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逗弄切尔茜(续)
    ,精彩小说免费!

    第一百二十八章逗弄切尔茜(续)

    “夜尘大人,不要这么粗鲁啊,轻点……”

    切尔茜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一抹寒芒无限贴近夜尘的脖子,她实在忍不住了,今天就算是暴露,她也要杀了这个男人。

    可惜,虽然她下定了决心,但她手中的银针却被两根手指轻轻地夹住了。

    看着切尔茜那震惊的模样,夜尘脸上的笑意还没有消退,道:“我的小猫咪,变成赤瞳的样子也就算了,这种危险的玩具还是不要玩的好。”

    “……”

    切尔茜突然觉得有种天塌地陷的感觉,她看着夜尘这个表情,十分确定自己被玩了!

    一直靠伪装玩弄别人的人,终究也逃不过被人玩弄的命运吗?!

    夜尘笑着将那根毒针轻轻一搓,精钢铸造的毒针,就这么化作了粉末状,吓得切尔茜猛地后退了几步。

    “喂喂,人家只是开个玩笑,别当真啊!”

    “哦?真的是开玩笑吗?切尔茜?”夜尘干脆往旁边一坐,甚至懒得理会切尔茜不断后退,想要逃跑的身影,玩味的看着她。

    听到夜尘一口喊出自己的名字,切尔茜彻底觉得眼前一片昏暗了……

    终于,她放弃逃跑,一脸认命的神色,干脆的往床上一倒。

    “喂,那是我的床,你就别躺了。”

    夜尘继续坏笑的看着切尔茜,忽然伸出手在她的眉心点了一下,顿时切尔茜就觉得一股莫名的力量笼罩过来,自己的帝具的变化形态,很干脆的消失掉了。

    “还真是可怕,夜尘大人……你早就看穿了吗?”切尔茜一脸苦涩的看着夜尘,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呢?严刑拷打?亦或者是帝国的审判?

    反正她是觉得人生彻底昏暗了,何况在之前自己还被这个可恶的男人给猥琐了个遍……

    结果,人家只是在和她演戏而已……

    “是啊,你这点伪装在我这里丝毫不起作用呢。”夜尘笑着靠近她,声音变小,但却贴近她的小耳朵,将呼吸的热气轻轻地吹在她的脸上。

    唰,她的小脸瞬间就变得红了起来,突然恶狠狠的看着夜尘,道:“可恶的混蛋,竟敢耍我。”

    “是啊,谁让你想耍我来着。”

    夜尘笑着点头,那模样在切尔茜眼中就仿若一个恶魔的微笑。

    “可恶,可恶,想不到我会死在这里……”切尔茜一连说了两个可恶,眼中闪过一抹坚决,小嘴巴忽然动了一动。

    然后下一刻,夜尘的身体忽然贴了上来,就那么直接吻住了她。

    “呜……”

    虽然刚才也被夜尘占过便宜,但那是两人同时在演戏!现在这可是正宗的强吻……呃不对,应该说是救人。

    切尔茜的眼睛骤然睁大,一股淡淡的力量,包裹着一条湿润的舌头,直接深入她的小嘴巴里,将她小嘴里面,那贴在上颚处那根,她正准备用来自杀的毒针,轻轻地勾了出来。

    夜尘将那根毒针吸入自己的嘴里,甚至懒得吐出来,直接用力量将它抹灭了,然后顺便又用自己的舌头把切尔茜的小香舌勾了几下,才满意地抬起头来。

    “我说了,这种危险的玩具还是不要玩的好。”

    “你……你你你!”

    切尔茜气急败坏地看着夜尘,张牙舞爪的想要上来拼命,结果被夜尘随意的压在身下,一动也动不了。

    “喂,就不能让人家死得痛快点吗?”

    终于,切尔茜无力的看着夜尘,经过了之前一连串的折腾,她是彻底没力气了。

    “当然……不能!”

    夜尘一脸坏笑的看着切尔茜,虽然觉得这丫头快要被玩坏了,但还是有想要继续逗弄她的恶趣味。

    “……”切尔茜只觉得人生灰暗无比,“该死的混蛋,人家的身体都被你摸遍了,就冲这一点也给人家一个痛快的好吧!”

    虽然……我还不想死……

    莫名的,切尔茜内心闪过一抹悲伤。而后这一抹悲伤越来越大,她脸上的表情,全部消失,最后忽然哭了起来。

    “喂喂喂,你哭什么……”

    看到切尔茜忽然哭了起来,夜尘这下子凌乱了,好像自己玩过头了,这下可咋办啊?

    “呜呜呜……”

    “不许哭!”

    “呜呜……”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就只是想逗逗你而已,做个游戏而已……”

    “呜呜……”

    “……”夜尘被打败了,被切尔茜这个手段打败了,他最烦的就是女人哭了,一听到女人哭泣他就觉得头大,偏偏他还打算招降切尔茜呢。这下子杀又不能杀,打也不能打,实在是头疼不已。

    最后,夜尘无力的坐在一旁,看着切尔茜,说道:“好吧好吧,我认输我认输,想要怎么滴你划下个道道,只要别哭就行……”

    切尔茜听到这句话,突然恶狠狠的抹了抹自己的眼泪,一下子扑在夜尘的身上,将他压在身下,恶狠狠的说道:“本小姐要和你拼了!”

    “喂喂,不带这么玩的吧?!”

    “玩?你说玩?!”切尔茜忽然目瞪口呆的看着夜尘,这时候她才觉得有点不对劲,从始至终,夜尘对她的态度就完全不像是帝国的官员在面对一个革命军刺客那样。

    莫名的,她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很是怀疑的看着夜尘。

    “喂,你真的是那个夜尘,那个帝国暗杀部副部长?”

    “嗯,这么说倒也没错了,我曾在不久前确实还是暗杀部副部长,不过我现在已经辞职了。”

    “辞职?辞职你个头啊!”切尔西咬牙切齿地看着夜尘,忽然揪住夜尘的衣领子,这时候经历了乱七八糟的事情之后,她已经有些被玩坏了,几乎不能够用正常的心去思考问题了。

    “你说,你把人家的初吻……人家的……你该怎么补偿?”

    夜尘无奈地看着切尔茜,说道:“要不然我就以身相许怎么样?”

    “噗,许你个头啊!”

    切尔茜额头冒出黑线,伸出小手,狠狠地掐住夜尘的脖子,一副拼命的样子。

    而夜尘则是伸出舌头,露出一个很假的痛苦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