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擂台赛
    第三十七章擂台赛

    高台的对面,两个负责维持斗兽场秩序的卫兵看着高台上的艾斯德斯和娜洁希坦,窃窃私语着。

    “艾斯德斯将军和娜洁希坦将军真的好美……好像是女神降临到凡间一样……要是我能娶到哪怕只有两位将军十分之一美貌的女人,我也心满意足了。”一名卫兵面色绯红,一边遐想,一边对着同伴说道。

    “别做梦了,艾斯德斯将军可是帝国最强的女战神!娜洁希坦将军曾经未参军的时候,更是被无数王族和将军追求的超级大美人。像你这样的傻瓜,一万个也配不上啊!”另一名卫兵踹了一脚遐想的同伴,不屑地说道。但他的目光也是久久落在远处交谈的艾斯德斯和娜洁希坦身上。

    艾斯德斯就不说了,一头冰蓝色的长发配上完美无瑕的面容,再加上凹凸有致的身材绝对是让人垂涎欲滴的大美人,不过可惜的是她那霸道的气质以及无敌的实力让绝大多数人都望而却步,根本不敢有任何桃色想法。

    而娜洁希坦就不同了,一头贵族式的银白色头发扎成一个小辫垂在后肩上,身上黑色的戎装也无法遮住她几乎完美的身材,配上仿佛一汪清泉般美丽的眼眸和牛奶般细腻的肌肤。

    娜洁希坦入伍之前就曾经被誉为帝国第一美人。如今入伍之后,虽然身上的戎装和刻意绑起来马尾辫遮掩了她几分柔美,却也为她增添了一抹英气,她依旧是人气极高的女神。

    就在两个士兵遐想的时候,下方的比赛也正式开始了。

    斗兽场的高台之上,负责主持这次武斗大赛的裁判大步走上前来。

    “咳咳,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负责这次大赛公正的裁判夏古尔,嗯,也算是半个主持人吧。”伴随着裁判的话语,原本嘈杂的现场终于缓缓安静了下来。

    “这次武斗大赛的原因想必各位应该都很清楚,我就不再进行复述了。为了节约时间,客气话、鼓励的话我也不多说了,直接说这次比赛的流程和规则吧。”裁判看来应该是军队出身的军人,直接干脆的略过了所以寻常比赛都有的开场白转而直接进入了正题。

    而随着裁判的话语,台下所有的参赛者全都屏息凝视,开始仔细聆听规则。

    毕竟这次武斗大赛可谓是关系到了他们的前途,能不能成为帝国将军的亲卫,借此机会一步登天,就看这次比赛了。

    不过这跟夜尘倒没有什么关系。

    “能被诸多势力推举出来,参加武斗大赛,想必各位肯定也都有着各自的能耐,未来极有可能担任校官,甚至拥有担任将军的才能。不过……这次大赛是为了给艾斯德斯将军和娜洁希坦将军选拔亲卫的,不是说你天赋高就可以担任的,实力才是主要的因素。”

    裁判似乎有些接不下去了,咳嗽了两声,继续说道,“咳咳,抱歉,我话有些太多了,还是直接进入正题吧。这次的选拔赛,我们将其分为两个阶段。”

    “首先,第一个阶段是守擂。我们在这个斗兽场中总共设置了八个擂台,这八个擂台将会分别选取八位选手进行守擂,其他人可以挑战,挑战次数不限,总之就是胜利者留下守擂,失败者下场,就是这么简单。只要有人成功连续守擂八次,那么这个人便是那个擂台的晋级者。”

    “晋级者的名额总共有八个,也就是每个擂台可以晋级一个人,总之机会有限。擂台战的规则几乎没有,并且允许杀人,只要将其中一方打下擂台或者不能战斗,便算胜利。好了,规则就是这样,现在开始抽取各位的编号,这会决定你们是在哪个擂台进行选拔。”

    说完这些话之后,裁判便走下了场,也象征着武斗大赛总算是拉开了帷幕。

    夜尘跟着其他人一起上台去签了一份生死契约,领个一个编号,这才晃晃悠悠,不急不缓地赶往自己的那个擂台。

    夜尘被分配到了四号擂台,待到他来到擂台旁的时候,擂台赛正好已经进行五六场,气氛正浓。擂台上,一个男子昂首挺立,他已经连续四次挫败了对手,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眼看自己距离晋级已经不远了,心中不由得一阵得意,有些轻狂地说道,“还有谁人赶来,与某家一战?!”

    这次来参赛的人本来就是被权贵们精挑细选来的,都是心高气傲之辈,如何能受得了这人的狂妄?当下便有一个黑衣男子,飞身而上,落在擂台之上,男子长得颇为雄壮,络腮胡子,看起来约为三十来岁,手中拿着一柄鬼头大刀,大刀横在身前,冷哼道,“就让大爷我来会会你这个小白脸!”

    擂台上那男子不屑一顾的一笑,挥剑便与黑衣男子激战了起来,

    “砰砰砰!”刀剑相撞,接连发出一阵阵金戈之声。

    黑衣男子一柄大刀大开大阂间,舞得密不透风,每一刀都仿佛带着力劈华山的沉重之势,让人喘不过气来,台下登时响起了一阵喝彩声。

    不得不说是夜尘花钱贿赂过的,知道这个时候招募处的那个军官依旧跟随在夜尘身边,此时看见台上二人的战斗,不由得问道,“夜尘,依你之见,台上两个人谁会得胜?”

    “哦,你觉得谁会胜利呢?”夜尘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

    “我觉得应该是那个用刀的大汉吧,我看他现在几乎是压着对方在打,估计快赢了吧。”军官答道。

    夜尘却摇了摇头,否认道,“那可未必,你看那个大汉刀势正旺,便以为此人会胜,却没有看到那个男子虽然看似狼狈,但是却守得滴水不漏。我估计那个大汉久攻不下,最初的势头只要过去,便是那个男子反攻的时候了。”

    “哇,不是吧?这你也看得出来?”军官微微一愣,其实说实话,他并不看好夜尘,毕竟在他的眼里,夜尘估计是某个贵族家的公子,想要当个兵玩玩的,帝具想必也是家里长辈送的。可如今听夜尘这分析的头头是道,他也不禁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