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以修罗之名
    ,!

    第十三章以修罗之名

    “作孽啊!这是这个月第几个了?唉,这俩孩子真是可怜啊。”一个路人低低的自语着,摇了摇头,然后赶紧遁走了。

    “这本来就是人家买来的奴才,自家惩罚奴才算什么作孽?”一个贵族不以为然的嘀咕着,甚至还以厌恶的目光看着地上姐弟俩的尸体。

    还有好多人脸上露出怜悯之色,目中隐有愤怒之意,却也不敢说话。一个个眨眼间走得干干净净,密密麻麻的大街行人,居然瞬间就消失了。

    “畜生!”杨肖平听见声音转过身来挤过人群的时候,这一切已经再也无可挽回了!不由得勃然大怒道:“对这样小小的孩子也下这般毒手,你们还有没有人性?有没有王法公道!”

    门口几个大汉正一脸狞笑的看着面前自己亲手制造的这一副血淋淋的景象,心中甚至有些邪恶的快意。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有人会公然站出来指责!这对于他们来说,可是一个已经许久没有的事情了。

    “不开眼的家伙,少管闲事!滚回家去吃你的奶去吧,再敢唧唧歪歪,老子让你和这两个贱货一般下场!王法公道?你也不去打听打听,在这西岭城中我们黄花堂就是王法,我们就是王法!”那被咬了一口的大汉瞪起眼睛,狞笑着。

    杨肖平今天身穿着一件洁白的道袍,这样的打扮虽然不会被人当成贫民,但比起四周贵族那五颜六色的华丽打扮来说,确显得十分朴素了。

    “好胆!”杨肖平一扫之前吊儿郎当的样子,有些怒不可遏地吼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居然如此草菅人命!你们真当没有人敢管吗?”

    这个时候,夜尘却在低着头,看着脚下那枚被鲜血染红的铜钱怔怔的出神,这一刻,心中杀机暴涨,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突然冲上了心头!

    这一枚破旧的铜钱,就借着那么微弱的震动,无巧不巧地穿过好几人的脚边,沾在了自己的鞋上!是请求?亦或者是天意?

    冰冷的杀意在心中不断地沸腾,夜尘的表情却异常的冰冷,正如他所说的:修罗从来不会救人,只会用杀戮收割别人的生命!

    缓缓俯下身,夜尘异常小心地捡起了那枚血红的铜钱,合在手心里,低声道:“放心的去吧,你们的怨恨我已收到,我会送他们去陪你们,以修罗之名。”

    慢慢抬头,看着那炫目的“黄花堂”三个字,夜尘的眼睛慢慢的眯了起来,眯起的眼睛中闪过一缕猩红的光芒,体内的杀气不断地翻涌,四周的温度在这一刻都仿佛降低了好几度。

    我不知道这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故事,我也不需要知道这少女是什么人,我更不需要知道这个黄花堂在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存在……

    我只知道,我现在渴望杀戮。

    正如夜尘所说的,他或许真的很冷血,因为他从来没想过拯救那些陌生人的生命。但,也正因为他的冷血,他同样不介意送某些人下地狱!

    他是修罗,注定行走在杀戮的路上!当有碍眼的人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就会出手!

    ————————————————

    杨肖平正打算冲上前好好教训一下对方,突然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手的主人是——夜尘。

    “怎么了,大哥?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下,这个混蛋竟然……”杨肖平回过头来,奇怪的问道。

    “好了,省省你的口水吧。你就算说破了天又有什么用?他们如果真的讲人性道德,就不会这样公然杀人了,你没听他们说吗?他们就是王法!”夜尘的声音很平静,完全听不出任何的感情波动。

    “那也不能就这么放过他们啊!”杨肖平断然道。

    “好了,对付这种人我比你有经验。你不是叫我‘大哥’吗?今天就让大哥给你示范一下,如何应对这些人!”夜尘的眼睛微微眯起,视线仍然直视着杨肖平,面色丝毫未改,甚至连眼神都没有一丝波动,右手直直地向一旁刺去,只听一声闷哼,那走来的大汉被他五根手指生生的插进咽喉,夜尘手一紧,一握,咔嚓一声,将他喉骨握地粉碎!

    这大汉被杨肖平一句“王法”激起了凶姓,大踏步地走上来要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贱民”,谁知道刚刚走近,就被夜尘干净利落地当成了示范对象。

    “对这种人,要么就干脆不理他们,要么,就……”夜尘神色自若的拔出手掌,在大汉的尸身上动作优雅的抹了抹血,依旧没有回头,顺手轻轻一推,大汉的尸体扑通一声落地,夜尘这才慢条斯理的说了下去,“……就将他们全部杀掉,赶尽杀绝!”

    大汉倒地的尸体双目惊诧的瞪大着,却正好倒在了那女孩满是仇恨的眼睛前方。或许他到死都没有想到,死亡来的如此突然,而这只是因为他的举动让夜尘觉得碍眼了。

    那一个沾染了鲜血的铜钱,就是他这条命的代价!

    不,他还不值那一枚铜钱,因为修罗的步伐尚未停止,还有很多的人命,会因这一枚铜钱而消失!

    虽然连这女孩自己到死也不会想到,杀死自己的仇人会如此快的死去,更不知道自己竟可以用一枚铜钱而莫名其妙地雇佣到一个修罗!但她若是泉下有知,必会含笑九泉!

    “……”杨肖平看着夜尘出手杀人,面不改色,不由得有些无语,“大哥你……还真是杀伐果断啊!”

    “杀伐果断?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我可是修罗啊,那些大道理什么的我可是完全不懂,对于我来说,解决事情最简单也最快捷的方法,唯有杀戮而已!”背后杂乱的脚步声响起,夜尘头也不回地答道。

    “大哥你这还真是够理直气壮的……不过,意外的不反感就是了。”杨肖平沉默了一会儿,随即叹了一口气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