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罪恶的世界
    ,!

    第十二章罪恶的世界

    短短十几里的路程对于夜尘他们自然是算不了什么,很快两人就来到了村落,或者说城镇的面前。

    看着眼前这个落后的小镇,夜尘倒没感觉怎么滴,杨肖平却忍不住惨呼一声。

    “卧槽,这……坑爹啊,我的电脑,我的高级旅馆,我的小说动漫,全都泡汤了!”

    如果真要形容眼前的这座城镇,那只有贫穷和落后了。只要不是眼瞎的人都可以看出来,这座城镇没有半点现代化的气息。

    土黄色的高大岩石堆砌成了类似于古代五米多高的简易城墙,把城镇的房屋尽数围在其中。而高大的城门前,有十几个身穿铠甲手持长枪的士兵在盘查进出城镇的人。

    在不远处的人群里,绝大多数人都穿着简陋破烂的粗麻布衣服,一看就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贫民。其次数量最多的是穿着兽皮制成的粗犷衣服的人,光从服装打扮上看,不知道还以为这些人是从热带雨林来的非洲野人呢。而在所有人中最显赫的莫过于那穿着各式各样华丽漂亮衣服的贵族了,这一点光从城门口卫兵对他们恭敬的态度就能看得出来。

    一时间夜尘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到了西方欧洲的中世纪了,看来他需要找个人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格局了。

    “走吧,咱们先进城吧。”夜尘整了整衣服,带着满心的疑惑径直向着城门走去。

    “喂,等等我啊。”

    夜尘他们进城十分的顺利,那些士兵只是匆忙地扫了他们一眼,然后就恭敬地将他们接进城了,完全不敢有丝毫的放肆。

    不过也对,夜尘两人身上的穿着打扮虽然在这个世界略微显得有些奇怪,但怎么也算不上贫民服装,再加上两人身上那与众不同的气质,这些守门的士兵自然可以分辨出来。

    可能是因为周围几十公里只有这一个城镇的缘故吧,城镇里的集市可谓是相当的繁华,不过在这繁华之下的,却是各式各样的罪恶与混乱。短短的几百米距离,夜尘就看到好几个衣着华丽的贵族在大摇大摆地欺辱贫民。

    而在阴暗的小巷里,随处可见的是干瘦枯黄的尸体,在那里散发着阵阵恶臭。在这些尸体中,大部分的应该是一些饿死的乞丐,应该是饿死之后被巡城士兵遗弃在这里的。而另一部分则是浑身遍布着伤痕血污的贫民尸体,看样子这些人都是被人活活打死甚至玩死,然后被遗弃在这里的。

    “还真是丑恶啊,在城门口还没感觉怎么滴呢,这么一看这里简直是乌烟瘴气啊!”看着眼前几乎堆满了尸体的小巷,杨肖平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厌恶,颇有些气愤地说道。

    “有人的地方,就难免滋生罪恶,这种事情……难免的。”夜尘摇了摇头,脸上连一丝一毫的波动都没有,“走吧,天色也不早了,先去找个旅馆住下,顺路找人了解一下这个世界吧。”

    “喂,大哥你看到这些画面之后,难道就不感觉到气愤吗?”看着夜尘由始至终都是一脸淡定的样子,杨肖平忍不住问道。

    “气愤?或许有吧,但气愤了又能怎么样呢?他们有他们的路,而咱们依旧要继续前行。”夜尘淡淡的说道,语气冰冷而不带一丝感情。

    “不是吧?虽然我知道你是修罗,但你难道真的和那些传说中描写的一样冷血无情吗?难道就没有……一丁点的愤怒?”

    “……”夜尘并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是默默的向前走去。

    冷血吗?或许他真的很冷血吧,虽然已经失去了绝大部分的记忆,但修罗族与生俱来的本能让夜尘对于生命始终处于一种漠视的态度。

    对于他来说,除了那些他所关心的人以外,其他的人无论是受苦也好,享乐也好,都不关他什么事。他不是圣人,没有那么多精力救苦救难。他只是一个修罗,不会拯救他人的生命,只会用杀戮去收割别人的生命。

    两人刚刚走出数十丈之地,突然听见身后一阵凄厉的哭叫,接着砰地一声,在人群的一片慌乱中,一条人影扑通一声摔落在街中心,却是一个衣衫不整的少女,背心上一个大大的脚印,一张还算清秀的脸庞痛苦地扭曲着,口中不断的溅出血块,两眼无神,眼看已经是活不成了。口中却仍在低声哀求:“……求你们……放过我弟……弟,求,不要让他做……”

    “姐姐……”接着一个尖锐的哭叫声音,依稀可见一个瘦弱的孝子在拼命地向外冲,门口的大汉一伸手拦住了他,孝子满脸焦急,拼命挣扎,可是区区顽童又如何摆脱一个成年壮汉的执肘,那孝急了,突然张嘴就在大汉手臂上狠狠咬了一口,大汉剧痛之下一缩手,他终于趁机冲了出来,奔向大街上那名垂死的少女。

    少女奄奄一息的看着奔过来的小小身影,眼中露出欢喜和担心之色,勉强的伸出一只满是鲜血的手掌迎向自己的弟弟。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怒骂一声,接着尖锐的破空声响起,那孩子急速奔跑中的小小身子突然一阵扭曲,就像被突然截断的甘蔗一般,噗通一声,重重的倒了下去,背后脊椎,竟然被隔空一拳生生打断!一声不吭,便已没了呼吸,尸体在地上滑行了几尺,双眼怒突,一只手向前伸着,但距离自己的姐姐的手掌还有半尺之遥。

    这半尺之遥,竟然就是这姐弟两人倾尽生命也无法跨越的距离!

    小童竟走在垂死姐姐的前头?!

    少女悲愤的狂嚎一声,努力的向弟弟小小的身躯爬动,却只勉力挣扎了两下,就再也挪不动了,死死地瞪着她那曾经美丽的大眼睛,终于眼中神光涣散,却仍不肯瞑目,呼吸虽已停止,但纤细的手掌依然依然固执的伸向弟弟的方向……

    “啪”一声小小的响动,少女怀中一枚破旧的铜钱从怀中掉了出来,沾着地上姐弟两人的血迹,滴溜溜的滚动着,竟然滚出了好久,在夜尘的脚边一歪,无巧不巧地靠在了他的鞋帮上,停住不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