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养蛊
    一处已经废弃百余年的屋舍当,有着两个身穿白袍的巫族人。

    其一个巫族人个子略高,头的发色是绿色的,而另一个巫族人身材等,脖子挂了一串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骨头打磨的骨饰。

    “收获怎么样?”

    绿发巫族人望向脖子挂着骨饰的巫族人问道。

    听到绿发巫族人的话,脖子挂着骨饰的巫族人手一扬,一个一星巫术——风卷术向着一张满是灰尘的破旧木桌卷过,顿时将破旧木桌的灰尘尽数吹拂干净。

    解下自己腰间两个皮袋子的其一个,他倒提起,向着刚刚已经用巫术吹拂干净的破旧木桌倒去。

    叮叮当当!

    顿时,几十枚婴儿巴掌大的身份牌滑落而出,掉落在了木桌。

    略微一数,脖子挂着骨饰的巫族人面色顿时露出喜色道。

    “下位骑士二十个,卫骑士七个,位骑士四个,果然,越是靠近人类要塞,收获越大。”

    “不过风险也大。”

    听到收获如此之多,绿发巫族人脸也是露出一丝喜色,不过下一刻却又是皱眉道。

    “这里离人类要塞太近,风险太大,再猎杀一个人类小队后,我们撤走吧。”

    “也好,现在这些已经够我们兑换一个月的修炼资源了。”

    脖子有着骨饰的巫族人略微沉吟,点了点头,快速拾取身份牌,准备再次装回皮袋子,这里虽然“猎物”多,但也太过危险,的确是不适合久留。

    忽然,他面色一僵,再也没有了半分动静,脸表情乃至绿色的眼珠子,都宛如被寒冰冻结了般,再也没有了丝毫变化。

    叮,叮,叮,叮!

    他手拿起的身份牌一瞬间掉落在地,散落得到处都是,仿佛是一时间没有拿稳,全部掉落了。

    “怎么回事?”

    被这忽然的动静吓了一跳,绿发巫族人疑惑回头望去,下一刻,面色顿时大变。

    原本只有两个人的废屋,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多了一个人类。

    这个人类手握一柄剑身呈天蓝色的骑士剑,此时,这柄骑士剑正插在同伴的胸口,血液不断从同伴的胸口淌下,剑尖甚至已经从另一端露了出来。

    他终于明白身份牌为什么会掉落在地了。

    同伴被杀,被同伴拿在手的身份牌自然会掉落。

    啪嗒!

    骑士剑从脖子戴着骨饰的巫族人体内抽出,脖子戴有骨饰的巫族人没有了支撑,直愣愣地倒在了地,砸在了满是灰尘的地板。

    肖恩没有管他,而是目光冰冷望向了绿发巫族人。

    “你……”

    同伴居然连反抗都来不及被杀,绿发巫族人脸尽是惊骇,显然这个忽然出现的人类实力十分恐怖,他第一时间动用了巫术,并借机向屋外冲去。

    顿时,一团蒲扇大的橘红色火焰,跳跃着,在他身前凝聚出现……

    噗!

    但在下一刻,一柄天蓝色的骑士剑出现,从橘红色的火焰之一划而过,橘红色的火焰宛如星光般,当即溃散开来,而后他便见天蓝色的骑士剑锋利的剑刃落在了他的身。

    噗嗤!

    绿发巫族人直接断成了两截,断口从肩膀位置一路延伸到腰部位置,平滑宛如平面。

    啪嗒!

    绿发巫族人的尸体倒在了地,紫色的血液不断从两截尸体的断口处流淌而出,很快便在他身下形成了一滩紫色液体。

    骑士剑归鞘,肖恩低头望向刚才脖子戴有骨饰的巫族人掉落在地的那些身份牌。

    身份牌颜色是银白之色,材质是金属质,面有着许多凹陷,这凹陷组成了一行字以及一个标志。

    标志是一只脚踏烈焰的雄狮,这个标志肖恩见过且认识,正是在那位十七公主赛西亚.托米丽司殿下双头豹拉动的马车见到的,而代表的则是科尔本帝国皇室。

    而那一行字,是人族通用语,内容却是各不相同。

    有写着下位骑士的,有写着位骑士的,也有写着位骑士的。

    事实,这样的身份牌,他身也有一块,只是不同的是,他那块身份牌写的是:大骑士。

    那块身份牌是他进入荒野时,要塞守门士兵根据他的实力分配的。

    在通往荒野的城门旁的一侧墙壁,有着一面与测试力量房间一模一样的金属墙,每一个要出要塞前往荒野的人都会被要求攻击金属墙壁,而后守城士兵便会根据墙壁痕迹的深度配发身份牌。

