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九章 解释
    “大师,我也想参加收徒考核,还望大师成全!”

    少女眼神当中满是希冀。

    父亲五年前打猎便再也没有回来,而母亲也在十天前因重病无药医治而死,现在的家便只剩她与妹妹两人。

    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究竟要怎样才能养活自己与妹妹。

    当听说莫尔斯大师准备收徒的时候,她满怀希望地赶来报名,希望能被莫尔斯大师看上收为徒弟,这样自己便能拥有养活自己与妹妹的能力。

    可是,昨日她直接被护卫拦在了莫尔斯大师的大门之外,连门都没能进到,更别说报名。

    今日,她早早的便等在了这里,为的便是能够见当面见到莫尔斯大师,请求他给自己一次参加考核的机会。

    见到跪伏在自己脚下的少女,莫尔斯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

    昨日少女之所以没能进到门,自然是他吩咐的,这一次的收徒,只不过是一个形式而已,哪些人会被收徒,事实上早已内定。

    刚才他称赞的那几人,便是送过大礼、将被他收入门墙之人。

    他脸上露出十足的歉意,一脸为难说道。

    “抱歉了,收徒考核已经结束了,如果有心的话,下次再来吧!”

    “可,可是……”

    少女急得眼泪刷地流了下次。

    下次,下次是什么时候?她们姐妹能够熬到下次吗?

    想到这,她脸上尽是悲戚,头猛的磕在了地下石板上,赫然已经磕出血来了。

    “莫尔斯大师,还请给我一次机会,求求你了,给我一次机会吧!”

    少女哭诉着道。

    见少女这副模样,莫尔斯暗叫糟糕,果然,见少女如此,场中不少人的同情心都被引发。

    “莫尔斯大师给她一次机会吧!”

    “对啊,莫尔斯大师,还请给她一次机会!”

    “小女孩家家的,这样肯定有苦衷,大师,就破例给她考核一下吧!”

    ……

    肖恩也不由微微震惊,为了一次考核的机会,少女居然会磕头磕出血来,心中究竟有着怎样的难言之隐,才会让一个少女做到如此地步。

    莫尔斯知道若是再次拒绝,恐怕便会影响到自己在布沛城的名声,只得装作大方说道。

    “好吧,就破例给你一次考核的机会吧!”

    “谢谢大师,谢谢大师!”

    少女顿时面色大喜,额头是血迹,眼角是眼泪,脸上是笑容,看在人眼中,莫名的有种心酸。

    刚才我炼药的过程你看到了吗?需不需要我重新演示一遍?”

    莫尔斯“柔声”说道。

    “不用了,我已经记住了。”

    少女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又仔细的弄了一些水将自己双手、脸上洗净之后,才来到了一个药炉与药罐前。

    “为了不让妹妹挨饿,我一定要让大师选上我!”

    深吸一口气,少女开始了炼药。

    先加水,然后一味又一味的药被她称重依顺序放入其中,她全神贯注,全部心神都沉浸在眼前的药罐当中。

    她不能失败,她绝不能让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溜走!

    十多分钟后,少女的额头已经满是汗水,有被药炉的热气热的,也有紧张的。

    “吁”

    炼药终于结束,少女长吁了一口气,带着期盼的目光望向莫尔斯。

    但迎接他的,却是莫尔斯带着歉意的声音。

    “抱歉,你在炼药上天赋并不算好,我不能收你为弟子!”

    不收少女为徒,这是最初便已经决定好了的事,虽然少女的炼药天赋的确有点令他惊讶,但也仅仅是惊讶而已,他还不至于因为这点惊讶便免费收徒,说到底,他收徒便是为了变相“賺钱”。

    “怎,怎么会,我,我……”

    少女脸上的期盼消失,面容变得呆滞,她明明全部按照莫尔斯大师炼药的步骤来的,甚至连火焰的大小,加入的时间,都应该没有太大差错才对,但居然会被评价为“炼药上的天赋不好”。

    她绝望了,没能被莫尔斯大师收为弟子,那接下来自己与妹妹该怎么办?

    “哎,可惜了!”

    “小姑娘,快下来吧,大师已经给你格外优待了!”

    围观的人,都是一些不会炼药的人,严格说来,整个布沛城,真正会炼药的人,也只有莫尔斯大师一人而已。

    此时听见莫尔斯大师说少女炼药天赋不好,虽然对少女颇为同情,但也不至于强迫莫尔斯大师收徒。

    ”大师,狗屎吧?”

    肖恩算是被这位大师气乐了。

    虽然炼制的是品阶都没有的药物,但一个初次入手便能达到九成完成度的人,居然会被这位大师说成“炼药上天赋并不好”,这无耻程度也未免太过了。

    不过也好,这个未来的炼药大师他要了,他接下来有个计划,刚好便需要这样一位拥有炼药天赋的。

    “混蛋,你小子刚刚说什么?”

