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629章 劝说徐大夫
    “徐夫人,谢谢了。”

    夏小麦跟着徐夫人,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她。

    院子的东面,房门开着,透过门,夏小麦看见了坐在饭桌前的徐大夫。

    听到徐夫人的呼喊,徐大夫端起的酒杯停在了半空,回头有些惊诧的看着院子里的夏小麦。

    “徐大夫。”

    夏小麦叫了一声,却不知该如何继续开口。

    徐大夫见她如此,叹了一口气,放下了酒杯。

    “这个时间夏老板还没吃晚饭吧,来来,你若不嫌弃这里的粗茶淡饭,就坐下来吃点吧”

    徐夫人也是个明白人,打破了有些尴尬的局面。

    夏小麦的脸微微一红,有些犹豫,如此实在是太叨扰人家了。

    想着,她又觉得自己突然前往,似乎太冲动了。

    徐夫人一看夏小麦满是歉意的表情,就知道对方不是嫌弃自己,便赶紧热心的拉着夏小麦进屋。

    “老徐脾气怪,所以我们家也是很久没有客人了,夏老板来了,就陪着老徐吃点东西说说话吧。”

    徐夫人言语间拉进了关系。

    “抱歉,前来拜访,我也没带什么礼物。”

    夏小麦更加的觉得抱歉。

    “没事没事,呵呵”

    徐夫人见她这不是拒绝了,便笑吟吟的拉着夏小麦进屋。

    她看的出来,夏小麦的面相不像是什么招惹是非的。

    夏小麦报以笑容,坐在了徐大夫的对面。

    “来来。”

    徐夫人为夏小麦取了一副碗筷。

    “谢谢。您不吃点吗”

    夏小麦真诚的看着她。

    “我吃过了,我还得去给女儿那边送点东西过去,就不招待夏老板了。”

    徐夫人拿起刚刚带着的包袱,示意给夏小麦看。

    徐大夫看着自家夫人和夏小麦,一直没有插话,他在观察夏小麦。

    他在京城这样的地方,行医坐诊这么多年,还被百姓们熟知和爱戴,他所经历过的事情中自然有比今日更糟糕的。

    就仅凭杨恕的药膳有问题,还不至于让徐大夫太过忧虑。

    况且,到了他这个年纪,对于名利也不那么执着了。

    今日的事,他顾虑的是夏小麦的心思。

    膳禾馆之前也出过事,徐大夫观察过这位夏老板的为人处世,他还是肯定夏小麦的,不然也不会一直留在膳禾馆里。

    但是今日的事情,毕竟出了人命,见惯了世态炎凉的徐大夫,不知道夏小麦面对这样的压力会怎么处理。

    无数次直面死亡的他,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毕竟人心太过复杂。

    夏小麦见着徐大夫凝重的表情,心里有些失落。

    徐大夫这是不相信自己吗

    “徐大夫,你相信我吗”

    夏小麦咬了咬牙,直接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夏老板,你自己相信你自己吗”

    徐大夫微微挑眉,看着夏小麦。

    “谋财害命的事情我不会做”

    夏小麦掷地有声的说道。

    “来京城之前,我就开过一家药膳馆,也曾用自己浅薄的医术帮助过不少乡亲父老。所以请徐老相信我

    ”

    夏小麦认真又忐忑的看着徐大夫。

    “这并非我相信你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就算我相信你,你能相信膳禾馆里的每一个人吗”

    徐大夫深深的看着夏小麦。

    “徐老,谢谢您肯相信我”

    夏小麦一听这话,眼睛一亮,知道徐大夫心里还是愿意相信自己的,那就好办了。

    徐大夫见她这样,忍不住又叹了一口。

    “徐老,您相信我,那您愿意帮我吗”

    夏小麦满怀希冀的看着徐大夫。

    徐大夫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微微皱眉,细细思索。

    夏小麦也不着急,低头看见了饭桌上的家常便饭,便很自然的夹了一点,喂进了嘴里。

    许是饿了,夏小麦吃着便赞许的点了点头,露出笑容来。

    徐大夫将夏小麦坦荡自然的动作收进眼底,心中便有了决断。

    阅人无数,若是夏小麦真的有什么歪心思,在前往自己这里有所求的情形下,是决然做不出这般的自然的。

    “小麦,你要我怎么帮你我只是个大夫,对于这些个阴谋诡计,我向来不予理会。”

    徐大夫既然有了决断,也不说什么豪言壮语,人家相信自己,他便换了称呼,毕竟也算是长辈。

    “徐老,天麻和乌头两位药材从外观来看,还是很好区分的,伙计和后厨都是受过培训的,应该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夏小麦放下心中的欣喜,表情凝重起来。

    “你确定是有人故意为之,陷害膳禾馆是吗”

    徐大夫不喜这样的阴谋,又喝一口酒。

    “我丈夫是征远大将军,我担心有人想对付他。”

    夏小麦说完便直直的看着徐大夫。

    这样的事情,她觉得不应该瞒着徐大夫,人家愿意帮助自己,那自己就不应该等到事态无可挽回的时候,才马后炮的告诉人家,那才是有为原则。

    徐大夫眉头紧皱,却没有丝毫额畏惧。

    京城里的显贵多的去了,他见识过的也不少。

    夏小麦能这般直言不讳的告诉自己,可能存在的危险和后果。

    “我还是很好奇,是什么人要陷害牵扯征远大将军”

    徐大夫丝毫不为所动,言语间反而带了些怒气。

    夏小麦却犹豫起来,不知道怎么解释太子什么的和这件事可能存在的关系。

    “你有什么打算要我怎么做”

    徐大夫不在意便转移了话题。

    “徐老,您只需要一如往常的坐镇膳禾馆就好了,剩下的我来处理。”

    夏小麦语带坚定。

    徐大夫有些惊讶,不知道夏小麦具体的想法,但是他也没问。

    若是现在就知道了,徐大夫反而觉得没什么意思了。

    “好你既这样说了,那我便不问了。”

    徐大夫无奈的笑了笑,但还是不放心的补充道。

    “要是有什么难题,你还是可以来问我。欸,你快吃吧,说了这么多,肯定饿了是不是我家老婆子别的不会什么,这饭菜倒还做的不错。”

    徐大夫心情好了不少,便赶紧尽地主之谊。

    夏小麦觉得人家答应帮自己了,自己也就不好再矫情拒绝什么。

    心中想着,这件事解决之后,自己一定要好好感谢徐大夫的帮助和信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