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784章你就是个懦夫!
    刘府依旧平静如常,萧婉儿选择了跟三丫和瑶儿去养生馆,尧江则开始做一些简单的训练,不让身体因为伤病荒废下来。

    夏小麦看在眼里也不好说什么,本以为今日会消停一天,结果关总管却来了。

    客气的迎了关总管进来,关总管也很礼貌的问候夏小麦的情况。

    “是这样的,刘夫人,你这脚伤恐怕还有一阵子才会好,公主在这儿打扰也不太好,皇上思念公主,所以这才命老奴过来接公主回去。”

    关总管婉转的说道。

    “也是,我这脚伤着,照顾公主难免不周到。”

    夏小麦不好意思的说道,说实在主人养伤,对客人来说就是怠慢了。

    关总管尴尬的呵呵的笑了两声,觉得不能让刘夫人误会皇上觉得怠慢,只好透露了一些实话。

    “唉,皇上是听说公主这几天不开心,想着她出宫这么些日子了,怕是新鲜劲儿已经过了。再说,公主总是呆在将军府上,也不太好,您说是不”

    关总管其实也是想问问公主为何不开心,他总觉得公主应该不会这么快就觉得无聊,至少之前方北描述的都是公主乐呵呵的日子。

    夏小麦总不可能说萧婉儿恋爱了吧,只好笑了笑。

    “您的意思我明白了,皇上想念公主了,等晚上公主回来我跟她说,正好也需要收拾收拾。明天您再安排人过来接公主,可以吗”

    夏小麦建议的说道。

    “哦,那也行,这就有劳刘夫人了。”

    关总管笑呵呵的告辞了,劝说的事情留给刘夫人正好,万一公主不愿意回宫,他可不好回宫复命。

    目送了关总管,夏小麦无意中发现了尧江身影,看来,公主要回宫的消息他也知道了。

    傍晚,萧婉儿和三丫、瑶儿嬉闹着进了院子,夏小麦便将关总管来过的消息告诉了萧婉儿。

    萧婉儿呆愣在原地,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护卫房间的方向,哀伤爬上了脸颊。

    “啊婉娘,你就要回去了啊”

    三丫不乐意的抱怨道,拉着萧婉儿的手很是不舍。

    “是啊,我我得回去了,出宫太久了,我也该回去看看父皇和母后了”

    萧婉儿低下眼睑,喃喃的说道。

    当初和父皇的约定是一个月,其实还有差不多十天她才用回宫,但是她似乎已经没有留下来的理由了。

    想着,她眼底闪过一丝祈盼,又看了看那个方向。

    夏小麦将萧婉儿的失落看在眼里,其他人只当萧婉儿是因为要回宫了才如此伤感。

    三丫和瑶儿拉着萧婉儿回到房间,帮她收拾衣物,以及这些日子买的新奇玩意儿,说着悄悄话。

    晚饭时,萧婉儿很是得体的向赵氏和刘老爷子说明了自己要走的事情,又向所有刘家人一一致谢,大家一时间也有些伤感,毕竟萧婉儿活泼可爱的性子也给大家带来了很多欢乐,相处了这些日子,总还是有些感情了。

    饭后,萧婉儿内心陷入了痛苦的挣扎,她愈发的不甘心就这么离开,她还是想要一个答案。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 微信搜 索名称颜书小说阁微信号ysg162

    过了今晚,也许她永远都没有机会了。

    终于,在挣扎煎熬中,萧婉儿鼓起了勇气,来到了尧江他们的房门口。

    “大哥,公主这就要走了哇,那就好了,方校尉天天盯着,我都得绷着精神”

    陆清玦口无遮拦的嚷嚷着。

    传到萧婉儿的耳中,却有一种被嫌弃的感觉。

    那尧江,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萧婉儿踟蹰起来。

    “你呀,这张嘴就知道胡说方校尉还在呢,你小心点”

    涂天岚没好气的骂道。

    “我出去走走。”

    一言不发的尧江突然起身,无视了两个兄弟。

    “诶,怎么大哥怪怪的”

    陆清玦小声的问涂天岚。

    “就你话多”

    涂天岚白了他一眼,躺在了床榻上,不再理会他。

    “我”

    陆清玦莫名其妙,有些委屈。

    尧江一出来,看见了墙拐角处的萧婉儿,眼神一凌,脸色便越发的冷了。

    “你,你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说。”

    萧婉儿咬了咬牙,说完便往后院走。

    到了水井边上,萧婉儿看着尧江,满脸的委屈和伤感,犹豫着该如何开口。

    “公主”

    尧江率先开了口。

    “你非要称呼我公主吗只有我们两个人”

    萧婉儿倔强的看着他。

    “我只有资格称呼您公主。”

    尧江沉声道,手却不自觉地握紧。

    “你尧江,你果然是个笨蛋,无可救药的笨蛋我明天就要回宫了,难道你就不能换一个称呼吗我做了那么多,就换不来你一点点的回应吗”

    萧婉儿咬着唇、含泪质问道。

    “公您这样不和身份。”

    尧江低下了头。

    “我都不在乎,你为什么要无视我难道是我做的不够还是你心里有别人了”

    萧婉儿颤声问道,生怕他回答“是”。

    “您可以不在乎,但是您周围所有的人都会在乎。”

    尧江苦笑着说道。

    “那你呢你在乎身份吗”

    萧婉儿轻声问道,几步走到了尧江的身前,让低着头的他也能看到自己。

    尧江想说自己不在乎,可是他不在乎又能如何呢身份就想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峰,他绕不过去。

    “我,在乎”

    尧江闭上了双眼,冷漠的说道。

    他不敢去直视萧婉儿含着泪花的双眼,他怕自己会着魔的说出不该说的话。

    萧婉儿绝望的退后了两步,呼吸都有些窒息。

    刘嫂嫂告诉她,问了才知道答案,才知道他的心意,可是他现在的回答不是自己想听的他在乎身份他没有否认对自己的感情,却说在乎身份

    “尧江,你就是个懦夫”

    萧婉儿泪如雨下,激动的说道,然后转身就要离开。

    “公主”

    尧江突然开口。

    萧婉儿停下了脚步,那一瞬间她以为尧江是想挽留她,但是接下来她却迎来了更加绝望的深渊。

    一双绣着碎花的鞋垫横在两人中间,尧江捧着鞋垫在萧婉儿身前。

    “这是公主遗落的东西,还请公主收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