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埃纳托斯
    ,精彩小说免费!

    第二百二十七章埃纳托斯

    维尔迪亚娜本来看到夜尘替她报仇充满了兴奋,但扎哈利亚斯出乎意料居然会是一个吸血鬼的侍从!

    脖子捏碎了都能一下子再生,扎哈利亚斯如此强大的恢复力暗示着他的主人并非是普通的吸血鬼。而是接受了神明不死诅咒的真祖,或是有着与其匹敌力量的吸血鬼。其战斗力恐怕还要凌驾于他手下的匈鬼士兵,更何况他能控制第九号焰光的夜伯为其战斗。

    全身包裏防护服的金发少女九号埃纳托斯,一瞬间周围刮起了强烈的暴风,那是几乎可以匹敌小规模龙卷的暴风。翻腾的大气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那是她对夜尘伤害她主人的愤怒,亦或是她对未知事物的恐惧被赋予了形态一样的强烈冲击波。

    散布开来的震动,变成了破坏性的超声波仿佛要把别墅给破坏掉似的,但被别墅周围的防御阵法所阻挡。她连自己的眷兽都没有召唤出来,只是随着感情的暴走而泄漏出来的一点点魔力余波,便引发了恐怖的破坏力。

    骇人的魔力震动令大气扭曲,并形成其蜃景般的**。那是长有灿然绯色鬓毛及双角的召唤兽——身躯笼罩庞大魔力的双角兽。魔力凝聚的眷兽,实体化出现在别墅外的庭院上空,像要盖住整片天空!

    嗡嗡的声音,形成了一股破坏力惊人的超声波冲向夜尘。

    夜尘可不能让她肆意把别墅给毁掉了,虽然别墅有防御阵法来进行防御,但是那并不是什么高级的阵法,不一定能够挡住真祖级眷兽的全力攻击。

    右手虚握,猩红的血煞之力瞬间凝聚,在手中凝结成了一根猩红的长矛。

    “血弑!”一声轻吟,猩红的长矛飞掷而出,所过之处,包围在第九号身边的魔力和双角兽的超声波屏障都瞬间化为了乌有。

    伴随着咔嚓的脆响,好像玻璃碎掉的声音,阿夜她们能清晰地飞掷的长矛在穿透了屏障的瞬间爆散开来,化作无数猩红的血刃,如同风暴一般将扎哈利亚斯等人包裹在其中。

    许久血刃风暴散去,剩余的匈鬼部队早已化为漫天的血沫,而拥有不死之身的扎哈利亚斯和第九号整个人都仿佛被千刀万剐了一般,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第九号埃纳托斯,住……住手吧!”再度复活的扎哈利亚斯向暴风缠身的防护服少女怒目而视,似乎是在怪罪她莽撞的出手。他非常后悔,早知道把所有的素体一同带来了。眼前的夜尘真的是一个可怕的家伙,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霹雳手段,不给人反击的机会。若不是他有着纵使在吸血鬼中也算高级的不死身,他早在夜尘的攻击下灰飞烟灭了。

    像是失去了力气般脆倒在原地的扎哈利亚斯,整个人显得非常狼狈。第九号静静待在一边,像个木偶似的,扎哈利亚斯真的把她们当作兵器看待。

    “吸血鬼的从者啊,真是让人意外的身体结构呢,就是不知道你能复活几次呢?”夜尘俯身看着跪着的扎哈利亚斯,面带讽刺地说道。

    “夜尘,击碎他的心脏……”维尔迪雅娜大声道。

    “咳咳……你……你不能杀我,否则你是无法知道我保管的其余五个素体到底藏在哪里。”

    虽然没有一丝底气,但扎哈利亚斯有着自己的一丝价值。

    “哼,区区一个人工岛我会找不出几个素体来,你太看的起自己了。”夜尘不屑道。

    “是……是吗?但你有一件事肯定不会明白的!我的妹妹是能控制一号素体的巫女啊,所以我能够成为第四真祖的侍从。一旦我死了,谁知道她会对人工岛做出什么事情来呢?”扎哈利亚斯拼命掩饰着自己的情绪,话里半真半假。

    其实他为了得到永恒的生命,不惜以自己的祖国与妹妹的性命作为代价,从第一号身上夺取了肋骨,安置在自己的身上。她的妹妹只是他的一个道具,妄图用以控制第四真祖的牢笼!

