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找死?
    ,!

    第二十七章找死?

    作为杀手,戈兹奇是绝对不会放过这种机会的。虽然这种手段并不光彩,但他并不介意。

    就在大家眼睁睁地看着夜尘即将被一刀两断的时候,夜尘忽然伸出了一根手指,看也不看的朝后一抵。

    恰在这时,村雨带着犀利的刀光一闪而至,却是恰如其分地砍在了夜尘的手指上。

    叮!

    同样诡异的一幕又一次发生在了戈兹奇等人的眼前。

    只见戈兹奇的帝具村雨,在夜尘的指尖停滞,而夜尘的手指却连表皮都没有蹭破。

    戈兹奇整个人都不好了,这还有完没完了?自己拿的真的是帝具村雨吗?确定不是什么小破刀吗?怎么这俩人自己一个都砍不动啊?

    其实这倒是戈兹奇自己想多了,论实力夜尘确实甩了杨肖平好几条街,但是论防御力……夜尘尚且还达不到杨肖平那样刀枪不入的程度。他单指接白刃只是凭借着绯魄手甲才做到的。

    在戈兹奇震惊之时,夜尘却已反手将那长刀握住,只是轻轻一扯,便将长刀拉向了自己这边。

    然而让夜尘意想不到的是,这戈兹奇倒也有几分本事,以夜尘的力气,就算十个戈兹奇也不是对手,但戈兹奇的手却还是死死地抓住刀柄不放,那条手臂在夜尘的拉扯下,直接扭曲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

    “哇,这人的手臂好厉害,竟然能拉这么长,跟拉面一样。”杨肖平一脸“惊讶”的叫道。

    夜尘也微微愣了一下,“居然能将身体扭曲成这种样子,看来这个世界的训练方法也确实有可取之处。”

    戈兹奇面色惨然,接连的失败几乎将他的自信心彻底击溃,如今偷袭更是被夜尘抓了个正着。

    “你说,你这不是找死吗?”就在戈兹奇满心恐惧之中,夜尘忽然笑着问了句,他的嘴角微微上扬,说话的语气不轻不重,但是在戈兹奇听来偏偏就有一种震慑人心的感觉,这一刻,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作为杀手教官的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心里对一个人产生如此大的畏惧。

    看着眼前的夜尘,戈兹奇本能地后退了一步,连握紧村雨的手都松开了,然后才脸色苍白的从喉咙里挤出来几个字,“饶……饶命……”

    “呵呵呵,机会我已经给过你了,是你没有好好珍惜,现在……去死吧!”

    夜尘轻轻伸出手在戈兹奇的心口上拍了一下,伴随着猩红色的光芒一闪而逝,戈兹奇立刻发出了凄凉的惨叫,鲜血从他的口中流淌而出,其中参杂着不少内脏的碎块。

    “扑通”一声,戈兹奇直挺挺的倒在地上,身体表面没有任何的伤口,但他却已然死去。

    “不要!”见戈兹奇突兀地倒在地上,波尼顿时露出了撕心裂肺的声音。

    其他人见此情景脸色俱是一变,筑紫的表情更是几乎凝固,她没想到自己刚才的一番劝止,反而让戈兹奇走上了灭亡之路!

    她知道这不是夜尘的错,但戈兹奇毕竟算是她的父亲,不管他做了什么错事,他都是她名义上的父亲,这一点无法改变,这一年来的养育和教导之恩,更是无法改变。

    夜尘扭头看了筑紫一眼,又看了看赤瞳和其他人,目光始终是平静的。

    对于夜尘来说,杀死戈兹奇并不是什么值得顾虑的事情。杀了也就杀了,杀人对于修罗来说从来都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既然对方胆敢偷袭自己,那么就应该有被杀的觉悟,死了也只是技不如人而已,对此他不会有丝毫的愧疚。

    夜尘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即将目光放在了手中的帝具村雨上面,手指轻轻地抚过刀刃,他能感觉到在这把刀中蕴含着一股诡异的能量,而这股能量,让他十分熟悉……

    “这把刀叫做村雨,是一把妖刀,据说被这把刀斩到的话,伤口上便会染上咒毒并迅速致死。因为这种咒毒在这个世界无法治愈,所以也有‘一击必杀’之名。”卡到夜尘在打量着村雨,一旁的杨肖平很贴心的解说道。

    “咒毒……一击必杀吗?”夜尘看着手中的村雨,忽然脑海中本能地闪过了一个念头,紧接着夜尘便直接用村雨在自己的胳膊上划了一刀。

    鲜血顺着伤口流淌而出,同时一道道暗红色的诡异纹路顺着夜尘的胳膊以惊人的速度蔓延开来。

    “哇,大哥你不是想不开吧?我都告你了这把刀很危险了,你怎么还没事割自己玩?这这这……要不截肢?”看到夜尘这么做,杨肖平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焦急的叫道。

    “好了,别大惊小怪的,我只是想起了些什么,所以想要试一试罢了。”夜尘倒是很淡定,只是静静地看着手臂上的暗红色纹路快速蔓延向自己的胸口,却没有做出任何的动作。

    “哈?就算想起来了,大哥你也不能拿命去试啊?!大哥你是不是脑子瓦特了啊?”

    “去你的,你才脑子瓦特了。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这个东西对我确实没什么用。”夜尘摆了摆手说道。

    似乎是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夜尘开始催动体内的血煞之气,伴随着猩红色的血煞之气一扫而过,夜尘身上的所有暗红色纹路尽数被逼出体外,最终在夜尘的手心处凝结出了一滴暗红色的小水滴。

    看着眼前的水滴,夜尘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一幕幕片段,在记忆片段中,他身处于烈火之中,面前立着一块铁锭,而他正拿着一把烧的通红的铁剑,不断地用铁锤敲打着……

    镜头一转,铁剑已然打造完成,这一次夜尘正拿着一把细小的刻刀,运起血煞之气不断地在铁剑的剑柄、剑身上雕刻着,一道道暗红色的纹路在刻刀下诞生……

    镜头再次一转,此时雕刻已然完成,之前光滑明亮的剑身上出现了一串血红色的符文,符文隐隐闪烁着猩红的光芒,整把剑都给人一种嗜血的感觉。

    夜尘伸出手指轻轻地在剑身上一弹,长剑立刻轻微颤动了起来,发出了悦耳的长鸣,伴随着剑鸣声响起,剑身上猩红的符文缓缓隐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