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逃啊
    ,精彩无弹窗免费!

    见此,灰袍巫师冷笑一声,直接追了过去。

    他刚刚动用了三级巫术嗅觉改造术,这是一个能短时间内将某一个生物的嗅觉灵敏度提升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巫术。

    经过这个巫术的改造,原本已经被遮掩到几乎闻不到的气味,再次被气味虫找了出来,这也是气味虫会向着肖恩所在方向追去的原因。

    早晨,神清气爽的肖恩从帐篷中爬出,伸了一个懒腰,从次元空间中拿出洗漱的东西,开始洗漱起来。

    有一个次元空间的确是十分便携,不但能随身携带食物与饮用水,甚至连洗漱的东西都能随身携带,的确不愧为居家旅行必备之物。

    而就在这时,在远处的茂密树林中,三位身穿灰袍的巫师却是正在关注着肖恩。

    三人灰袍的胸口位置有着一个用金线缝制的代表“二”的巫族文字,三人赫然都是实力堪比圣骑士的二级巫师。

    “你确定你说的大鱼就是这小子?”

    一位眼眶深陷,年龄已经颇大的年老巫师皱眉望向另外一位巫师道。

    另外一位巫师是一位有着鹰钩鼻的巫师,听到年老巫师的询问,他不满的轻哼了一声道。

    “霍奇森,你在怀疑我的能力吗?经过我改良的气味追踪术是绝不会出错的!”

    “这个人类的年龄应该不大,真的有圣骑士的实力?”

    最后一位巫师也是开口,他鼻子之上穿了一个由纯金打造的金环。

    “一般人自然是不可能,假如是人类当中的大贵族子弟……”

    鹰钩鼻巫师的话忽然戛然而止,不仅是他,另外两位巫师也是停止了交谈,目光死死地盯着远处肖恩手中忽然出现的一个铁盆,眼中尽是吃惊之色。

    片刻之后,三人才从吃惊中回过神来。

    “是空间石还是血脉天赋?”

    鼻子上有着金环的巫师咽了烟头口水,略显口干舌燥道。

    “距离太远,看不清他手上有没有空间石。”

    年老巫师摇头然后又说道。

    “不过我觉得空间石的可能性更大,如果对方真是出自科尔本帝国的某个大家族的话,的确是有可能拥有空间石这种东西。”

    “是不是空间石将他宰了就知道了,老规矩,先观察,确认实力后再动手。”

    鹰钩鼻巫族人面露狠色道。

    “好。”

    “没意见。”

    另外两位巫师都是毫不犹豫地点头,眼中尽是贪婪之色。

    空间石的珍贵,三人自然再清楚不过,如果对方身上真的拥有空间时,那他们这次是真的赚大了。

    吃过早饭,将帐篷折叠起来收入次元空间,肖恩离开了这处树林,继续开始了搜寻。

    一处巨大的废弃庄园当中,七个佣兵正在其中一栋房屋内翻找着。

    “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应该是被其他家伙光顾过了?”

    一位络腮胡佣兵不爽道。

    “算了,撤吧,这地方太显眼,容易把我们暴露。”

    一位中年佣兵开口道。

    “是。”

    中年佣兵在七人中威信很高,听到他的话,另外六人尽皆点头站起身准备撤走。

    “现在想走,已经晚了!”

    忽然,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响起,然后便见大量的黑色木刺从七人脚下地面破土而出,快速洞穿向七人。

    “不好,有埋伏!”

    七人都是面色一变,身上第一时间便覆盖上防御立场。

    如此密集的木刺,躲避几乎不可能,除了动用防御立场硬抗,几乎没有其他办法。

    噗,噗,噗!

    但下一刻,令他们吃惊的一幕发生了,黑色的木刺,宛如削尖的钢筋,轻易便洞穿了他们身上那层防御力场,然后直接从他们身上一穿而过。

    七个人当中,当场便有六人背这黑色的木刺多穿,最后更是被黑色木刺宛如穿串烧般,穿在了天空,眼看是活不成了。

    铛!

    最后一个佣兵,也就是那位中年佣兵,实力最强,在黑色木刺刺来的那一瞬间,终于反应过来闪避了开来。

    “一级巫师?!”

    躲过黑色木刺,看了一眼被巨大的木刺宛如串烧般穿在空中,已经全部死去的另外六位佣兵,中年佣兵面色难堪,能发动如此威力巫术的,至少也是一级巫师。

    “哟,居然还有一只小老鼠逃了出来!”

    阴测测声音的主人发出一声怪笑,而后从一堆废墟后走出,目光饶有兴趣地望着面色难看的中年佣兵,宛如是猫戏老鼠般。

    他身穿灰袍,胸口位置用金线缝制出了一个“一”的巫族文字,正是一位一级巫师。

    嗖!

