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懒惰的小杨子
    第四十七章懒惰的小杨子

    自打“武斗大赛”结束之后,夜尘的日子可谓是清闲的不得了,每天定时出门搜寻一下其他恶灵的情报,在宅院里进行一下必要的修炼,剩下的便是无所事事的呆在宅邸里,偶尔研究一下自己刚刚“记起来”的血煞魔纹了。

    军事部那里夜尘是不打算去了,反正之前去参军也只是为了猎杀恶灵,而如今目的已经达到了他自然也没必要再去军营了。

    不过令他有些奇怪的是,虽然是他不打算去军队了,但帝**方竟然真的没有再来打扰他,就仿佛忘记了他这个人似的。

    这还真是有些奇怪呢,毕竟以夜尘那天的战绩,不说别的光是战胜艾斯德斯这一条,想必应该就会引起不少帝国高层的兴趣,各种拉拢讨好的烦人事情应该是络绎不绝的。

    然而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这让夜尘在庆幸的同时也不禁有些纳闷。

    不过转念一想夜尘又有些释怀了,这应该是艾斯德斯那个女人干的好事吧?想想也是,以那个女人高傲的性格,恐怕是不会放弃将夜尘收入麾下的想法的,更不会允许其他人插手她的猎物,有她的存在,其他人自然也不敢贸然行动了。

    正所谓有人欢喜有人愁,夜尘不需要去军队了,杨肖平的好日子自然是到头了。

    身为资深死宅男的他,在夜尘想方设法狩猎恶灵的那几天简直是悠闲到上天了,每天都宅在家里过着吃了睡睡了吃的日子,虽然没有电脑或者手机,但总比最开始跟着夜尘到处溜达来的清闲,反正家里的各项事务都有女仆负责,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然而随着夜尘抓捕恶灵结束,下一个恶灵的线索又断了情况下,杨肖平的苦日子终于来了。

    每天一大早就被夜尘从暖和的被窝里强行拖出来,强行拉着他在帝都的大街上四处巡视,搜寻着下一个恶灵的踪迹。

    好不容易结束了上午搜索工作,中午吃完饭后,又被夜尘以陪练的名义强行拉到了后院的演武场,进行长达三个小时的对练。

    说是对练,其实称其为单方面蹂躏也没有任何问题,因为杨肖平自始至终都没有进行什么有效的抵抗,完全是作为一个沙包被夜尘单方面的吊打。

    不过虽然是吊打,但夜尘也不得不佩服一下杨肖平的肉身强度,在不使用修罗战技,且没有趁手的兵器的情况下,夜尘纵使是全力攻击也只能勉强对杨肖平造成一点点伤害,其效果和两个普通人之间揍人的程度,基本上只能让杨肖平感觉到疼痛感,还只是普通程度的痛感。

    不得不说,这恐怖的防御力也真是足以让很多人望而生畏了。

    不过与强大的防御力相对的,杨肖平在力量和速度这方面实在是太慢了,只是比普通人强一些的程度。速度这方面还好说,凭借杨肖平的空间移动能力足以弥补了,但杨肖平那拙劣的战斗技巧和力量就实在是有些不堪入目了,完全就是普通小混混的水准啊。

    “喂,我说小杨子啊,我看你底子也不错了,为啥不干脆认真学习一下战斗技巧呢?你现在这情况,遇到打不破你防御的人还好说,要是遇到足以打破你防御的人,你就只有逃跑这一个选择了。”又一拳将杨肖平打飞五六米,夜尘终于结束了今天的训练。

    “大哥,我不是说了吗?别叫我小杨子,这称呼听起来真的很别扭,像是太监用的称呼。”杨肖平若无其事的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扭着屁股站起身来,虽然夜尘打得确实挺疼的,但这点些微的损伤对于他来说,就算不用伤药也很快就好了,毕竟夜尘又不会真的下狠手。

    “好吧好吧,那么叫你小平子好了,真不知道你纠结这些称呼干啥?”夜尘耸了耸肩,很随意的说道。

    “……”杨肖平额头顿时冒出了一道黑线,十分无语的看了夜尘几眼,随即叹了口气说道,“算了,还是叫我小杨子吧,这个起码还能接受,叫小平子的话,会让我想起某个主席的。”

    “好了,纠结名字没有任何意义,还是回答我的问题吧。”

    “额,其实也没有什么原因了,如果硬要说个原因,大概就是……修炼实在是太没意思了,有那个空我还不如去看动漫或者玩游戏呢。”杨肖平摊了摊手,答道。

    “……没意思,就这原因?”夜尘真是有些大跌眼镜,实在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无聊的理由。

    “当然就这原因啦,不然你还以为会有什么原因呢?”杨肖平说道。

    “好吧,这也确实符合你的性格,不过你这身防御力是怎么来的啊?”夜尘无奈扶额,果然对自己这个极品队友就不能有什么指望,这到底是有多懒啊!

    “啊,这个啊,其实我也不想的,不过我爹和我表哥实在是太卑鄙了,竟然以要没收我的全部游戏机作为要挟,所以我实在没办法才练的。”杨肖似乎是想起了当时的情景,脸上还有些愤愤不平的样子。

    “你爹和你表哥真是,做的漂亮!”夜尘忍不住吐槽道,他此时已经可以想象到杨肖平的家人为了让他修炼做出的努力了,能让杨肖平这么一个懒惰的家伙练出这么强大的防御力,真是干得漂亮。

    “夜尘少爷,有人来找你了,现在正在门外等候,要不要让他进来?”正好在这个时候,一个女仆走进了演武场,打断了两人的交谈。

    “额,有人找我?那让他先到客厅等一下吧,我很快就来。”夜尘一愣,随即吩咐道。

    “是。”女仆行了个礼之后便退下了。

    “有人来找大哥,是帝**方的人吗?”一听有人来找夜尘,杨肖平眼睛都要放光了。太好了,最好能找个事情把夜尘给拉走,这样他就能恢复之前混吃混喝等死的美妙人生了。

    “不知道,去看看吧。”也幸亏夜尘不懂的读心术,不然知道他这个想法,非给他来一套真人pk不可。

    ————————————————

    ps:病终于是好很多了(起码手上褪皮总算是好很多了),实在是无奈,一个普通的荨麻疹能治成全身性大褪皮,搞得本来俩星期好的小病成了一个月都没好的大病,实在是有些无语,不得不说,偏方不能行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