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686章 方东的到访
    “老板,有人找您,就在外面。”

    张管事突然来到药房门口,对夏小麦说道。

    夏小麦正和徐大夫、大云闲聊着,听到这话,夏小麦一愣。

    找她找到膳禾馆里难道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夏小麦从萱王府出来,临时打算来膳禾馆,外人怎么会知道来这里找她

    按下心中的疑惑,夏小麦走到前厅。

    一个长身而立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夏小麦只觉得有些眼熟,待到那人听见动静站起来转过身,夏小麦不由得惊诧出声。

    “方捕头”

    夏小麦虽然惊讶,手上却示意方东坐下。

    “夏老板, 清白已证,这膳禾馆打算什么时候重新开业呢”

    方东微笑着问道。

    “方捕头什么时候关心起这种小事了吴宽和小黑审完了有什么结果吗”

    夏小麦语气有些冷,甚至可以说有些讽刺的。

    不管方东当时阻拦自己是什么目的,她心里都是不舒服的。

    “膳禾馆开张可不是小事,您的几家店铺如此惹人注目,府衙自然也关注一些。”

    方东对于夏小麦的态度也不恼怒。

    “哼确实够关注的,不然方捕头怎么知道来膳禾馆找我”

    夏小麦不客气的看着他,摆明了说他派人跟踪自己。

    “夏老板误会了,我只是之前为了查案在膳禾馆外安排了人而已。”

    方东略带歉意的解释道。

    “哦按照方大捕头的意思,这膳禾馆和我的嫌疑还没有解除”

    夏小麦挑眉问道。

    “看来夏老板对本人的误会有些深。”

    方东无奈的摇了摇头。

    “方捕头,没有什么误会不误会的。你要查案我无话可说,但是吴宽和小黑已经认罪,您老就应该 去调查吴宽背后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在我这里只会浪费时间,不知道方捕头是否认同我说的。”

    夏小麦有些不耐,她不喜欢方东这种遮遮掩掩的说话方式。

    说完,夏小麦把头转向半开的木门,看着门外穿行而过的路人,一副不想去搭理方东的模样。

    “夏老板,我相信你已经看出了公堂上我对你的帮助了,有了这个前提,我想这可以证明我不是你的敌人。”

    方东正了正脸色,说道。

    “你阻拦我逼问吴宽,证明你也不是我的朋友。”

    夏小麦冷漠的转过头。

    “安排在膳禾馆外的人,是为了您的安全,保证膳禾馆在重新开业之前,不会再出什么事。”

    方东认真的看着夏小麦。

    “查到背后的人,一切的担忧都不存在了。”

    夏小麦咬了咬牙。

    方东看着夏小麦,心中很是无奈,说了这么多,她一直这么强硬,没有丝毫让步的意思。

    局面有些僵硬,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

    “刘夫人,有些事情,您应该知道,是不可能如您的愿的。”

    方东沉声说道。

    夏小麦抬眼看着方东,他对自己的称呼变了。

    刘,刘将军,朝廷。

    “为什么你是捕头,难道不应该对案子追根究底吗不挖出背后的人,以后只会出更多的命案,死更多的人”

    夏小麦对方东怒目而视。

    “刘夫人,你的愤怒我明白,但是我公布真相就是结束吗难道公布的下场就不会死人吗你认为我或者你到时候又能够挽回什么”

    方东冷冷的说道。

    “你这是自欺欺人难道就应该任由他们逍遥法外吗”

    夏小麦嚯的一下子站起来,情绪有些激动。

    “刘夫人,我是京兆府的捕头,京城的安定就是我的职责;刘将军在边疆出生入死,国家的安定就是他的职责。您可以不放弃去揪出真凶,那这之后的局面发展你可以不管不顾吗”

    方东就这么静静的抬头看着夏小麦。

    夏小麦咬着唇,良久没有说话。

    方东的意图她听明白了,不论他是真的为了百姓和国家的安定,还是为了躲避纷争,方东现在是想把这件事压死在吴宽和小黑身上,就此打住。

    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可不是很可笑吗让她无视自己亲人遭受的伤害

    “方捕头,你可知我几天我和我的家人是如何度过的吗如果不是最后证明了清白,二柱岂不是要白白送命”

    夏小麦连声问道。

    “所以我帮助了夫人你,拿出了确凿的证据。”

    方东缓缓的说道。

    “你”

    夏小麦被他的话噎住了。

    确实是因为方东的帮助,二柱才会被放出来,事情也与膳禾馆五官无关了。

    所以这个方东,不论是帮助还是阻拦自己,都是为了避免这件事继续闹大。

    不让这件事闹大

    是为了避免太子和萱王爷的正面交锋

    那这个方东

    难道

    夏小麦看着方东,想从他淡漠从容的脸上看出个究竟,来证实自己的猜想,却又难以置信。

    终于,几经挣扎,夏小麦还是服了软。

    “你不觉得荒唐吗”

    她无力的坐了下来。

    方东没有回答她是否荒唐,而是静静的看着她。

    “你能阻止一次,还能阻止以后吗”

    夏小麦不甘心的问道。

    “前提是,刘夫人你是真的清白。”

    方东变向给了肯定的答案。

    “所以我才说荒唐,你明知道真凶是谁,却还在这里要求我的清白。”

    夏小麦嘲讽的说道。

    方东有些不自然的回避了夏小麦的目光,这话他无力反驳,良久之后,他才开口。

    “刘夫人,我的身份能力有限,惩戒那些人的权利和身份我不可能拥有。”

    方东无奈的说道。

    这话说完,两个人又是一阵沉默。

    “刘夫人请放心,这段时间我会安排人在膳禾馆周围的。”

    方东私自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他知道,不论是自己还是刘家人,都只皇权争斗中的棋子而已,光“棋子”二字就显得悲凉和无奈。

    “谢谢,不过,我还有件事情,恐怕要麻烦方捕头一下。”

    夏小麦想了很多,还是诚恳的说了一声谢谢,也是谢谢方捕头在公堂上的帮助。

    “刘夫人,请说。”

    方东没有拒绝。

    夏小麦这才把需要几份府衙定案文书贴在店铺的事情说了一遍,方东应下了,并承诺过几日会送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