    肖恩旁边,是一位身穿高档服饰的中年男子,他目光瞪向肖恩,怒声道。

    “居然敢辱骂莫尔斯大师,赶紧给莫尔斯大师道歉,否则的话我要你好看!”

    肖恩摇头。

    ”道歉?凭他还不够资格!”

    ”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肖恩的话,莫尔斯自然是听到了,被人称作炼药大师,受人景仰,何曾遭过这等辱骂,他面有怒色望向肖恩。

    “还请阁下给我一个解释!”

    ”好猖狂的小子,莫尔斯大师,我来帮你把他制服!”

    刚刚与肖恩纠缠的中年男子一爪伸出,劲风呼啸,如老鹰抓小鸡般,抓向肖恩。

    这种卖炼药大师面子的机会,他自然是不会错过,毕竟以后总会有事要求到对方身上的。

    “滚”

    肖恩看都不看,反手甩出,直接将中年男子砸飞了出去。

    嘭!

    中年男子倒飞撞入了人群,接连撞倒好几人之后才停了下来。

    “小子,布沛城不是你能猖狂的地方!”

    又是数人扑来,从数个方向扑向肖恩,身上都笼罩上了防御力场,从刚才的交手,他们已经看出肖恩并不好对付。

    “哼!”

    肖恩冷哼。

    嘭,嘭,嘭,嘭!

    身上笼罩上防御力场,肖恩数拳轰出,围过来的这数人瞬间被砸飞了出去。

    “封号传奇?”

    这一次终于没有人再扑来,刚刚围向肖恩的数人当中,足足有两人是传奇,但依旧被肖恩一拳击败,肖恩实力已经可见一斑,而且肖恩体外的防御力场,漆黑如墨,实力至少也是封号传奇。

    他们虽然都很想卖一位炼药大师的面子,但也要看对手好不好搞定,如今眼前这位显然并不是好搞定的对手。

    没有管被自己砸出去的这些人,也没有管本来想围过来但却被自己震慑住的人,肖恩目光望向了莫尔斯。

    “你想要解释吗?好,我给你!”

    肖恩走入棚子之中,清空一张长桌。

    “你们很好奇我为什么说这位大师是狗屎吧?”

    从战兽空间当中,肖恩抓出两只兔子,微微一震,便将其震晕。

    这枚战兽空间是肖恩在晶石船上另外炼制的一枚,用来关野兔、野猪之类的动物,作为噬血虫的血食。

    见到肖恩的动作,少女脸上闪过好奇,好奇肖恩的兔子是怎么变出来的,而莫尔斯则是脸色一变,当即焦急向着周围的“熟人”招呼道。

    “诸位,这小子居然敢在我的收徒考核上捣乱,还请出手将他擒下,算我莫尔斯欠你们一个人情!”

    “不用叫了,你的人情虽然价值不菲,但也要有命才行,他们现在是不会帮你出头的!”

    肖恩冷笑。

    “你,你……”

    莫尔斯气的脸色胀红,手愤怒一挥,“刚好”挥向了少女炼制的那罐止血膏。

    啪!

    便在他的手快要碰到少女炼制的止血膏的时候,被肖恩抓住了。

    “小心把药罐砸翻了!”

    肖恩一把将对方推开,这种小伎俩又岂能瞒得过他。

    “如果由我来动手,你肯定会说是我动了手脚,你,上来!”

    肖恩指了指最初被自己砸出去、此时头还有点晕晕的中年。

    “……”

    中年脸上表情一变,第一个想到的是逃跑,不过犹豫片刻,还是走了上来。

    虽然极为惧怕能一拳将他砸飞出去的肖恩,想转身就跑,不过他也知道,以肖恩现在表现出的实力,想杀他的话,他连逃跑都做不到。

    “用这位少女炼制的止血膏,以及这位被莫尔斯好评的少年炼制的止血膏,分别给这两只兔子止血看一看。”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将两人炼制的止血膏取了一些放在了药盒当中。

    然后他拿出匕首,分别在两只兔子身上同一位置,划了一道相同大小的口子,而后分别将少女炼制的止血膏以及之前被莫尔斯好评的少年炼制的止血膏抹在其上。

    不过片刻,涂抹少女炼制止血膏的兔子身上的伤口已经停止了流血,而涂抹了被莫尔斯好评男子炼制的止血膏的兔子,身上的血依然在涓涓往外流。

    “怎么会?”

    中年男子面容略微呆滞,惊讶的望着眼前发生的,被莫尔斯大师好评、马上便会被莫尔斯大师收为徒弟这个少年炼制的止血膏肖恩居然没有那个被大师评价为“炼药天赋不足”的少女炼制的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