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677章 狗咬狗
    “大人,不是这样的”

    小黑的辩解苍白无力。

    “大人,小黑做的那些谋害人命的事情我都不知道啊他昨晚来找我,只是想让我叫他识字的,他做的那些事情,小人一概不知啊”

    吴宽突然争着说道,谁都明白他是要与小黑撇清关系。

    吴宽又能如何他自私也好,却在心里给自己找了一个安慰的借口他不能被抓,这样背后的人就瞒不住了,所以只能对不起小黑了。

    小黑猛然看向吴宽,难以置信的看着吴宽,最后变成了无边的怨毒。

    吴宽自然不敢直视小黑的目光,只能装作可怜的看着文大人。

    “吴宽,你这个叛徒”

    小黑本就没有顾忌了,自然不愿意独自承担所有的罪责。

    “你你少在这里乱咬人,我跟你根本就不熟大人,我一个书院的学生怎么可能认识他呢是那天我去膳禾馆一次,他看我们是书院学生,就求我教他读书认字的。”

    吴宽说的头头是道。

    “大人,我和杨恕是好朋友,是同窗和白老爷白夫人连面都没见过,根本不认识他们我怎么可能指使他人去谋害他们呢”

    吴宽继续为他的无辜辩解着,看都不看小黑一眼。

    瑶儿趁着这个机会说点什么,被夏小麦拉住了。

    夏小麦心里期盼着小黑不要在沉默,不然吴宽背后的人该怎么挖出来。

    卫林昨天告诉她的那些两人的对话内容,她觉得小黑应该不知道吴宽背后的人是谁。夏小麦要救出二柱,但是她也不想放过那些真正在背后煽风点火的人

    文子川连着狠狠的拍了几下惊堂木,以表示他的官威。

    “吴宽,你给本官闭嘴,再叫嚣我现在就赐你十大板小黑,你可还有什么要为自己辩解的本府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免得指责本府官官相护”

    文大人厉声道。

    小黑脸色苍白,低着头很久很久都没有说话,就在文大人失去耐心的时候,他抬眼怨毒而又嘲讽的看了一眼吴宽。

    “大人,小的认罪”

    小黑冷冷的开口。

    “速速说来”

    文大人比较谨慎,毕竟小黑之前的言行并不老实。

    “小的是受人指使,才会谋害杨恕和白老爷夫妇的。”

    小黑现在显得很平静。

    吴宽心虚的低下头,不敢看任何人,也不敢让他人看到自己现在惊慌的表情。

    “而指使我的人,就是他,吴宽。”

    小黑说道“吴宽”两字时,咬牙切齿,却不去看吴宽。

    吴宽的脑子嗡的一下炸开,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却连头都不敢抬。

    “哼,你们刚刚极力否认,现在又声称是他指使你本府凭什么相信你”

    文子川冷冷的说道。

    “大人,昨夜小的避开耳目去见的就是吴宽。我找他是因为我不安,今日就要开堂,我在家躲避了两天不敢出门,对于外面的消息一概不知,慌乱之下才冒险去找他的”

    小黑解释道。

    文大人看了一眼不吭声的吴宽,皱了皱眉。

    “你是如何谋害杨恕等人的”

    方东冷冷的质问道。

    “大人,这些乌头就是吴宽命小的偷出来的,并且让小的带回家,熬煮了另一份加了料的天麻乌鸡汤,并且让我偷了膳禾馆打包的瓷罐出来,完完全全做成了膳禾馆的药膳。”

    小黑指着桌案上的残渣说道。

    “然后呢又是怎么让杨恕喝下的”

    文大人迫不及待的问道。

    “原本吴宽只是让我准备这些东西,杨恕一出事,我便立刻想通了这一定是吴宽干的”

    小黑一下子就把自己谋害杨恕的罪名降低了不少。

    “不,不是的,大人他这是在随意攀咬他满口谎言,不能相信啊”

    吴宽见小黑这般说,大惊失色的连连说道。

    “大人,我有证据证明”

    小黑立刻打断了吴宽。

    “说”

    文大人沉声道。

    “大人,莫要听他胡说”

    吴宽听到“证据”两个字,立刻想到了什么。

    “初九的清晨,在小的前往膳禾馆上工时,吴宽一个人来小的家拿走了乌头药膳,当时小的爹娘以及邻家的大娘都看见了。”

    小黑转头看向吴宽,一字一句的描述那天早上的事情,怨毒又带着些报复的痛快。

    “大人,事先小的并不知道吴宽要这个乌头药膳是做什么,但他给了小的十两银子,这些钱小的还没来得及花,全都放在小的家中的枕头下面,小的爹娘都不知道这个。大人可派人去搜,小的一个小小的伙计,哪里可能拥有这么多钱”

    小黑说完,文子川看了方东一眼,方东便赶紧下堂,看来是派人去查实小黑所述之事。

    “大人,小的长期呆在后厨并不知道每天来的客人都是谁,所以也不知道吴宽要小的做乌头药膳的目的。但是当天晚上快关门之时,一连有客人点了两份天麻乌鸡汤,小的就隐隐觉得不对劲。”

    小黑为了尽量撇清自己,把事情描述的也很详细。

    “后来后厨送去了打包的药膳之后,小的便偷偷的跑去前厅瞧过了,发现了吴宽。第二天杨恕死亡的消息传来,小的便明白了吴宽真正的意图。事后小的非常不安,才会偷偷将药渣埋起来,昨夜才会因为害怕偷偷去见吴宽。他带着杨恕来膳禾馆,找小的制作了有毒的药膳,他不是凶手谁是”

    小黑摇身一变,变成了毫不知情、被人利用的帮凶。

    “你”

    吴宽看着小黑已经惊呆了。

    小黑不知道天大的笑话小黑知道的清清楚楚,从一开始就知道谋害的对象就是杨恕

    现在小黑将所有的事情都推给他吴宽,吴宽觉得自己真的是从来都没看清小黑的为人,他居然是个用心如此险恶之人。

    夏小麦也被小黑的言辞惊到了,卫林描述的情况,这个小黑分明就是知晓全部情况,还自作主张的谋害白夫人,现在装无辜的模样,夏小麦能不惊讶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