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盛宴开始
    第二百二十章盛宴开始

    “正因为如此,这一次的盛宴会很华丽啊!”传来的新的声音,让两个男子回头看去。以夕阳为背景的虚空中出现的是一位淡绿色头发随风飘舞且衣着甚少的少女,眼晴是如同深邃的湖泊一般的翡翠色。有着给人联想到野生豹子一般可爱且兼具力量的美貌,和阿古罗拉的姿色媲美。身材苗条而匀称,整体散发的气质不可捉摸。

    “不愧是忘却的战王,送来了奇怪的代言人呢!”她一边露出可爱的虎牙,一边以平易近人的表情对瓦托拉他们笑着。

    “什么!?混沌的皇女!”以不可置信的声音叫着的是第二真祖的直系伊布里斯贝尔,面对绿发的少女所放出的压倒性魔力波动,即便是他难掩自己的动揺心绪。混沌的皇女,是统治南北美洲大陆的夜之帝国……混沌界域的第三真祖。

    “我家的老爷子要是知道您来的话,必定会感到懊悔的吧,没想到第三真组会亲自出马呢!”要说惊骇的话,瓦托拉也不差多少。但他虽然单膝脆地,并深深地低下了头,可是优雅的俏脸露出了微笑。

    “吾不喜好别人赐予的夸张称号,你们叫吾加达吧。”混沌的皇女以无所谓的笑脸说着,碧绿的双眸扫向了周围,停留在站在了望塔角落的第四个人影,年轻的女孩——狮子王机关代言人闲古咏。

    统帅着世界的几大势力代言人,几乎全聚集在了号称魔族特区的弦神市内。

    “你是当代的狮子王机关的三圣吧,真是年轻呢!”混沌的皇女注视着少女,哼了哼鼻子说道。

    “我叫闲古咏,今后请多多指教,第三真祖,伊布里斯贝尔殿下,以及阿鲁迪雅鲁公三位,请恕我今晩占用点你们的一点时间!”闲古咏独自一人面对着三个强大的吸血鬼,却依旧表现的十分的淡然。

    双眼中没有半点畏惧,甚至缺乏应有的紧张。她向吸血鬼们走去,自然而然的,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她一个人身上。

    第四真祖加达环视集中在高塔中的四人,愉悦道:“拥有宴会资格的人,差涅拉普西的扎哈利亚斯没来吗?”

    听了她话的伊布里斯贝尔皱着眉毛道,残留着稚气的端正容貌扭曲起来,毁灭的王朝的王子吐了口唾沫说道:“真是听到了一个可恨的名字了呢,区区一个兵器商在掠夺了别人的自治领后,装出领主的样子了吗?”

    扎哈利亚斯,十二年前发动第四次匈鬼(不能召唤眷属的低级吸血鬼)战争的中心人物。

    提供军队及武器给匈鬼为主的涅拉普西,命令他们侵略了战王领域的卡鲁阿纳伯爵领地引发了战争,卡鲁阿纳伯爵以及骑士团全数阵亡,导致了第一真祖剥夺卡鲁阿纳伯爵的领地及贵族身份。同时他为了收集第四真祖的素体,也曾经轰击灭绝王朝王子伊布里斯贝尔。

    闲古咏微微揺了揺头,淡淡道:“涅拉普西暂定自治政府,巴鲁塔扎尔?扎哈利亚斯议长缺席。说是关于今晩的议题,遵从各位的决定!”

