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禁锢阿夜
    ,精彩小说免费!

    第一百九十一章禁锢阿夜

    “真是个无情的母亲啊!竟然可以毫不犹豫地向自己的女儿下杀手,难道你对优麻就这么无情吗?”

    就在优麻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在那千钧一发之际,金铁交击之声响起,同时传来的,还有夜尘那略带嘲讽和杀意的声音。

    自己没事?

    在那无颜青骑士的长剑刺来的那一刻,优麻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到来,但想象中的痛苦并没有出现,等她再睁开眼睛,却发现夜尘竟然挡在了她的身前,徒手接住了无颜青骑士的长剑。

    “夜尘哥哥!”

    刹那间优麻的眼睛湿润了,在她的母亲对她痛下杀手的时候,在她觉得人生无望的时候,是她刚认了没多久的夜尘哥哥站了出来,挡在了她的面前保护住了她!

    “你想要保护优麻吗?没用的,优麻的作用已经完成了,现在该将我借给她的力量还回来了!我的女儿啊!”仙都木阿夜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冷淡,对于优麻这个女儿似乎没有半点感情。

    仙都木阿夜举起了左手,顿时从优麻的喉咙处迸发出了如同杜鹃啼血般的惨叫,非常的凄凉。她的守护者无颜青骑士的表面,被黑色血管状的可怖花纹侵蚀,看样子仙都木阿夜似乎是想要强行夺走优麻对守护者的支配权。

    “不……请你住手!母亲大人……我好痛苦啊!”优麻小萝莉以微弱的声音恳求着,然而仙都木阿夜只是用她紫红色的双眸看着她,嘴角露出了冷漠的微笑。

    “在我的面前伤害我的妹妹,你……这是在挑衅我吗?仙都木阿夜!”夜尘的声音就仿佛从九幽冥狱中传来的死亡低语一般,其中蕴含的刺骨杀意使得仙都木阿夜和南宫那月等人齐齐打了个寒颤,眼神惊恐的看向了夜尘。

    咔嚓!

    陨星擦着无颜青骑士的身躯劈砍而下,刀刃划过,那些黑色血管状的花纹瞬间凋谢,露出了原本如同夏季碧海般的苍蓝色铠甲,属于优麻守护者的颜色,苍蓝魔女优麻。

    “额……”仙都木阿夜喉咙一甜,受到了反噬,嘴角流下了一缕鲜血。

    “你……你竟然切断了我和守护者的连接?!”抹掉了嘴角上的血丝,仙都木阿夜一脸震惊着,灾祸般绯红色瞳眸瞪着夜尘,不可思议着道:“汝……汝到底是什么人?与优麻又是什么关系?”

    “哼哼……”夜尘耸耸肩,哼哼轻笑着,语气虽然很随意,但却带着让人完全不敢忽视的警告意味,“小优麻,她可是我夜尘的妹妹呢。所以,我是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她的,就算你是她的妈妈也一样!”

    “没错,夜尘哥哥就是优麻的兄长大人……”优麻在一旁感动的简直不要不要的,作为单性克隆诞生的魔女,仙都木优麻从小就希望可以有一个父亲,或者哥哥,不过因为不想之后和母亲见面时出现尴尬的情况,所以才选择认了夜尘当哥哥。而事实上,夜尘也衬得起优麻的这一声哥哥。

    “……妹妹?”紫红色双眸的魔女皱了皱好看的秀眉,仙都木优麻是她的细胞克隆下来的人工生命体,而且还是催生出来的,阿夜可不记得优麻有什么在义理上可以算是兄长的人存在。

    “看来妾身被囚禁在这‘监狱结界’之中的日子里,优麻也遇到了不少计划之外的事情啊!”稍微一想,仙都木阿夜便清楚应该是自己的计划出现了纰漏。

    “那么……夜尘阁下,你到底是来这里做什么的?为什么要阻止我取回守护者,为什么要阻止我继续我的计划?”强压下了心里的其他小心思,仙都木阿夜轻启樱唇问道。

    “做什么?”夜尘抱着手,轻哼一声,淡淡的说道,“本来我来这里只是为了完成优麻的愿望,救一下她的母亲罢了,顺路也把这个束缚了小那月的监狱结界给拆掉。不过让我没想到,这竟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十分不负责任的母亲。”夜尘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汝在生什么气呀,她是吾制作的人偶啊。要怎么处理属于吾的自由吧?更何况,吾只是取回了本属于吾的东西,优麻作为魔女得到力量的代价必须解放监禁结界的吾。由于契约废止,吾必然会收回赐予她的守护者。何况要从南宫那月手中夺回暗誓书,必须取回吾原来的力量。”对于身为魔女来说,守护者不是单纯的使魔或者武器,而是向恶魔献出灵魂的代价取得的力量,是舍弃身为人类的身份而得到的,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而优麻只是阿夜为了越狱而制作的道具,仙都木阿夜甚至连一丁点母爱都没有给予的自己女儿。

    “人偶吗?你以为优麻只是区区一个人偶吗?不好意思,在我的眼里,优麻拥有自己的灵魂,她早就已经成为了一个独立的生命了。如果这样的她还能被称之为人偶的话,那么身处于这个世界之中的你,是否也应该算是世界制造的人偶呢?我记得我曾听优麻说过,你是因为妄图改变世界终结魔女的命运,才被封印在监狱结界中的,那么可以告诉我吗?作为世界的人偶的你,为什么要反抗世界呢?又为什么妄图改变你们魔女的命运呢?”夜尘冷冷地说道。

    “汝一一汝是在质疑吾吗?”闻言,仙都木阿夜娇躯一震,低声道。

    “质疑?”夜尘耸了耸肩,轻笑着说道,“算了,我懒得和你多废话了。看在优麻的面子上,我不会杀你,还会将你救出监狱结界,以后你就呆在我身边,学学如何做一个好母亲吧!”

    没有和仙都木阿夜过多的废话,夜尘大手一伸,一根猩红的锁链绑着一个项圈,系在了仙都木阿夜雪白的玉颈之上。

    “汝……汝竟然敢……”仙都木阿夜下意识地拉扯着玉颈上的项圈,却发现这个项圈不知是怎么做的,无论她怎么做都解不下来了。

    “哈哈,没想到阿夜你也有今天啊!”作为项圈曾经的“主人”,南宫那月自然是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个项圈,看着此时一脸憋屈的阿夜,她只觉得心情莫名的爽快,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