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焰光的盛宴即将开始
    ,精彩小说免费!

    第二百二十八章焰光的盛宴即将开始

    “在涅拉普西自治区出现大规模吸血鬼化感染的征兆……”别墅的客厅内,巨大的液晶电视屏幕播出了一条无关紧要的新闻来。

    匈鬼部族联合以涅拉普西为名展开自治独立直言也就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夺取卡鲁阿纳法的领地后自治成一个小国。

    人工岛和他们没有外交关系,甚至魔族特区里有很多人连涅拉普西的存在都不知道。除了那些曾经和涅拉普西接触过的一小部分人外,几乎没人在意那条新闻。

    早晨,别墅的客厅里弥漫着香甜食物味道,夜尘他们正在用着早餐。时隔上一次扎哈利亚斯的袭击有二十多天了,人工岛内充斥着暴风雨的平静。而且彩海学校一个月的寒假,已经宣布结束了。

    期间乖巧可爱的阿古罗拉和性格充满骄傲的九号埃纳托斯吵闹个不停,给别墅增添了很多活力。

    埃纳托斯从夜尘身上感受着温暖和关怀,他没有把她当作一件兵器,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女。带她到外面玩,给她吃了很多美味的食物,比如喜欢的冰淇淋和烤肉大餐,一切一切深深藏在了她的脑海里。她有些感动的要哭,难怪十二号一直喜欢着他啊,明知道盛宴如果结束素体的存在便会消失,却依旧如此照顾她。无论如何,自己一定要在盛宴中好好保护他。

    “维尔迪亚娜,快点把早餐端出来哇,吾闻到了烤鱼的香味了,肚子好饿!”阿古罗拉娇声叫道。

    “来啦,真是的,身为卡鲁阿纳一族的我,为什么非得做女仆来服侍他们啊。”穿着女仆装的维尔迪亚娜面对墙壁叹着气,但起码生活比起以前好了很多。以作为第四真祖觉醒的阿古罗拉的家臣,统治新的夜之帝国,复兴卡鲁阿纳家伯爵家,那是维尔迪亚娜所描绘的未来蓝图。

    可是现实并非如此。阿古罗拉并没有觉醒第四真祖的诅咒之魂,自己没有被狮子王机关承认为正式的选帝者。侥幸的是,现在不用为每天的伙食费犯愁而工作。维尔迪亚娜自己也感觉到正在习惯现在这样的生活。对于这些,维尔迪亚娜微微感到了罪恶感。对作为卡鲁阿纳伯爵家唯一幸存者的自己,感受到安宁这件事感到了罪恶。

    她端着几碟香喷喷的烤鱼,从厨房里来到了宽阔的客厅。当她看到早间综艺节目所放出来的,是画质粗糙的家用摄影机所拍摄的影像,在异国的街道中涌现的暴徒集团无差别地攻击周围的人们,像是僵尸记录片一般的吓人影像时,手中的碟子不受控制摔了下来。

    埃纳托斯动作很快,双手立即把食物接住,叹息道:“笨拙的要命,汝如何能变成吾满意的仆人呀。”

    “怎么……怎么会变成那样。”维尔迪亚娜却没有回话,只是呆呆看着电视,恍惚失神。

    “新品种的吸血鬼感染症什么的,真有点可怕啊。连世界保险机关也没完全搞清楚的样子。不过毕竟最近一段时间,涅拉普西到处跟他国交战,似乎还有生化武器流出的说法呢,只能祝愿感染者不会再继续增加了。”优麻挑着鱼刺边说到,或许是和自己没有关系吧,优麻的口气很随意。虽说出现了传染病,但毕竟是在离日本遥远的外国,所以缺乏实感。据电视报告传染源目前还没有确定,再加上人类跟魔族都会被感染,发病患者会丧失理性无差别的袭击周围的人,于是感染者就这样一味地增加。

    症状本身跟被称为第二真祖的g种的吸血鬼相近,大多数感染者呈现腕力、嗅觉等身体能力提升。另一方面,随着时间的流逝,感染者的记忆丧失变得显著,最终将完全丧失知性,就连生命活动的维持都会变得困难。只是单纯的传染病吗,也或许是未知的新魔族的出现,总之目前尚不明了。而能了解真相的,只有一些有资格听到宴会的人罢了。

    如果不是听过涅拉普西那个地名的话维尔迪亚娜或许会有同样的反应,但那一块土地以前可是他们卡鲁阿纳一族的领地。领地上的居民,怎么会发生那样的情况?

    “怎么回事啊,涅拉普西自治区发生了什么!?”维尔迪亚娜看向那月和夜尘,用嘶哑的声音询问。

    “看来那肮脏的军火商扎哈利亚斯终于开始动真格了,焰光的盛宴完全准备妥当了呢。”那月用无趣的语调说道。

    “吸血鬼感染症……难道与焰光的盛宴有关吗?”维尔迪亚娜惊恐说道。

    “原来你不知道啊,没从狮子王机关那听说过吗?盛宴的选帝者资格,需要获得一定规模的领地……继而,要拥有充足数量的领民!”谈起这件事的时候,那月意外地皱起了眉头。

    “那与感染症有什么关系?虽然我曾经听闻要是第四真祖完全觉醒,选帝者的领地就能够变成新的夜之帝国!”说到这里的维尔迪亚娜,不经意吃惊地闭起嘴。仿佛想到了什么吧,她的俏脸逐渐变青:“难道说……是相反吗!?”

    “第四真祖觉醒后,不是选帝者的领地变为夜之帝国。所谓的选帝者,其实是要准备为了让第四真祖觉醒的仪式魔术的实行者。那一个仪式,就是把居住在自己领地中的几十万人,作为活祭品使用的仪式啊。”

    “活祭……品!?”听见那月所说的无情话语,维尔迪亚娜的肩膀颤抖了。现在被称为涅拉普西自治区的,是过去卡鲁阿纳家族所治理的土地。

    生活在那里的,是在这几百年间世世代代都服从维尔迪亚娜所在的家族的忠实领民们,其中有着许多维尔迪亚娜认识的人。

    他们的生命现在都暴露在新型感染症的危机中,而造成那种状况的是军火商人扎哈利亚斯。

    “魔法阵是设置在涅拉普西自治区内吗?扎哈利亚斯使用匈鬼来侵略卡鲁阿纳伯爵的领地,只是为了获得仪式魔术的必要土地和人民吗!?”维尔迪亚娜双眸发红,低声嘶吼道:“莉亚纳姐姐,你想要获得阿古罗拉到底是为了什么啊,到头来白白牺牲自己,甚至打算把卡鲁阿纳伯爵领地的领民当做祭品吗。”

    “告诉你无妨,谁叫你是我们的女仆呢。据情报了解,你姐姐是打算反过来利用扎哈利亚斯设置的魔法阵,让第四真祖觉醒吧,希望自己成为选帝者。对莉亚纳来说,没有其它从扎哈利亚斯手上夺回领地的手段了。而且即使放任不管扎哈利亚斯应该也会强行进行仪式。无论如何牺牲都是无法避免的!”那月淡淡说道。

    维尔迪亚娜用宛如走投无路的表情激动地揺头:“既然知道了这件事,我得趁早阻止!”

    “通过杀掉扎哈利亚斯阻止吗?没用的,焰光的盛宴已经不可逆转了!”夜尘用力按住了她的肩膀,看着她焦虑的俏脸严肃说道。

    维尔迪亚娜失去了全身的力量,瘫痪般软在夜尘怀里,不断哭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