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杀戮本能
    第四十一章杀戮本能

    看到夜尘的攻击如此来势汹汹,挡下攻击的恶灵也迅速展开了反击,只见黑风阵阵,杀气腾腾,恶灵手中的黑铁棍抡起千钧之力,好似一条蛟龙缠绕而上,又似猛虎下山般威猛霸道,一轮急攻下来,试图将进攻权抢回了自己手中。

    不过夜尘虽然看似落入了下风,但手中的村雨却是舞得滴水不漏,将恶灵的挥出的棍影一一化解。

    两人目前算是斗了个旗鼓相当,不过恶灵刚才的一阵穷追猛打,虽然凌厉异常,但却并没有什么效果,而等到他气势略微开始减弱的时候,夜尘终于开始发力了。

    “喝!”

    夜尘一声断喝,声音如洪钟一般,震得擂台之下的众人气血翻涌,恶灵的攻势也为之一滞。

    夜尘抓住这个机会,一剑刺出,声若惊雷,向着恶灵的胸腹刺来。

    夜尘这一击急若流星,一剑化出重重剑芒,剑芒霜寒,恶灵已是无所躲避,当下也是一狠心,便抡起铁棍如雷霆般当头砸下,直向夜尘的面门,意图攻其必救。

    然而夜尘却猛然跨出一步,整个人不退反进,瞬间欺身而上,长剑斜掠,直指恶灵的咽喉。

    恶灵心中一惊,一声怒吼,硬生生地收回铁棒,整个人向后倒去,堪堪躲过了夜尘攻击。却不防夜尘竟趁此机会全身贴了上来,身子微微一转,肘尖仿佛一柄利剑一般,向着他的咽喉刺来。

    恶灵吓得连忙躲避,但夜尘此时全身上下都仿佛化作了杀人兵器,手、脚、肩、肘、膝盖……每一个部位都仿佛一件杀人兵器,所攻之处皆是人体致命的弱点……

    咽喉!心脏!脑干!尾椎!眼睛!甚至下阴致命之处!

    其招式之凶狠让观众席上的很多人都看得心惊胆战,不过绝大多数外行人虽然感觉心惊肉跳,但对于他们来说也就是仅此而已了,毕竟他们也就是看个热闹。

    可对于艾斯德斯、娜洁希坦这些纵横沙场的将军来说,夜尘的攻击虽然看似很普通,但却招招致命,一旦被打中了非死即残。

    而且如果只是一招两招也就罢了,一般人稍微集中点注意力也能做到。但最可怕的是夜尘几乎每一次动作都是这样致命的攻击,没有丝毫的犹豫,这也可以看出这样进行攻击几乎可以算是他的本能反应了。

    甚至不用思考,不用考虑,夜尘每一次攻击都是在冲着敌人的要害部位攻击,每一击都是置人于死地的致命攻击!

    杀人,已经成了本能!

    这得杀多少人才能磨练出来这样的本能反应?

    娜洁希坦简直都不敢想下去了。

    见惯了军中骁将,见惯了沙场搏命,更习惯了血腥杀伐。经历过无数冷血杀人的刺杀,也接触过帝国中许多杀手的娜洁希坦,经历了大大小小数百场战争,杀人无数的她,却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可怕的人物!

    这简直就是一个怪物,一个为啥杀人而存在的怪物!杀戮已成为他的本能,杀人技巧几乎融入了他的神经反射之中!

    “这家伙究竟杀过多少人?!”带着这样的想法,娜洁希坦将目光移向了身边满脸兴奋的艾斯德斯,她似乎得到了一个答案,“肯定比艾斯德斯还要多得多!”

    因为就连艾斯德斯也做不到杀戮溶于本能,因为艾斯德斯主要享受的是战斗,平时甚至会因为对方潜力不错而放对方一马,所以艾斯德斯永远也达不到像夜尘这样的恐怖杀戮本能。

    在娜洁希坦的正下方,另一个观众席上的人也正满脸兴奋的看着夜尘,那是一个带着单边眼睛的光头,平平无奇的脸上带着些许残忍的微笑,可以看出应该是一个杀人如麻的人。

    这个人正是帝国情报部门下属暗杀部队强化组的组长比尔,在戈兹奇死后他更是一跃成为了整个暗杀部队的长官。

    不过升官并没有带给比尔任何的好处,因为失去了戈兹奇之后,精英暗杀组的训练任务也落到了他的手上,而对于这些精英的训练,比尔感觉很苦恼,因为他找不到适合担任教官的人选。

    不过在他看到夜尘的比赛后,尤其是夜尘那充满致命和杀意的招式后,他好像看到了一个绝佳人选。

    “不过,该怎么把这个家伙从艾斯德斯她们那里要过来呢。真是个头疼的问题,以这个叫夜尘的实力来看,艾斯德斯她好像不太可能会愿意放手啊,真是头疼”。比尔在心中盘算着,思考着该用什么手段问艾斯德斯要人。

    另一边,在夜尘连续不断地攻击下,终于恶灵的脖子被夜尘扭断,他的身体扭曲的倒在地上。

    其实以夜尘的能力就算他瞬杀这个恶灵也是可以轻松办到的,但出于一时兴起,他并没有使用体内的煞气,仅仅是凭借自身的招式和恶灵对战。

    不过纵使是这样,以夜尘远强于恶灵的身体素质,想要取胜也不是太麻烦,但麻就麻烦在这身体并不是恶灵自己的,对于自己的这个身体恶灵可谓是毫不珍惜,为了躲避或者抵挡夜尘的攻击,恶灵几乎是强行控制的这具身体几乎大部分关节上都有了不小的扭伤,这要是换个普通人早就动不了了,但在恶灵的控制下这具身体却可以以几乎扭曲的方式继续战斗。

    不过,总算是完了……吧?

    一旁的裁判看了看倒地后几乎没有生息的恶灵,又看了看毫发无损的夜尘,随即准备上前来宣布胜利结果。

    不曾想夜尘却伸出手拦住了他,随即在他疑惑的目光中看着地上恶灵的“尸体”,冷声道,“怎么,你还不打算起来吗?如果你要是在不打算动真格的,那么你的性命我便就此收走了。”

    说罢,夜尘作势向前走去,而就在这个时候,地上本来毫无声息的尸体却再次站了起来。

    此时的恶灵浑身冒着淡淡的黑雾,残破的身躯以扭曲的姿态重新站了起来,他用他那惨白的眼瞳盯着夜尘,口中发出扭曲而嘶哑的声音,“真是麻烦,你就不能等他被我夺舍了再打吗?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似乎也挺享受和我战斗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