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第四真祖的消息
    第二百一十二章第四真祖的消息

    “喂!”那月收起了黑色蕾丝扇子,双手十字交叉抱在胸前,蓝宝石般的眼眸注视着夜尘,缓缓着道:“夜尘,你有没有搞错?你竟然要找第四真祖?那可是真祖哟~~~!”说道‘真祖’两字时,特别加重了音,像是在故意提醒于夜尘般。

    不过,这也是当然得了!在这个神魔不显,魔族当道的世界中,真祖无疑是站在世界最为顶端,是最强的存在。

    “……哈哈,区区一只真祖而已!”夜尘笑得不怀好意着,语气中充满着狂妄自大的说道:“要不是真祖,我还懒得找他呢!”在这个没有神魔的世界里,也唯有真祖可以勉强让夜尘提起一丝战意了,毕竟赖好也是这个世界中被誉为最强的真祖,想必应该不会太弱。

    “你还是狂妄自大呀!”那月摇摇头,感叹着道:“真祖的实力可是很强的,就连你之前遇到的那些监狱结界的囚犯们也无法与真祖相提并论,真祖的力量和他们完全不是一个次元的!”真祖拥有着一人便可堪比一**队的战斗力,就算在见证了夜尘摧毁监狱结界之后,那月也不认为夜尘能够击败真祖。毕竟夜尘虽然表现出了极强的破坏力,但在**方面却还无法和不死之身的真祖相提并论,真打起来胜负难料。

    “哈哈……”夜尘仰天哈哈大笑着,似乎是被那月的话给逗笑了,随即摆出一副根本就不将真祖放在眼中的模样,道:“那月酱,区区真祖而已,在我眼中不过就是一只等待我狩猎的猎物罢了。如果真祖够强还好,如果太弱了的话,那可就太无聊了……”捕猎或者被捕猎,作为修罗的夜尘期待的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厮杀,而在这种情况下,敌人的实力必须要足够强才有趣,不然变成单方面的屠杀了,就太无趣了。

    “嗯……对了!”夜尘摸着下巴,仿佛想起了什么,突然间恍然大悟着道:“我记得吸血鬼真祖好像都是不死之身,嗯,这样的话我也应该也不需要担心狩猎太快结束了。”

    吸血鬼是不老不死的魔族,而作为吸血鬼顶点的真祖,自然也是拥有着最顶尖的不死之身,使脑被打烂或心脏被贯穿也能活下去,并快速恢复再次战斗,可以说是相当难缠的能力。不过,那只是在实力相近的战斗中,如果实力差距太大,所谓的不死之身只不过苟延残喘的能力罢了,除了多受点苦头以外,没有任何用处。

    “……”那月沉默不语的看向夜尘,虽然她知道夜尘来自于神话中的地狱,更可以吓退恶魔,但她还是觉得他实在是太过狂妄了!

    当然,这是因为眼界的不同,毕竟在这个世界中,真祖算是最为强大的存在了。而要是在神魔盘踞的地狱之中,真祖什么的根本就排不上名号,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根本就不是一个次元的。

    “轰!”拳头击打在自己的手掌心中,发出空气震荡的爆鸣声。夜尘微微歪着头,注视着那月说道,“好了,言归正传吧。既然晓古城是第四真祖的血之从者,而且还处于那月你的监管之下,那么想必那月你应该有第四真祖在的消息吧?”

    “第四真祖?不行,我绝对不会告诉你第四真祖的消息的。”那月收起了黑色蕾丝扇子,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蓝宝石般的眼眸注视着夜尘,缓缓地说道。

    “不行?这么说来,那月你果然是有第四真祖的消息呀?”夜尘微微一笑,随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身子前倾,以一种居高临下的角度俯视着那月,“不过,那月酱你这么做真的好吗?怎么说我可是那月酱你的主人啊,连这点消息都不愿意告诉主人我,你就不怕主人惩罚你吗?我的小猫咪!”

    “你,反正不管怎么说,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的!”那月的态度倒是挺坚决的,完全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哇,要不要这么绝情啊,那月酱你就这么不放心你主人我吗?”夜尘扶着额,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说道。

    “没错,就是不放心你!”看着夜尘那一脸惟妙惟肖的委屈表情,那月的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对于夜尘来找她询问真祖的消息这件事,那月其实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以她对夜尘的了解,对方显然不是那种甘于平静的人,迟早会想要搞出什么来的,而真祖自然是最可能成为他目标的。

    但理解归理解,那月却不敢让夜尘知道焰光之宴的事情,毕竟这件事牵扯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如果让夜尘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也参和进去的话,势必会引起更大的混乱,那就十分的麻烦了。

    当然,除了害怕夜尘惹事生非以外,那月其实还又担心夜尘的安危的原因在里面,毕竟夜尘是把那月从监狱结界的诅咒中解脱出来的人,所以在经过了这段日子的相处之后,那月对于夜尘还是有一定的感情的,虽然她不想承认就是了。而焰光之宴可是涉及到了第四真祖的觉醒,除了第四真祖以外,其他的真祖甚至也有可能会参与,而在那月眼中夜尘虽然实力超群,但也不一定是真祖的对手。

    那月的内心想法夜尘自然是不知道,在看到那月似乎完全没有松口的打算之后,夜尘忽然耸了耸肩,说道,“嘛,算了,既然那月酱不愿意告诉我,那么我就自己去找吧。”

    “额,你……你就这么放弃了?”夜尘竟然如此轻易就放弃了,这个结果自然是让那月大吃一惊,本来她都做好应对夜尘各种威逼利诱的手段了,结果没想到夜尘竟然如此干脆的放弃了,如此大的落差感给了那月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什么时候夜尘这个肆意妄为、我行我素的混蛋这么好说话了?自己不会是在做梦吧?

    “对啊,不放弃还能怎么办?反正看那月你那个样子,显然是不打算告诉我了,所以我自然就放弃了。”夜尘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

    “……哼哼~”那月不满的抱着双手,挺起了胸板,“既然你已经打算放弃了,那么就赶快走吧,还留在这里好嘛。”

    “走?当然该走了,不过在我走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做。”夜尘说着话,忽然俯下了身子,贴近了那月。

    “还有一件事?”看着夜尘忽然俯下身来,那月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嘛,没错,就是对那月酱不乖的惩罚啊!毕竟我怎么说也是那月酱的主人啊,拒绝主人的要求,自然是需要惩罚的!”夜尘微微一笑,右手托住了那月精致的下巴,随即……

    “喂,喂,等等,你这个变态,流氓!!!唔……”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