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安宁教教主
    第二十九章安宁教教主

    从森林出来后,夜尘看到了陇北城五米高城墙。城门的门口人群攒动,有很多身穿破烂衣服、面色枯瘦的贫民们成群结队从北方流浪到西北中心的陇北城!

    终于看到了城镇的踪迹,杨肖平自然是十分高兴。但看到这座比之前那座西岭城还要落魄几分的城镇后,他仿佛被浇了一盆冷水一样,这个世界实在是太落后了,和现实世界根本没法比的。

    跟着蜂涌的人潮后面从北城门挤到了城镇,夜尘发现位于城镇中心的广场仿佛发生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不断地有着贫民拖家带口向前聚拢着。

    为了解开疑惑,夜尘带着杨肖平跟了上去察看。

    原来在广场中心,有个非常俊美、留着及腰长发的男子正免费帮助贫苦百姓们治疗!他的额头有个十字类型的胎记,明亮清澈的眼眸竟然没有一丝杂质,脸颊始终带着柔和的笑容!他修长手指散发出淡绿光芒,轻轻接触着化脓严重的伤口。惊奇的一幕出现了,只看到深可见骨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这是……危险种的气息?一个人类的身上竟然散发着危险种的气息……是我感知错了吗?”夜尘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奇,眼睛里也出现了几分感兴趣的神采。

    “大哥你放心吧,你没有感知错!因为这个人本来就是……人类和危险种的混血儿!”杨肖平嘿嘿一笑,解释道。

    “人类和危险种的混血儿?难道……原来如此,以这个世界黑暗的社会来说的话,这种情况倒也不是不可能……”夜尘稍微思索了一下,顿时就明白过来了。不过,这个男子要真的是人和危险种跨种族生出来的杂种的话,便也可以解释他为什么会拥有那种的诡异能力和几分危险种的气息了。

    ————————————————

    看到广场周围的气氛倾向于微妙,夜尘顺口地对着身旁一个眼露狂热的中年妇女问了出来:“请问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似乎因为夜尘的穿着和气度,中年妇女小心地回答道:“回贵族老爷,他是我们安宁教的教主大人。因为心地非常善良,经常会在各地帮助老百姓免费治病,所以得到了很多人们的拥护!”

    “对,教主绝对是上天的神灵派下来的救世主,我们很多人一直从北面跟着他来到了西北的陇北城呢!”另一个中年男子敬仰地说道。

    “教主他真的很怜悯我们百姓的,因为两年前北部异民族的叛乱,导致了国境内十几万村民的伤亡,甚至有些遭受到了灭族的灾难!但教主他二话不说,直接启程前往北部的战乱边境,企图用自己的力量来挽救更多的生命。然后直到去年三月帝国出兵征伐北方的异民族,教主才从北面迁徙回来到了现在的陇北城。”

    “唉呀,只怪北方的异民族太强了吧,听说他们有个名叫努马·塞卡的王子。年纪只有十八岁,但手中持枪时从无败绩,而且拥有可怕的局势谋略!传闻他提出了用自国的要塞都市为据点的作战计划,所以两年前他们才会出兵侵略我们帝国!”

    “虽然帝国的兵力会暂时使得他们没敢乱来,但小乱几乎不停。我们很多百姓只能离开战乱的北方。多亏了有教主,有了他在,方能安然无恙带领我们穿梭出危机四伏的森林。”

    看到有人开始讨论后,周围不断地开始了窃窃私语,几乎清一色全部赞扬歌颂他的美德,赞扬他的伟大!

    最后一大部分人先后自愿成为了安宁道的教徒,好像从只有几十人的教徒不断地日益壮大着。

    而从他们贫民的谈话,夜尘能简单从他们的嘴里明白了很多信息,比如说自己所在的世界目前北方正在发生战乱,如同天朝古代的历史遭受着异民族的侵略战争!

    夜尘稍微惊奇地看向了安宁教的教主,正好和他古井无波的眼眸碰撞,然后夜尘就感觉到一股精神力向自己直射而来。

    这股精神力很弱小,并不具备攻击性,只能起到轻微的探查敌意的作用。

    不过纵使这样,夜尘也并不打算任凭这股精神力探查自己,只见他眉头一皱,眼中红光一闪而逝,顿时将这股精神力泯灭掉了。

    伴随着精神力的泯灭,教徒们发现自己一向古井无波,温和待人的教主脸色忽然一白,表情更是少见的愣住了。

    许多人顺着教主的目光一看,从而发现了鹤立鸡群的夜尘。他那深邃而冰冷的血瞳,竟然隐隐带给他们一种恐惧的感觉。

    他脸上的微笑虽然略带温和,但不知为何却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萧煞森寒!天啊,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给人的感觉如此的恐怖!

    可惜夜尘并没有回应他们心中的问题,短暂的停留之后,便和杨肖平离开了城镇的广场。准备找个最好的酒店住一晚,然后明天买辆马车直接前往帝都。

    帝国存在着千年文明的古国,所在的世界中最强盛的国家。唯一可与其匹敌的只有西方的(罗马)异民族的王国。而南方诸岛和北方冻土则相对落后,东方的岛国“日本”则为未开化的荒地!随着夜尘逐渐知晓了帝国历史后,他就忍不住吐槽着帝国的背景根本按照天朝秦朝到唐朝间间的古代历史杜撰出来。

    唐朝存在于公元618年—907年的时期,从始皇嬴政第一任皇帝开始算,和现在的帝国似乎存在了几乎千年的时间。加上和隋朝相同的大运河,聂空想不怀疑都难啊!至于帝都位于版图的中央,应该能换成长安洛阳。

    它存在了千年的时间,如同世间一切会衰老的事物,垂暮的它正不断地老化而腐烂着。夜尘一路向南,对于帝国的黑暗和腐朽了解深了一层。

    虽然如此,但繁华宏伟的帝国的帝都仍然会吸引着帝国全国人民,甚至周围的异民族们从小仰慕地帝都贵族们奢华的生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