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黑暗
    ,!

    第十五章黑暗

    等到夜尘最后打开了最后一个密封的房间时,一股难以言喻的刺鼻气味扑面而来,屋内的情景,更是看得杨肖平怒火中烧,甚至都在后悔刚刚为什么没有主动出手去揍那三个家伙,害得现在连泄愤的沙包都没有了。

    这个狭窄的房间里,堆放着一个个的大坛子,大坛子坛口处,竟是一个个面黄肌瘦的头颅,“啪”的打碎一个坛子,杨肖平禁不住睚眦欲裂!

    呈现在杨肖平眼前的,这个被囚禁在坛子里面的人的下半身,早已经是严重的扭曲畸形,腰部以下,从小腿到大腿伸直了也只不过不到两尺的光景,手臂也是畸形的,看样子,已经不知道在坛子里过了多久。

    只露出一个头吃喝,甚至于便溺也全部在里面……这些人只剩下眼睛还在闪光,还在乞怜地看着自己二人,却是嘶嘶的发不出声音,仔细一看,原来他们的舌头早已被割去……

    “这就是‘人彘’,这些人将一些没有资质也没有培养前途的孝子,就养在这里面,等他们慢慢的身体变形扭曲了,然后高价卖出去给杂耍团,杂耍团的人再利用这些畸形人博取人们的同情心敛财……”夜尘只看了一眼,就别过头去。

    “这群人渣,真应该千刀万剐!”杨肖平忍不住一阵暴怒,“如此恶毒的行径,这群人渣究竟是有多么的恶毒的心肠,才能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

    “先是将无家可归的孝子收进来,然后将部分资质较好的训练成工具,样子出色的部分进行调教,男童被训练成**,女童被调教成记女,至于形象不怎么出众的则训练成犬奴,再剩下来实在不堪造就的就只有变成了眼前的畸形!在这地方的每一个人,都在参与这个工作!对于他们我唯有杀戮,只有死亡才是他们唯一的归宿!”

    夜尘微微点了点头,转过身看向了门外,直到现在那一群少男少女才终于摆脱了初始的畏畏缩缩,终于大着胆子捡起地上的金银,纷纷一个个向着自己两人磕头,然后奔出门去……

    “看来这个世界还真是黑暗的很啊,一个边境小城尚且如此,这个世界之中,似这等所在,虽不能说比比皆是、随处可见,却也绝不在少数!顶多是不像这里这样明目张胆罢了。”夜尘长叹一声,他终究不是真的无情,不然之前也不会出手了。

    远处已有马蹄声如雷震耳,正快速向着这里逼近。

    “前边那些少年少女尚可自由行动,逃生有望,可眼前这些人,却又如何是好?大哥你有主意吗?”杨肖平自然也听到了远处的动静,可是眼前这数十个身在坛中身躯畸形的孩子,却是目前的一大难题;带是肯定带不走的,但若是放任他们留在这里,又势必会继续维持这凄惨的命运。

    “好主意?哪里会有什么好主意!眼前这些人,舌头没了,耳朵也被刺聋了,手脚完全畸形,终生恢复无望……他们早已经被摧毁了人生所有希望,对他们来说,生存已经是一种酷刑,生不如死!”夜尘叹息一声。

    “你的意思是……”杨肖平一听,顿时明白了夜尘的意思,不禁愕然震惊道:“不行!这绝对不行!他们已经够可怜,难道我们还要剥夺他们的仅余的一点生命?”

    夜尘转过头来,“不然你还想怎么办?他们现在这个样子,活着才是最大的痛苦,如果你觉得不该结束他们痛苦的生存,那么就让他们继续痛苦下去吧c了,时间也已经不早了,镇守这座城镇的卫兵估计也快到了,如果你不想正面对上他们,咱们还是现在就离开为好。”

    “……”杨肖平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终究还是下不了手,最后眼光复杂的看了一眼这些在坛中生活的人,那一双双死灰般的眼睛,终于一狠心,跟在夜尘的身后,消失在了这罪恶的院落之中。

    几乎是两人刚刚离开,守城的兵马就包围了整个黄花堂,接着人声嘈杂,大量的士兵涌入了黄花堂……

    “大哥,你说我是不是太优柔寡断了?我明明知道那些人就算活着也只会是受苦,但是我就是不敢杀他们,不想剥夺他们最后的生命。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可以像你学习,狠下心来,他们是不是就可以就此脱离这痛苦的人生了?”路上杨肖平面色凝重,完全没有了平日的嬉皮笑脸。

    “你也不必自责,你的做法不过是人之常情罢了。况且你又不是我,我的心性实在是太过于嗜杀了,在很多事情上都只会用暴力解决问题,你完全没有必要向我学习。”夜尘面色始终平淡如水,冷冷地笑了笑,脚下的动作却丝毫不停。虽然只是第一次来这座城镇,但凭借自身灵敏的直觉,夜尘还是很轻松地避过了那些巡查的士兵,来到了一个较为僻静的地方。

    “噫,原来大哥你也知道自己嗜杀啊?我还以为你不会承认呢。”听到夜尘这么说,本来还面色沉重的杨肖平顿时换上了一副惊奇的样子,仿佛才看出夜尘的为人一般。

    “你这个臭小子啊!”对方的表情实在是太过欠揍,夜尘实在忍不住赏了他一个爆栗,“我嗜杀咋了?我可从来没有否认过这一点,再说我可是修罗啊,修罗嗜杀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吗?我又不会去杀那些手无寸铁的平民,我只杀我认为该杀的人。”

    “好吧好吧,咱们不说这个了,说点其他的吧!”杨肖平摇了摇头问道,“大哥你觉得之前逃走的那些人,能顺利逃脱吗?”

    “逃脱?就凭他们?不是我小看他们的,但若是单凭他们自己,恐怕能成功逃脱的少之又少。”

    “那你为何还……分给他们钱财?”杨肖平有些不解。

    “只是为了他们能够买点东西吃,或者让脑筋灵活一些的走的更远一点而已。”夜尘微微一笑,“我们终究只是两个路人而已,就算想帮他们也只能帮到这里,至于能否成功逃生,就看他们各自的本事了。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弱肉强食,机会咱们已经给他们了,能否抓会,就看他们自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