    “真是聪明呢。要是恬不知耻的出现在我的面前的话,看我不立刻打碎他的脑袋。可恶的暴发户!”伊布里斯贝尔仍然抱着愤怒的感情自言自语道。

    “既然如此,狮子王机关的三圣,你召唤我们来的目的呢?虽说你是宴会的指挥者,但这一种无礼的事情,希望你能好好解释一下。”紧接着,第二真祖的王子一脸不高兴的表情瞪着闲古咏。

    “麻烦诸位聚集而来商讨的议题只有一个,第十二号觉醒了!”闲古咏以平静的口吻回答了伊布里斯贝尔的话。

    “什么!!”伊布里斯贝尔惊讶地眯细了双眼,沸腾的魔力使得在场的空气不安地躁动着。

    原来如此,一直封印着的第十二号的焰光的夜伯……阿古罗拉?弗格雷斯蒂娜终于苏醒了吗,有趣!”第三真祖加达发出了悦耳笑声,反而有些高兴地说道。

    瓦托拉自言自语般出声道:“难道说是mar的人解开了封印吗,真是有点意外呢!”两年前,mar组织挖掘出第十二号后便一直保管着她。对身为营利企业的他们来说,第十二号就只有单纯的实验体的价值,应该没有特意将其解除封印的理由。况且要解开封印,必须使用灵柩的钥匙才可以。

    “难道说卡鲁阿纳唯一的幸存者……原伯爵家的千金前迪亚娜?卡鲁阿纳,奉献出钥匙给mar的吗。”伊布里斯贝尔问道。

    “解开封印的不是mar,而是另有其人。他侵略mar据点,强行夺取了十二号。资料

    表明他是一个普通人类,目前正和空隙的魔女南宫那月以及书记魔女仙都木阿夜生活在一起。”三张印着夜尘拉着阿古罗拉的小手的照片飘舞,诡异飘到了三人面前。

    瓦托拉接过相片,惊讶看了他一眼:“人类?竟然会有人类参加焰光的盛宴,真是有意思。”

    “空隙的魔女和书记魔女吗?真是久闻大名了呢。”加达说道。

    “区区渺小的人类,不过是抱上了魔女的大腿,就胆敢介入夜之帝国的盛宴?”伊布里斯贝尔狰狞的微笑着。

    “呵呵……”闲古咏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轻轻合上了书本,继续道:“无论如何,这样一来十二只全部的“焰光的夜伯”都凑齐了呢!”

    “但卡鲁阿纳家应该已经没有领地了,不是别人,而是因为可恶的扎哈里亚斯的缘故啊。”

    提出异议的是伊布里斯贝尔。

    “是的,因此她没有作为选帝者的资格!”闲古咏点头道。

    “那狮子王机关,你打算如何指挥?”伊布里斯贝尔如同试探古咏一般的瞪着她,问道。

    “肯定会让第十二号参加宴会。不过并不认同维尔迪亚娜?卡鲁阿纳作为选帝者的资格,宴会的舞台由我们来准备!”闲古咏轻声道。

    “区区一个极东的岛国,居然要和我们夜之帝国对等竞争吗?”达尔微笑着。

    “随你怎么说,但如果你觉得能从那个人手中夺掉第十二号的人偶,那我们狮子王机关没有意见。”闲古咏揺头道,“友情提示一下,除了魔女书记仙都木阿夜和空隙魔女的南宫那月,那个男人本身也拥有十分强大的实力,甚至我们狮子王机关到现在没能摸清他的底细。”

    “不错的提议,我有机会会尝试一二的。你说你要准备舞台,那我可以理解为你们国家的政府准备好了与此相称的报价了吗?”第二真祖的王子伊布里斯贝尔那颇具挑衅意味的双眼看向了闲古咏。

    “当然!”闲古咏自傲说道。

    拥有着获得第四个真祖的资格,各个势力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那么我问你,你们狮子王机关赌上的是什么呢?别忘了,我们三大真祖自不用说,甚至那个肮脏的兵器商都赌上了自己国家的命运,我希望能有与此对等的回报呢?”

    可是闲古咏没有表露出任何感情,只是静静地扬起了右手指着下面一阵灯光照耀的人工岛。

    “我们要将这片土地,以及住在这片土地上的所有五十六万人的性命作为赌注。”

    他们四脚下的,赫然是魔族特区弦神岛。

    “哈哈,有趣啊,那依你所言吧。华丽的宴会,即将开始了啊。”瓦托拉大笑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