    当时,肖恩没有动用级力量天赋与级雷电天赋,仅仅是动用了本身的实力,所以他得到了一块有着大骑士字的身份牌。

    没有去管这些身份牌,因为这些身份牌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价值。

    肖恩弯腰分别从脖子戴有骨饰的巫族人与绿发巫族人身取下一个皮带子,然后在刚才那张破旧木桌,将两个皮带子的东西全部倒出。

    一堆并不知晓用途的药材,两本巫师之书,几乎跟以前被肖恩斩杀的那些巫族人没有什么两样,只是却多了一样东西。

    同样是婴儿巴掌大的身份牌,连颜色都是白金之色的,只是身份牌的字却是巫族字,图标也是另外一种肖恩从未见过的图标。

    这样的身份牌总共有两块,两位巫族人身一人一块,而面的巫族字写的便是:三级巫徒。

    将所有东西全部装入一个皮袋子,肖恩将这个皮带子系在了腰间,然后走出了这栋破败屋舍。

    毫无疑问,无论是科尔本帝国也好,西极圣巫国也罢,都在养蛊。

    他们以丰厚的报酬驱使着两族人互相厮杀,然后通过生死间的厮杀激发、挑选出拥有巨大潜力的个体,制造出实力强大的骑士或是实力强大的巫师。

    这不是养蛊是什么?

    这个道理,肖恩早在抵达要塞的几天之内,便已经想到了,但他还是加入了这场“人猎人”的狩猎当。

    事实,几乎所有参加“狩猎”的人都猜到了科尔本帝国与西极圣巫国的目的,即便如此,他们依旧抵挡不住丰厚报酬的诱惑,甘愿成为被养的蛊虫之一。

    “蛊虫吗?”

    肖恩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虽然对被当作蛊虫来养颇为不满,但无疑,这种“狩猎”的确是让他这种没任何背景的人快速获取修炼资源,快速成长的方法。

    也许他投靠那位十七公主赛西亚.托米丽司殿下,也能得到促使他快速成长的修炼资源,而且应该不会被当做蛊虫来养,但危险不见得现在低。

    作为科尔本帝国公主十七公主,那个层面的对手必将是实力十分恐怖的,即便是现在的肖恩,贸然卷进去,也是死多活少。

    随后数天,肖恩根据被杀佣兵尸体周围的气味,用气味追踪术又猎杀到了几位巫族人,而后,他没有再继续猎杀,而是按照原路准备返回。

    “猎杀”一直并不是他的目的,而仅仅是他变强的捷径而已,他不想让自己太过沉浸在杀戮当,所以他选择抽身而退。

    啪,啪,啪!

    阳光照射不到的阴暗树林当,肖恩慢慢前行,脚下是枯黄的树叶,踩在面顿时有啪啪的声音传出,忽然他停了下来,目光在左右两侧灌木丛生的地方扫了一眼之后,说道。

    “出来吧!”

    像是对着空气说话,让人感觉莫名其妙,但是这令人莫名其妙的话,却是得到了回应。

    “警觉性挺高的!”

    随着一个男子声音,左右两侧的灌木动了起来,从陆续窜出四五个人来,一瞬间便将肖恩围在了最间。

    刚才说话的是一个眉毛极短,头光秃秃的年,他腰间挂着一柄刀,此时正宛如猫戏老鼠般望着肖恩。

    “大哥,我说不用这样麻烦的。”

    右侧方向,同样有着一个光头年,他眼神带着狠色,目光冷冷投向肖恩道。

    “交出你身所有的巫族人身份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