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不能辜负(第四更)
    ,!

    “走!”

    见此,面白无须男子不再迟疑,带着一众人向城外冲去。

    嘭!

    本身的这次抬腿横扫,虽然被肖恩躲过,但却扫在了肖恩身后的一堵墙上。

    这堵墙直接宛如被切割机切过了一般,平整的倒塌了一大块。

    轰!

    咚!

    蓬!

    本森手脚并用,无论是手还是脚,都硬如精铁,凡是被扫到的东西,即便是坚石,都尽皆破碎开来。

    地面变得坑洼,周围墙壁很多地方崩碎,房屋更是倒塌多处,他宛如人形怪物般肆意地破坏着。

    “你不是正式骑士吗?你不是很强吗?怎么现在只知道躲?”

    目光望着被自己追得狼狈逃窜的肖恩,本森心中有着将肖恩之前加诸在自己身上的耻辱报复回来快感,他冷冷讽刺道。

    “躲?”

    见众人已经冲出城门,消失在视野范围内,肖恩停了下来,目光冷冷望向本森道。

    “你以为是因为你的原因,我才躲的?”

    “不是吗?”

    本森嘴角露出轻蔑笑容,脸上的嘲讽之意不言而喻。

    但下一刻,他瞳孔一缩,眼中尽是惊骇之色。

    一只笼罩在白光当中的手,快速向他抓来,然后便这么按在他的头上,猛地向地面按去。

    轰!

    一声宛如雷霆般的轰鸣,骤然炸响。

    由石板铺砌的街道地面之上,出现了夸张的粉碎痕迹。

    石板尽碎,不仅如此,一个夸张的深坑出现,而本森的头,则是被笼罩在白光当中的手,按入坑中,脑袋甚至连肩膀的部分位置都已经看不到了,整个人宛如倒栽葱般,插入了街道里面。

    噗!

    咽喉一甜,鲜血顺着本森的嘴溢出,但他却根本没有在意这些,而是满脸不可置信的望着压在自己头上的这只笼罩在白光当中的手。

    一击,仅仅一击,便让自己受伤,这是何等恐怖的一击?

    在那位神秘巫师的药物熬炼下,他的肉身强悍程度,甚至已经不下于巅峰上位骑士的防御立场,但就是如此强悍的肉身,居然经受不起对方一击?

    “,你,你怎么……可能会……”

    本森满脸震惊地望着笼罩在白光当中人的人影,虽然因为白光的原因,很模糊但他又岂会认不出,毕竟这可是他恨之入骨的人,即便是化成灰他也认得。

    “这一年你究竟躲到什么地方去了?你的身体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防御?”

    将手抬起,肖恩目光望向本森,声音冰冷道。

    他让面白无须男子带着队伍先走,一方面是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真正实力,一方面也是想知道,本森究竟有什么奇遇,居然会有这样强悍的肉身。

    “哼,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

    听到肖恩的询问,本森一边咳着血,一边冷笑。

    嘭!

    一只裹挟着白光的拳头砸下,本森的身体再次陷入地面几分,而他整个人则是更加剧烈地咳着血。

    “想知道,做梦……”

    嘭!

    又是一拳砸下。

    “我死也不会……”

    嘭!

    又是一拳砸下。

    嘭,嘭,嘭!

    肖恩连续砸下十几拳,本森却是硬气着,丝毫没有向肖恩屈服的意思,他满脸都是血迹,面部骨骼多数碎裂,牙齿更是尽数脱落。

    即便到了临死那一刻,依旧硬气,只留下这样一句话。

    “巫师大人……会为我……”

    一年多的痛苦煎熬,他的痛觉忍受早已变得极为病态,根本不会屈服于区区痛觉,更别说还是向肖恩这个生死仇人。

    “巫师……大人?”

    反复念叨着本森临死前说出的名字,肖恩脸色一片阴沉。

    巫师,那是最低也相当于人类当中大骑士的存在,而其中强悍的,更是远超大骑士的恐怖存在,没想到本森消失的这一年,居然会与这样的异族存在接触过。

    他不由想到了爆发在沃巴城与阿塞城的巫毒之灾。

    巫毒之灾,并不是一种单纯的巫术,它的发动是需要媒介的,而这个媒介,又是谁带进来的呢?

    如今他有了答案,除了本森这位曾经与巫师接触过的人,没有其他更好的解释。

    检查了一下对方衣服,但却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肖恩闪身向着众人离开的方向追去。

    弗图伊要塞。

    主将兼王国强者的达尔.休斯,单手捂着自己腹部的一个婴儿臂粗的、被灼烧的血洞,脸色如同白纸般苍白,摇摇欲坠,仿佛会随时倒下。

    在他对面,有着一只浑身带伤,有些伤以它的体型来说,也是重伤的五米尸偶。

    而尸偶旁边,则是有着一个身穿灰袍的类人生物,对方身材干瘦,眼睛却是碧绿之色,两只耳朵也尖尖,宛如蝙蝠翅膀的尖角。

    他是一位巫师一族的男性,而这只五米高的巫师级尸偶正是受他控制的。

    “弗图伊要塞,阻拦我巫师一族百年,现在是到了被摧毁的时候了!”

    望着摇摇欲坠的王国强者达尔.修斯,巫师一族男子得意笑道。

    “修斯将军!”

    “修斯大人!”

    见到达尔.修斯被巫师偷袭受了如此重伤,一众正式骑士们纷纷变色,丢下各自的“对手”,尽皆想向这边靠过来。

    “不要过来。”

    但却被主将达尔.修斯阻止,只见他面带毅然之色道。

    “退,放弃弗图伊要塞,退回内陆,将消息传回王都。”

    “休斯大人……”

    听到他带着决然的话,一众正式骑士们面色悲戚,想要出声说些什么,却被达尔.修斯打断。

    “这是我对你们下的最后一个命令!”

    说完这句话,他整个人再次宛如发光的巨大球体般,迸发出炽热得让人眼睛都快睁不开的光,决然的向着男性巫师冲去。

    “撤!”

    一众正式骑士含泪向弗图伊要塞内冲去,有个别不愿走的,则是被其他正式骑士硬拖走往要塞内奔去。

    他们心在痛彻心肺的痛,他们情愿死,也不愿这样苟且地活下来,但他们不能,因为这是达尔.修斯大人的意愿,他们不能辜负了达尔.修斯大人临死前的努力,他们不能让达尔.修斯大人带着遗憾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