开了这一剑。

    “谢了!”

    额头隐现冷汗,鲁塞微微侧头,向刚才出剑之人道谢,只是他这一侧头,面上表情却是变成愕然,因为刚才救了他的人,不是意料当中的法尔,而是意料之外的肖恩。

    原本,他以为对方即便实力尚可,但毕竟实战经验缺乏,定然做不到如此及时的救援,所以他想当然的认为出手救下他的是另一位使剑的好手——法尔。

    所以他才会见到救下自己的人是肖恩时,出现了一丝愕然。

    “好快的速度!”

    鲁塞脸上的愕然,肖恩并没有看到,因为此时他的目光,全部都被眼前这只青色野兽吸引。

    眼前这只野兽的速度实在太快,无论是鲁塞出枪的速度,还是他的出剑速度,都绝对是极快,甚至已经足以让普通人看不清,但即便如此,仍旧被眼前这只野兽躲避了开来。

    咻,噗!

    一柄剑,一柄斧头,忽然出现在青色野兽身旁,从左右两个方向,向着青色野兽袭去,赫然是法尔与沙逊赶到。

    两人相熟多年,对于互相都颇为了解,所以配合起来十分娴熟,没有言语的交流,但已经心领神会,从左右两个方向,同时向青色野兽攻去。

    唰!

    但青色野兽也不是简单的野兽,拥有恐怖速度的它,居然硬是在两人的夹击下,躲避了开来,甚至连身上的一根毛发都没有伤到。

    “队长,你好点了吗?”

    岩壁凸出的那块巨大岩石之上,几十位坎贝尔家猎手正手持武器,紧张的望着下方。

    在他们身后的一处空地,趟着一个中年,中年浑身都是伤口,胸口、大腿、手臂甚至后背之上都有伤口,殷红的血将他衣物染红,唯一幸运的是这些伤口并不算深,才没有当场从让他毙命。

    而这些伤口便是他与青色野兽战斗时留下的,而他正是这支狩猎队的队长修马,也是这几十人中唯一修习过骑士法的人。

    在察觉到其他猎手根本不是青色野兽对手时,连阻拦一下都做不到时,修马当即出手拦截向青色野兽,为其他人争取逃跑时间,而正是因为他的拦截,才致使这支坎贝尔家狩猎队并未出现太大的伤亡。

    不过青色野兽的速度实在太快,面对这只青色野兽,即便是修习骑士法多年的他,也处于绝对的下风,身上时不时便会出现一道伤口,也幸好这只野兽除了速度快外,其他方面,并不算突出,他才没有死于青色野兽爪下。

    随后,狩猎队找到了这处天然的避难处,以挂钩加绳索攀爬了上去,并用弓箭掩护他,让差不多已经到极限的他安然爬上了这块巨大岩石。

    “没事,死不了!”

    修马面色苍白,这是因为失血过多造成的,虽然伤口已经包扎,也涂抹了止血的药,但毕竟在此之前已经失血过多,这显然不是短时间能够恢复的。

    “什么情况?怎么没有听到那只野兽的声音了?是觉得拿不下我们撤走了吗?”

    修马躺在石板上,根本看不到下面情况,此时听不到下面的兽吼声,不由疑惑道。

    “是家族派人来救我们了!”

    一个年轻的猎手当即面露喜色说道。

    “鲁塞、法尔、沙逊护卫长都在里面,不仅如此,肖恩少爷也来了。”

    “肖恩少爷来了?”

    听到年轻猎手的话,修马眉头一挑,印象中这个少爷的实力可不咋样,一年前可是轻松被鲁塞打败,没想到对方也来了。

    “他怎么来了?这不是添乱吗?”

    显然,得知对方也在救援队伍中,他第一个反应便是对方想要猎奇,所以央求家主让鲁塞三人带上他,否则以鲁塞三人的性格,是绝不会带上一个拖油瓶的。

    “添乱?”

    听到这话,年轻的猎手面上顿时露出怪异之色,望了一眼中年男子,心中却是想到,这种程度都算是添乱,哪怎么才算不添乱?

    “怎么了?”

    察觉到年轻猎手面色有异,修马疑惑问道。

    “那个,那个,肖恩少爷好像没有添乱,他刚才还救了鲁塞护卫长!”

    年轻猎手略微犹豫,不过还是如实说道。

    “什么?这怎么可能?”

    修马当即想要站起来,不过却是牵动了身上的的伤势,当即疼得呲牙咧嘴,最终在年轻猎手的搀扶下,他站了起来,见到了下面的情况。

    果然肖恩也在其中,因为这四个人当中,明显有一个人年龄不大,这人不是印象中的那个肖恩又是谁?

    只是唯一有出入的是,此时的对方可没有添乱,一柄骑士剑于对方手中绽放着寒芒,逼迫得青色野兽不时躲避,表现即便比其他三人也不逞多让了。

    “这真的是那个肖恩?”

    修马面露怪异,一年前对方在鲁塞攻击下的狼狈,他至今仍记忆犹新,却不想仅仅一年,对方便已经达到现在这种程度。

    咻!

    一柄斧头向着青色野兽竖劈而下,青色野兽一个灵活的扭身,躲避了开来,但就在他刚躲避开来时,却又是一柄枪刺了过来。

    随后是两柄剑,分别从前后两个方向,对着它追杀而至。

    青色野兽即便拥有着极其恐怖的速度,毕竟寡不敌众,在肖恩四人的围攻下,也渐渐处于小风,特别是当肖恩四人的配合越来越默契时,这种下风越来越明显。

    扑哧!

    一道剑光划过,直接在青色野兽后背之上,划出了一道剑痕。

    出剑的是肖恩,在鲁塞三人的掩护下,他逮住了机会,一剑劈在了青色野兽身上。

    不过青色野兽反应之迅捷,却是着实令他吃了一惊,明明是在他出剑之后才仓促躲避,却也躲开了大半的攻击,只有点点剑锋,擦在了对方背上,跟肖恩预料当中的伤势相比,实在是相去甚远。

    扑哧,扑哧!

    不过既然已经受伤,便代表着青色野兽在他们四人围攻下已经到达极限了,果然,随后他们四人尽皆在青色野兽身上有了建树,分别在它身上留下了数道口子。

    嗷呜呜——

    随着身上的伤势逐渐增多,青色野兽再也不复之前的凶样,动作谨慎了许多,明显有了退意。

    眼前四人,任何一人单打独斗,都不是它的对手,但一旦联合起来,反而又要强过它。

    “不能让它逃了!”

    察觉到了青色野兽的意图,肖恩眼中闪过一丝焦急。

    战斗到现在,他已经无比确信,眼前这只野兽,除了速度够快外,其他方面,并不比其他野兽强上多少,也就说这只青色野兽很大可能跟猜测中一样,是一只觉醒了速度血脉天赋的野兽。

    一只拥有速度天赋的野兽就在眼前,肖恩自然是不想对方就这么逃了,毕竟下次想要遇到这种具有血脉天赋的野兽,指不定要猴年马月,所以绝不能让这只青色野兽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