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齐聚
    第二百一十九章齐聚

    “夜尘你别出手,让我来!”还没等夜尘有任何的动作,艾斯德斯已然一马当先的站起身来,嘴角带着一缕微笑。

    “哦,那就交给你了。”夜尘笑吟吟的说道,艾斯德斯这女人看来是已经有些憋不住了,不过也是,自从来了这个世界以后,除了最开始和那月的那次短暂的交手以外,艾斯德斯一直都没有机会和这个世界的敌人进行战斗,这对于好战的艾斯德斯来说可是相当煎熬的一件事呢,毕竟她会来这个世界,除了夜尘的邀请以外,主要还是为了见识一下这个世界的强者呢。

    “虽然只是一群杂鱼,不过也没关系,就当是活动一下筋骨吧。”

    冰冷的寒气随着艾斯德斯的动作溢散而出,四周的温度在这一瞬间仿佛仿佛骤降了几十度。

    同样的,这群匈鬼也飞速地行动了起来,身着黑装束的一名匈鬼将埋在右手上的刀刃高高举起。那是刀长近三十公分的双刃匕首。只见刻有魔术文字的刀刃发出红光,喷出了滔天的魔力火焰。形形色色的魔导装备从这些匈鬼身上展现出来,匕首、单手剑、双手剑、铁指虎等等,尽皆是相当不菲的魔导金属冶炼而成的,看来这些匈鬼的身后,站着一个非常土豪的家伙。

    “准备一起上吗?”艾斯德斯挑了挑眉,戏谑的一笑,“不过你们觉得这样有用吗?蝼蚁就算抱成团,也依旧是一群蝼蚁啊!”

    没有过多的废话,艾斯德斯缓缓地抬起了玉手,伴随着“啪”的一声,清脆的响指声响起,空气中弥漫的寒气在这一瞬间汇聚。

    一眨眼的功夫,一座巨大的冰山瞬间凝结,将那二十多个匈鬼尽数包裹在其中。

    啪!

    伴随着艾斯德斯又一个响指,冰山瞬间爆裂开来,化作了漫天的冰晶飘落,而那二十多个匈鬼也在这一瞬间化为了乌有。

    这二十多个匈鬼组成的队伍,配备精良,想来也是匈鬼之中优秀的战士,被匈鬼国度政府的议长——巴鲁塔扎尔?扎哈利亚斯派遣过来,试图掠夺走阿古罗拉。

    但可惜的是,他们并没有能力从夜尘手下夺走阿古罗拉,在艾斯德斯强大的力量之下,他们甚至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便随着漫天飞舞的冰晶消散了。

    抬了抬眼皮,这些匈鬼的死亡无法带给夜尘一丝一毫的波动,对他来说他们不过是一群不开眼的蝼蚁罢了,但既然胆敢来招惹他,胆敢染指属于他的阿古罗拉,那么在夜尘的眼中,这些匈鬼连同他们身后的指使者,都不需要活下去了。

    阿古罗拉有些慌张,大概这是她具备了意识之后,第一次目睹杀人现场吧,但是她紧紧的咬着下唇,虽然心里动荡不安,但是在夜尘的臂弯之下,阿古罗拉非常勇敢的接受着这种现状。——事实上,作为第四真祖眷兽的容器而被制造出来的阿古罗拉,比起谁来都清楚自己命运的残酷性,阿古罗拉完全可以说自己是被诅咒的存在,所以像这种程度的袭击,对于阿古罗拉来说,也是无奈但却必须面对的东西。

    那月和阿夜依旧在那里不紧不慢的喝着红茶和咖啡,对于这两个成名已久的魔女来说,这些匈鬼的死亡自然是无法让她们产生什么心理波动。

    “休息好了没有,要离开了。”那月不知是红茶不合胃口,还是被匈鬼的袭击给打扰了兴致,总之语气略微有些不快地说道。

    “哦,该回去了啊,也可以。不过,还是等等她们吧。”夜尘伸手指了指一旁的阿古罗拉和优麻,因为听到了那月说准备回去了,此时两个小丫头正大口的往嘴里塞着冰激凌,连说话的功夫都没有了。

    离开了点心店后,她们继续着未完的购物,买了很多的东西。夜尘倒是很满意现在性格的阿古罗拉,天真浪漫。

    ————————————————

    一个站在望塔中的苗条倩影,正俯瞰着即将夜幕降临的魔族特区。她是一个十六岁左右的年幼女孩,带着一副眼镜,双手持着一本书。穿着宽松的白色衣着,整个人散发出娴静的气息。

    她是狮子王机关的闲古咏!

    突然间,金色的雾在她的背后弥漫开来。烟雾在一眨眼的工夫之间变浓了起来,接着变成了一个男人的姿态。穿着纯白衬衣的青年,金发碧眼的吸血鬼贵族,呈现出一股高贵和桀骜不驯的气质。

    “魔族特区弦神岛吗?真是不错的景色呢!”青年贵族眺望着夜景,嘲笑般地说道。

    “说到底,一个由废铁和魔术制造出来的虚假大地,一堆破烂罢了。”一个十二三岁左右的年幼少年紧接着出现,穿着宽松的外套,以黄金饰品华丽地装饰着全身。黑发褐肤,宛如能够看透黑暗的金色眼晴。虽然容貌上还残留着稚气,但是那般风采却透着让人联想到年轻狮子般的压倒性威严。

    “但却是规模大的惊人的破烂啊,正因为如此,人类才有趣!”青年贵族笑道。

    “战王领域的迪米托里叶?瓦托拉吗?没想到相隔很久,会在这里碰到你。”少年回头看向露出做作笑容的青年贵族,同样露出了狰狞的微笑,金色的眼眸微微眯起。

    “能拜见您的尊容倍感荣幸。伊布里斯贝尔?阿紫伊兹王子殿下。身为第二真祖直系的您居然屈尊驾临这种极东的魔族特区,老实说觉得稍感意外呢!”瓦托拉将手放在外套的胸口处,有礼貌地行了一礼。

    “那可是是相隔几十年的余兴节目啊。我也必须尽到相应的礼仪呢。只交给卑贱的人们,而自己装作一脸不知道也实在太不风雅了吧?”伊布里斯贝尔从嘴唇中露出锐利的犬牙说道。

    和高挑的瓦托拉并排在一起,他的身姿看起来就更加的幼小了。可是,笼罩着那小巧身躯的霸气的威压,居然不弱于高大的瓦托拉。

    “殿下明察秋量,我深表敬佩!”青年的吸血鬼贵族优雅而得体的回答道。

    “你才是在想些什么,瓦托拉。一向出现在战场的你,难道说是为了吞噬第四真祖而来的吗?还是说你的目标是我呢?”伊布里斯贝尔不高兴地注视着瓦托拉问道。

    “您别说笑了,此行的我只是一个见证人而已哦,是她们的引导者!”

    “她们?难道你把人偶们给放养了吗,瓦托拉!?”伊布里斯贝尔疑惑地皱起了眉头,瞪着瓦托拉。

    “因为是难得的盛宴呢。不享受一下的话可就浪费了吧!”瓦托拉清爽地眯细了碧眼露出了笑容。

    “看到了难以置信的笨蛋!”伊布里斯贝尔看了看他的态度揺了揺头,复活第四真祖这种事情也能随意的对待,还真是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他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