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635章 白夫人的解围
    “小麦,怎么了”

    徐大夫也听见了动静,走过来关切不已。

    毕竟店里没有什么其他的客人,所以店里的伙计什么的也看向这边。

    夏小麦死死的看着汤,徐大夫也看了过去,脸色也变了起来。

    作为行医救人的大夫对于相克的药物都是极其敏感的,所以徐大夫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四物汤里,多了一味草乌

    “刘夫人,出什么事了,该不会”

    白老爷看着夏小麦和徐大夫的反应,似乎猜到了什么。

    “怎么会”

    白老爷惊惧又带着些愤怒的想要质问夏小麦。

    看夏小麦和徐大夫的反应,再想到之前的认命,机敏的他几乎可以断定,刚刚若是自己的夫人喝下那碗汤,一定会出事,他不能容忍

    “老爷”

    白夫人低声呵斥。

    她是女人,没有太过激的情绪反应,反而细致的观察到了夏小麦的反应。

    夏小麦发白的脸色和轻微颤抖的身体让她愿意相信夏小麦。

    白夫人首先打断了白老爷的怒火,有力的拉了拉白老爷,轻微的摇了摇头。

    白老爷皱了皱眉,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才有些不情愿的被白夫人拉着坐下。

    夏小麦拿起汤勺,又将看了看汤里的内容,求助的看向徐大夫。

    她多么希望是自己看错了,然后徐大夫否认他的判断。

    可惜徐大夫和她一样,脸色很难看。

    “小麦,别生气了不,不就是是恰巧飞进去一只虫子嘛,别这么生气飞虫这种你要是生气伙计们,岂不是太苛责了。”

    白夫人挤出一个笑容,很快的编出了一个还算过得去的说辞。

    白老爷阴沉着脸,抿着嘴唇看着自己的夫人。

    夏小麦却还没有反应过来,或者说还没有冷静下来。

    “白老爷、白夫人,夏掌柜对于药膳向来严格,你们今天特意过来,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自然重视。”

    徐大夫倒是立刻意会了白夫人的意思,赶紧接过话。

    此时,徐大夫轻轻的推了一下夏小麦,和白夫人一起不停的给夏小麦眼神暗示。

    白夫人和徐大夫的话钻进了夏小麦的耳中,让愤怒的夏小麦回了回神,几个呼吸下来,她有些轰鸣的大脑稍稍冷静了一些。

    她有些茫然的抬头,看见了白夫人和徐大夫的急切,也看见了白老爷凝重的质疑。

    随后,她便看见了周围不明所以的员工,他们既好奇又八卦的模样,让夏小麦终于明白了现在的这个时候,不是该愤怒的时候了。

    “是哎呀,白老爷、白夫人,我真的是感觉太抱歉了青儿,快,快将这汤撤下去”

    夏小麦给了青儿一个眼神,然后冲着四物汤重重的点了点头。

    从汤开始做到端上来,这才多久的时间四物汤是她临时决定的,也就意味着,不可能是外面的人提前做好准备,偷偷进来换药材。

    这一次下毒之人绝对就在这个店里,就在后院之中

    这岂不就是夏小麦离那群人最近的时候同时也是取证调查的最好时机,她不能放过,更不能辜负白夫人的信任。

    青儿在整个过程中,离夏小麦距离不远,她看见了夏小麦脸色的巨大变化,虽然她没有夫人的聪明,但还是意识到了事情的紧急。

    青儿赶紧将四物汤端起来,离开了大堂。

    “徐大夫,麻烦您带着两位贵客去二楼,今日我亲自下厨,重新为白老爷和白夫人做一桌菜,好好赔罪”

    夏小麦说着看向白夫人,满眼的感激和歉意。

    “能吃到刘夫人亲手做的东西,我们也很荣幸呢我很好奇,能牢牢拴住征远大将军的女人,会有怎么样一手好厨艺。”

    白老爷说着玩笑话,松开了眉头,看了一眼身边笑盈盈的夫人,终于还是暂时放下了怀疑。

    “看来,今日我也要沾光了,呵呵。”

    徐大夫也跟着打圆场。

    “徐大夫,正好,上去了麻烦您老再给拙荆把一下脉,看看她的身体还有没有什么别的问题,我一直很担忧。”

    白老爷这句话,看来是真的。

    徐大夫也算是这庞大京城里有名望的大夫了,白老爷还是愿意相信他的。

    “白老爷都开口了,老夫怎么敢拒绝呢”

    说笑间,徐大夫便亲自领着白老爷和白夫人上楼。

    夏小麦看着徐大夫给自己的那个放心的眼神,心里松了一口气。

    但她很快又提起精神,现在他必须要抓紧时间了。

    “张管事,前面你看好了,我得去给后厨了。”

    夏小麦的表情不算严肃,也没有打算去追究“虫子”的问题。

    刚刚的事情,她可以判断,至少这大堂里的张管事和几个伙计是没有下手时间的,也就是说这一次他们也没有嫌疑。

    “青儿,东西呢”

    夏小麦回到办公室,便赶紧询问青儿。

    “夫人,在这里”

    青儿赶紧从柜子有些隐蔽的角落里端出了还在冒着丝丝热气的四物汤。

    夏小麦赶紧用汤勺捞起了四物汤里的东西,仔细查看起来。

    她依次找到了四物汤的四物,除开正常烹饪的排骨葱蒜等食材、调料,夏小麦最后将草乌找了出来。

    夏小麦死死地盯着那五六片乌头,怒火又一次涌上心头。

    “夫人是不是又有人偷换药材啊”

    青儿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是偷换,是添加了一味草乌”

    夏小麦咬牙切齿。

    “草乌那是什么”

    青儿继续问道。

    “四物汤里有川芎,川芎和草乌本无毒,可以起一起入药服用,就有剧毒,过量可致死”

    夏小麦说着,自己都有些后怕。

    “啊天啊,那就是说,那个人,他又下手了”

    青儿忍不住惊慌起来。

    “夫人,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啊我们不知道是谁,岂不是防不胜防”

    青儿担忧起来。

    “青儿,你把抽屉里的黄纸拿给我。”

    夏小麦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青儿不敢怠慢,赶紧拿来了平时包裹药材的黄纸。

    夏小麦一言不发,将汤里的药材捞起来一半,轻轻抖了抖,将水分稍稍分离了一些。然后,她将药材放在了黄纸之上,包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