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狮子王机关的关注
    第一百九十九章狮子王机关的关注

    “对了,那月前辈,刚刚有人来拜访,说是找你有事,所以我就把她安排到你的办公室了,如果方便的话,最好去看一下。”

    就在那月准备带着夜尘一行人出发前往学校的时候,一旁的笹崎岬忽然出声提醒道。

    “有人来找我?是什么人啊?”那月微微皱起了眉头,直觉告诉她,会在这个时间段来拜访她的人,想必应该不是什么普通人,很有可能是冲着昨晚监狱结界崩塌的事情来的。

    笹崎岬看了一眼一旁的夜尘等人,随即才在那月的眼神示意下,说出了来人的身份,“额,那个……是狮子王机关的人。”

    “狮子王机关?”那月皱了皱眉头,随即露出了一副无奈地表情,“好吧,既然是狮子王机关的人,那么我就去见一见吧。夜尘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狮子王机关?喂,小那月,如果有麻烦的话,别忘了告诉我啊,我对于解决麻烦什么的,还是挺有心得的。”夜尘打了个哈欠,不耐烦的说道。

    那月沉默了一下,随即无奈地看了夜尘一眼,叹了口气,回道,“帮忙就不必了,只是一些政治方面的小事情,应该很快就能应付掉。”

    就算用脚趾头来想,那月都能想到夜尘口中的解决麻烦的心得一定又是打打杀杀,而如果那么做的话,不用想也知道一定会引起世界大乱的,所以她果断的拒绝掉了。

    “你能应付了?好吧,那就交给你吧,反正只要没有人来打扰我的生活,就足够了。”既然那月不打算让他插手,夜尘也便不在坚持了,毕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其实也是挺向往和平的,一般只要没有人来惹到他,他也不会随便去招惹是非的。除非他对某人某事或者某物有兴趣,那就另当别论了。

    “你答应我的事千万不要忘了!”蓦然间,想到了一个问题,那月满脸严肃的叮嘱着道。

    “知道了!知道了!不就是不要随便搞破坏吗?我记得很清楚!”夜尘撇撇嘴,不在意地回道。这是那月昨天晚上臣服于他之后提的条件,因为并不是什么严苛的条件,所以夜尘很随意就答应了下来。反正他对于破坏什么的本来也就没多少兴趣,拿这么一个小条件换取那月的效忠,还是挺值得的……

    听着像是敷衍般的语气,那月稍微有点恼火瞪了一眼夜尘,最终却只能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

    “算了算了,我先去忙了,你们稍等啊!”那月随口吩咐了一句,便走向了她自己的办公室。

    “咔嚓!”打开了办公室门,办公室里此时已经有一个人在那里等候她了,一头绑成两条辫子的长长头发垂在身前,穿着同样是彩海学园制服的女生,脸上戴着一副眼镜,显得满是沉稳与冷静,口语平淡着道:“贵安,那月老师!”

    “哦呵……”那月打开了黑色蕾丝扇子扇动着,用着敌视不爽的语气说道:“这不是狮子王机关的三圣之长——寂静破除者(papernoise)闲古咏同学吗?不知道大驾光临来找我有何事?”

    狮子王机关,是为了阻止大规模的魔导性灾害或是魔导性恐怖行动的,进行情报收集或是谋略工作的机构,是由国家公安委员会设置的特殊机构。是那月所属国家攻魔师是商业对手。所以,那月十分的仇视于对方。

    对于那月的态度,闲古咏丝毫不在乎着,推了推佩戴着的眼睛,说道:“我来此的目的,只是向那月老师了解一下情况而已,比如说前几天在街道上引发的那场混乱!以及,昨天晚上监狱结界崩塌的事情!”

    “呵呵……”那月停止了扇动着黑色蕾丝扇子的纤细白皙的手,眯着蓝宝石般的眼眸瞥了瞥闲古咏一眼,说道:“我不是已经将报告交上去了吗?”

    “那月老师说笑了!”闲古咏皱了皱眉头,缓缓说着道:“引发了昨天街道上的破坏力,最起码是吸血鬼中旧世代长老的眷兽才能办的到,而不是区区两只弱小的魔族斗殴!”而旧世代的吸血鬼,在弦神岛应该有登记才对,更何况之上的长老级别。

    “哼!”那月轻哼一声,毫不示弱的直视着闲古咏,道:“究竟是你在场,还是我在场呀!”

    “……”闲古咏沉默了下来,随即道,“那对于昨天晚上监狱结界的崩塌,你作为‘空隙的魔女’,监狱结界的钥匙,可以简单的说一下具体的情况吗?”

    “哦,关于这个事情啊,我也已经写好报告递交上去,相信你们也应该已经收到了吧?”那月依旧是那副不紧不慢的样子,淡淡的说道。

    “关于你的报告,我们确实已经收到了,但我觉得‘恶魔自行解除掉契约,杀死了监狱结界中的囚犯并解除了监狱结界’这种略显扯淡的解释,实在是没有多少可信度……”闲古咏推了推眼镜说道。

    “那就不关我的事情了,情况我已经汇报了,至于你们信不信就不管我的事情了。况且你应该也知道的,作为和恶魔签订了契约的魔女,除了恶魔主动解除契约之外,任何外力的干扰都会招致恶魔的报复,最好的结果也会被强行收回魔力!而如今既然我还安安稳稳的站在这里,本身就已经可以作为最有力的证据了。”那月微笑着回答道。

    “……”闲古咏再一次陷入了沉默,随即起身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打扰了!先行告辞了!”

    虽然那月给出了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但闲古咏显然不会轻易相信那月的话,出于本能地直觉,闲古咏总觉得那月似乎在隐藏着什么,而她隐藏的东西显然就是事情的真相。不过既然在那月这里问不出什么了,闲古咏也不继续做逗留了,索性直接告辞转身退去。

    待闲古咏的身影消失不见,那月端起桌上泡好的红茶喝上一口,自言自语喃喃着道:“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夜尘!”

    自己的说辞是不可能完全骗过对方的!这一点那月很清楚,但眼下这已经是她能找到的最合适的说辞了,虚假中参杂着真实,就算狮子王机关去现场探查,得到的结果也不会相差太多。就算他们觉得不对劲,但一时半会也不可能怀疑到夜尘的身上……至少,在夜尘做出新的大动作之前不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