    虽然已经见到了出手的敌人,但中年佣兵却是没有扑向这个敌人,而是从另一侧撞开墙壁,直冲了出去。

    他只有上位骑士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是这个一级巫师的对手。

    “走得了吗?”

    见中年佣兵撞开墙壁逃了出去,巫族人丝毫不担心,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心念一动,脚下顿时出现一股风,将他直接托了起来。

    嗖!

    下一刻,他同样窜了出去,只是速度却是比中年佣兵明显快了不少。

    噗嗤!

    中年佣兵正在快速向庄园外奔去,忽然,他感觉身体一冷,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腿上穿透而过,他低头望去,顿时满脸呆滞。

    在他右腿大腿位置有着一道血痕,从血痕处不断有艳红的血液喷出,而后便见整只右腿从血痕位置直接断裂了开来,他的右腿赫然被那个巫师的巫术切断了。

    “啊!”

    直到此时,剧烈的疼痛才传来,他闷哼一声,身体不稳跌倒在了地上。

    “逃啊,逃啊!”

    巫族人缓缓走来,木管戏谑望向断了一条腿、满脸痛苦之色的中年佣兵。

    咻!

    感觉到身后有脚步声在接近,已经疼得额头直冒冷汗的中年佣兵,左手忽然猛地一撑地面,身体弹起,右手拔刀快速向身后劈去。

    “不自量力。”

    望见宛如困兽般弹起向自己扑来的中年佣兵,巫族人冷笑一声。

    噗嗤!

    下一刻,一道青色的风刃出现,中年佣兵持剑右手顿时齐根断裂,而中年佣兵也被连带着撞飞了出去。

    “继续逃啊?你不是还有一只手一只脚吗?”

    巫族人已经走到中年佣兵身前,他居高临下地望着中年佣兵,脸上满是轻蔑之色。

    一个上位骑士也想从他手中逃脱?!

    然后他手指指向了中年佣兵,一道一米长的青色风刃顿时出现,猫戏老鼠,到此结束。

    噗嗤!

    一生血肉被劈开的声音响起,但被劈开的血肉并不是中年佣兵的身体,而是巫族人指向中年佣兵的那只右手。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青年出现在旁边,一剑将巫族人劈向中年佣兵的青色风刃击碎,同时还将他整只右手劈了下来。

    这个青年正是肖恩。

    “啊——”

    一身痛哼,巫族人任满脸不可置信的望着自己右肩的位置,那地方空牢牢的,他的手居然不见了!

    “我的手……”

    嗖!

    反应过来的巫族人满脸怨毒地望了一眼突然出现的人类,用手捂着正在喷血的右肩,忍着剧痛,驾驭着风狼狈向后逃去。

    能瞬间斩掉他的右手且让他反应不过来的人,即便是他全盛时期也不可能赢,更别说已经身受重伤。

    “请你也逃给我看一下!”

    但就在下一刻,令他亡魂皆冒的一幕出现了,那个人类再次出现在他身前,离他的距离更是近如咫尺,一双眸子带着冰冷望着他说道。

    “你……”

    望见近在咫尺的身影,巫族人面上露出极度惊慌之色,慌乱地施展出了他掌握的威力最大巫术。

    咻!

    一道足有四米的风刃快速劈向着距离他近在咫尺的肖恩劈去。

    咔嚓!

    但令他绝望的一幕出现了,巨大的风刃居然那个人类轻轻一扫,便彻底破碎了开来。

    “继续……”

    轻描淡写的一剑将巨大风刃劈碎,肖恩依旧冷冷望着巫族人。

    咻,咻,咻!

    面色满是惊骇之色,巫族人状若发狂般,接连不断施展出自己威力最强的巫术,但却总是被肖恩轻轻一剑劈碎。

    最终,他脸色彻底变为绝望,直愣愣站在那里,既不动用巫术攻击肖恩,也不逃跑。

    因为他知道在这个人类面前,逃跑是做不到的。

    此时,他不由想到了刚才被他虐杀的那个中年佣兵,对方刚才的情况,跟他现在何其相像。

    不断挣扎,但却完全徒劳,心中被无论怎么逃都逃脱不了的恐惧所充斥,除了绝望还是绝望。

    噗嗤!

    望着不做反抗已经彻底崩溃的巫族人,肖恩摇了摇头,直接一剑扫过,将巫族人的脑袋彻底劈落了下来。

    他自然不是心理变态,虐杀也不会给他带来快感,之所以要这样对待这个巫族人,完全是因为看到那个中年佣兵的遭遇。

    杀人不过点头而已,但虐杀却是太过残忍,所以他才会决定以牙还牙,让这个巫族人也感受一下那位中年佣兵遭受过的痛苦与恐惧。

    讲这个巫族人身上的皮袋子取下,也不看里面是什么东西,肖恩快速走向了那个中年佣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