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再杀两人
    ,精彩小说免费!

    第一百八十八章再杀两人

    混在几只眷兽中,不起眼的红芒包覆在蔷薇蔓藤般的荆棘之中,那是一条又细又长的鞭子。柔软纤细的长鞭像灵蛇般,在夜尘灭掉其余眷兽的瞬间,突兀像闪电激射甩去,猛地将夜尘给勒紧缠绕住。

    “嘿嘿……嚣张的臭小鬼,这下看你怎么办?还不得不乖乖听姐姐的话!”紫罗兰发色的,在长长外套里面的衣装露出点很高,散发着娼妇的气息的女人,拂去了脸颊上的长发,露出狰狞的笑眯眯的脸,猩红色的双瞳盯着夜尘。舔了舔嘴唇,用着温柔却是散发着寒意的语气说道,而她手中持有着缠住夜尘荆棘鞭子的另外一端。

    “这下糟了……”下方全神贯注观看着得那月,不由惊呼出声来。蓝色的瞳眸中忧愁,精致的脸上布满了紧张之色。

    吉里欧拉?拉尔提是‘旧世代’的纯血吸血鬼,第三真祖‘混沌的皇女’血脉相连氏族的吸血鬼,持有的眷兽是拥有意识的武器形态。

    她的眷兽并不是以破坏力而昭著,而是她的眷兽‘玫瑰?僵尸制造者’的能力是精神支配,凡是被缠绕上的,不得不受到她控制。就像是寄生物入侵连接他人的**进行精神支配,甚至连眷兽都可以操纵。

    而此刻,眷兽化身的真红鞭子缠绕住了夜尘,其中精神支配的能力自然也发动了!这也是那月暗叫糟糕的缘故。

    “那月,你还是关心你自己吧!”仙都木阿夜跨步来到那月面前,绯红色不善的目光盯着那月,眼瞳中含着强烈的杀意。以她的智慧,自然不会如此轻松就相信夜尘的话语,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夜尘会说他是南宫那月的主人,而且南宫那月还没有明显的反对,但不管怎么说,身为与恶魔缔结契约,是成为‘监狱结的看守,又是门卫、大门,以及,钥匙这点,永远是不会变的。

    “阿夜……”那月复杂的目光再次望向于仙都木阿夜,昔日的伙伴,却是反目成仇人。

    “母亲大人……”优麻蜷缩在南宫那月的身后,娇小的身躯几乎全部被那月挡住,只有一颗小脑袋露了出来,紫色的瞳眸中欣喜和紧张之情交织在一起。

    “哈哈哈……小鬼头,快解除‘监狱结界’的脱狱阻止机构,然后给大姐姐乖乖的自杀掉!”吉里欧拉持着如蔷薇蔓藤般的荆棘长鞭,露出残酷的笑容,仿佛掌控着一切,向着夜尘下达着命令道。

    “嘿嘿……一大把年纪了还在惺惺作态,贱人你就不觉得羞耻吗?”夜尘不屑的嗤笑着,血色瞳眸中满是嘲讽的讥笑目光。

    “贱人?!”闻言,吉里欧拉一愣,立即勃然大怒着吼道:“你骂谁是贱人呢?!”

    等等……吉里欧拉莫名的感到一阵不对劲,瞪大着吸血鬼特有的猩红色眼眸。蓦然间,想到一个问题,他……他……不是被支配到了吗?为什么?顿时,抬头注视紧盯着夜尘!

    猩红的瞳眸仿佛一潭深不见底的血池,幽暗而深邃,夜尘脸上满满的嘲弄的神情。顿时,吉里欧拉明白过来了,他根本就没有受支配的模样。

    “呵呵呵……”夜尘伸出手来,很随意便将缠绕在他身上的荆棘长鞭给扯断掉,隐隐约约听到传出眷兽的惨叫声。

    真是可笑,区区一只眷兽施展的低级幻术也妄图控制他的精神,真是太异想天开了!没有仙灵神佛那种级别的幻术,是无法影响一个修罗的心智的。

    吉里欧拉满脸愕然见夜尘扯断了她的眷兽,待醒悟反应过来,立即转过身,刚想要迈动着步伐逃跑。

    但随即只听见‘砰’一声,身体便逃出了夜尘的攻击范围。不过,此时的她却再也无法跑动了!因为身体上缺少了一物,头颅已经被砸碎掉,脖间上还在不断狂涌喷出血液。

    吉里欧拉?拉尔提是‘旧世代’的纯血吸血鬼,但始终不是真祖,失去控制魔力的脑,轰然倒地死亡,不死之躯也成了笑话。当然,就算她是真祖,如果夜尘有意的话,也有能力彻底灭杀掉!

    在干掉吉里欧拉后,在夜尘转身之际,握着巨剑的穿着甲胄的男人,持着巨剑猛地挥斩而出。

    没有什么炫目的华丽招式,只是一记普普通通的强力的斩击,但却是历经磨练一击,能够将龙的躯体给斩断掉。正是弑龙一族的末裔普尔多?丹普尔格拉夫。至于他斩杀了足够多的龙,沐浴了众多龙族的血液,力大无穷而且拥有着不死之身。

    当然,在夜尘看来他斩杀所谓的龙,顶多也就是这个世界意义上的巨龙罢了,如果换算到地狱之类的主世界,顶多也就算是体内蕴含着少许龙血的低等亚龙罢了。毕竟以他这种垃圾的战斗力,真正的纯血龙种,无论是东方的神龙也罢,还是西方的巨龙也罢,都可以吹气间就将他整个人灰飞烟灭掉。要知道就算是在仙魔神佛之中,龙族的平均战斗力也绝对是排在中上游的。

    夜尘以极快的速度侧身避开了普尔多的斩击,陨星之刃迎头而上,轻松就将巨剑的剑身给打碎掉。而失去了巨剑的普尔多,还傻乎乎的挥拳往着夜尘而去。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弑龙族人说是缺点又可以说是优势的能力,便是失去了面对强敌时应有的恐惧,让他无所畏惧的勇敢战斗。但缺点就是过于相信自己的能力,从而容易做出错误的行动。

    “无能的莽夫……”夜尘哼哼一笑,淡淡的评价道。同时陨星之刃横扫而出,锋利的刀刃撕碎了他的铠甲,将他整个人都腰斩了!

    又干掉了一个那月口中所谓难以对付的难缠角色,再随便踢死冲上来的杂鱼。对于这些囚犯,夜尘根本不可能有一丝一毫的留情,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毫不留情的杀招。他想要拯救那月,将加诸在那月身上的‘诅咒’给打碎掉。自然需要摧毁掉‘监狱结界’。而被关押着‘监狱结界’中的囚犯自然是不可能放他们离开的,毕竟那月也不乐意啊。

    所以,就唯有大开杀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