    “把第九号让给我,你可以滚了。我就特别允许你活到焰光的盛宴之后吧,你的命就留给维尔迪亚娜来终结吧。”夜尘淡淡说道。

    杀不杀,对于夜尘来说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区别,在夜尘的眼中扎哈利亚斯唯一的作用便是他手中的那些素体了。

    而听到两人的对话之后,九号的埃纳托斯双眸依旧是那副古井无波的样子,可在眼底还是有些心灰意冷吧。

    “暂且让你多活几天!!”维尔迪亚娜憎恨看着扎哈利亚斯,发誓一定要追随在阿古罗拉身边,在满月的时候手刃仇人!

    之后,恢复了行动能力的扎哈利亚斯急忙把第九号转让给夜尘,生怕夜尘会反悔一般。

    “届时下一个满月的深夜,看看谁会是真正的第四真祖帝选者吧,再会。”说完之后,他慌忙背向着夜尘,逃离了别墅的庭院。

    另一边,本应是另一个素体的阿古罗拉,则在夜尘身边。像只小狗一样蹲下来,淡绿的大眼晴看着夜尘。希望能得到夜尘的抚慰。

    “就……就让吾褒赏汝吧!”她紧张地舌头都有些打结,口气都变得有点奇怪了,肌肤透明如梦幻般的脸颊布了一层绯红的红晕。

    “怎么了?”看着她可爱到爆的模样,夜尘现在真有种要把她紧紧抱住的冲动。

    “大概是很高兴吧。因为你没把吾王大人卖给那肮脏的扎哈利亚斯呐!”代替垂下脑袋的阿古罗拉,维尔迪亚娜出声解释道。

    “唔,就那种事啊!”夜尘慢吞吞地蹲在阿古罗拉面前,像是表示不用客气一样,把手指抚在阿古罗拉的虹色发丝上,温柔抚摸着。

    阿古罗拉眯着眼,现在的她如果身后有尾巴的话,肯定在高兴揺晃着呢。一直喊着夜尘是她的仆人,其实身份完全是相反的,她的地位基本已经可以算是夜尘的宠物了。

    “阿古罗拉,以后你有同伴了呢。第九号,来拜见你的姐姐吧。”夜尘招呼着呆立的埃纳托斯,她如机器人一般来到阿古罗拉面前。

    夜尘剩余的一只手和阿古罗拉一样摸上了她的金发,微笑地说道:“放心吧,在我这里你不会再受到任何的伤害,因为你是属于我的。”

    “要当吾的仆人吗?值得夸奖。”埃纳托斯用高压的语调叫道,跟乖巧呆萌的阿古罗拉不同,埃纳托斯显得傲气十足。但是脸上的呆滞和冰冷,一下子融化了。

    “呜呜,夜尘是阿古罗拉一个人的仆人,第九号,汝……汝不能和吾抢。”一旁的阿古罗拉则一脸不快地鼓起嘴来,似乎是在责怪埃纳托斯抢夺自己的仆人一般。

    两只小萝莉互相瞪着,好像小孩要争夺一个最心爱的玩具。

    “哈,不管你们了,我要睡觉了,你们两个睡一起吧。”夜尘打了个哈欠,拉住优麻回到了别墅。

    两女看到夜尘离开,连忙争抢地跟在夜尘后面。阿古罗拉甚至说什么为了吾灵魂的安宁,与汝之手掌那结契约之钉,分明是打算和夜尘一起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