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震慑
    轰!

    宛如有无声的爆炸在传开般,周围的一个个家族队伍尽皆面色惊骇,有些刚才派人去试探过坎贝尔家族的家族队伍,更是额头冒着冷汗。

    差一点,真的就仅仅差一点,便招惹上了一个恐怖得不得了的家族。

    这个家族,居然有着一位正式骑士!

    原本以为是块肥肉,却不想这哪是肥肉,这简直就是最硬的钻石,不但咬不碎,还会将自己的牙口崩掉。

    幸好还没有行动,否则真的是要踢到铁板了。

    有着肖恩的护卫,坎贝尔家一行人一路畅行无阻,终于在第十天抵达了王都。

    “没想到这么快又会回来!”

    望着高足有20余米的城墙,肖恩心中感叹。

    原本,他以为,离开王都后,至少也要一年有余才会再次回来,却不想,短短几月便被迫再次回来。

    “不过,也好。”

    想到自己在这个王都的“老熟人”,肖恩心中便是冷笑。

    与伦德家族的仇,是到了该解决的时候了!

    现在他,实力堪比王国强者,已经跻身王国最强的那批人中,再也不用惧怕伦德家族,倒不如说,该伦德家族反过来惧怕他了。

    “什么?这么高的入城费?而且还是按人头算,你们这是在抢劫!”

    像肖恩他们一样,逃到王都的队伍似乎挺多,城门口,排了很长,在最前面一个队伍,是一个差不多百余人的家族,此时出声怒吼的,便是这位家族的家主。

    进入王都,需要缴纳入场费,这一点他是知晓的,毕竟他曾经是来过王都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现在进入王都的入城费居然高达十个金币,而且是按人头算的,他们这一百多人,算下来,光是入城费便需要千枚金币,这跟抢劫已经没有两样了。

    “一人十个金币,爱交不交,不交,就赶紧离开,不要挡着后面的人。”

    守门的小头目轻笑一声,眼中尽是轻蔑道。

    他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守门小头目,但也是见过不少大人物的,又岂会被眼前的一个来自偏远城池的小小家族族长的几声怒吼吓到。

    “你,你……,好,我交。”

    面对守门小头目轻蔑的眼神,这位家族的族长双眼喷火,不过最终还是咬了咬牙,憋屈的交了足足一千多金币。

    如今,要塞失守,能真正算得上安全的地方,也只有王都了,即便入城费再贵,也只得出了。

    见到前面发生的一幕,肖恩眉头一挑,没想到王都的入城费居然变得如此昂贵,不过他很快便想到了原因。

    要塞失守,王国之内最安全的地方,自然是王都这处守卫最森严的地方,与坎贝尔家有着一样想法的家族,一定不在少数,这么多人一起涌入王都,势必会让王都人满为患,收取高昂入城费的目的,恐怕是为了阻止大量人涌入王都。

    果然,在得知入城费居然每人高达十个金币之后,不少队伍从长队中脱离而出,向着其他方向而去。

    这样的队伍显然都是并不富裕的家族,缴纳了如此高昂的入城费,恐怕在王都生活都难,索性不如在王都附近找一处城池,虽然没有王都安全,但也至少有生活保障,且距离王都近的城池,安全性应该还是不错的。

    一个个队伍或离开或交钱入城,很快便轮到了坎贝尔家族。

    “怎么办?要不,我们转道去周边的城池?”

    马车内,坎贝尔家主布罗德也是眉头挑了起来,如此高昂的入城费,即便对于坎贝尔家族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负担,毕竟如今的坎贝尔家族,已经没有了收入来源,钱是用一点少一点。

    “还是进王都吧,这样更加安全一些,我这里还有一些余钱,我来付吧。”

    肖恩摇了摇头,从马车内走出,来到那位守门小头目面前,掏出一张代表500金币的存金卷,递给对方。

    如今的他,如果连上那批尚未处理的玉饰、珠宝,身家足有两百多万,这点小钱,自然不在话下。

    不过令他意外的一幕出现了,见到他递过来的的存金卷,那位刚才还盛气凌人的守门小头目,却是宛如见到烫手山芋般,赶紧退后几步,连连摇头道。

    “男爵大人,你们队伍不需要缴纳入城费!”

    “真的?”

    肖恩面色疑惑道。

    “真的,真的。”

    守门小头目头点得跟小鸡吃米般,目光却是时不时瞟向肖恩胸前的男爵徽章,哪还有刚才面对其他人的嚣张。

    “额,那行。”

    察觉到对方的目光,大概猜到了对方态度会发生如此转变的原因,肖恩点了点头,径直回到了马车内,虽然不在乎这点钱,不过能省自然最好。

    当坎贝尔家一行人远去,旁边一位城门城卫忙不迭跑过来,问道。

    “头,你怎么不收入城费就把他们放了?这要是让上面的人知道,说不定要让我们出呀!”

    “我们出?”

    听到这话,守门小头目不屑轻笑一声,看了一眼后者道。

    “别看我今天没收这个家族的入城费,如果让上面的人知道了,说不定还要奖赏我。”

    “奖赏?头,你没搞错吧?发烧了!”

    后者赶紧将手摸向守门小头目的头,想看看是不是发烧烧糊涂了。

    将后者的手打掉,守门小头目不满道。

    “叫你平时多学点东西,你不信,你知道刚才他胸口那枚徽章代表什么吗?”

    “代表男爵呗,可是头,我记得上头交代,即便是有爵位的家族,也要收取入城费呀?”

    “哼,那是普通男爵,但刚才那位可不同。”

    “不同,有什么不同?”

    “你不觉得那个玉兰花的颜色很怪异吗?其他的贵族的徽章都是白玉镶嵌的,但他那个徽章颜色却是紫玉。”

    “诶,听你这么说,还真有点怪,怎么回事?难道那个徽章有什么特殊不成?”

    “当然。”

    守门小头领傲然道。

    作为这王都的城门小头目,他的见识自然并不简单,王都这个地方,什么牛鬼蛇神都有,没有一点见识,说不定下一刻便会玩完。

    据他所知,皇室是很少发出紫玉徽章的,而每一个拥有紫玉徽章的人,身份都极为高贵,根本不能以表面的爵位等级来评定。

    这样的人,不用想都知道不是他能招惹的起的,又岂敢收取入城费。

    虽然收取入城费,是上头的命令,但只要将这件事一说,他敢百分百保证,上头绝对会赞同他的这个决定,反而会夸他机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