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814章寸哥儿的交待
    说谁派你来的

    尧江见李管事找到了东西,便蹲下什么,盯着寸哥儿问道。

    什你在说什么我,我,我就是想偷个钱袋子而已

    寸哥儿冷汗淋漓,支支吾吾的辩解着。

    你和你那个逃走的同伴说的话,我听得一清二楚,你还要狡辩吗

    尧江冷哼一声,一把抓他起来,便往庄子里拽。

    你,你要对我做什么我,我只是小偷而已,我,我你们应该把我交给衙差啊放开我

    寸哥儿不光是害怕自己会被虐待,更是害怕人家追问自己的来历。

    有人让你来偷东西,难道你就没看看这里是谁的庄子

    尧江养伤养了一个多月,这身筋骨早就受不了要活动活动了,刚出来几天,就碰见这个小贼,他可不会心慈手软。

    大爷,饶命啊,我就是一时起了贪念啊您就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

    寸哥儿求饶的声音很快便将庄子里的人吸引过来。

    就是个小偷而已,你们别看了,赶紧做事情去

    李管事赶走看热闹的伙计,从尧护卫说的话,他已经猜到了这个小偷恐怕不止是小偷那么简单。

    夏小麦微微蹙眉,虽然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但是尧江和李管事的神情,她也猜到了一些。

    夫人,这个单子你收好,我已经全部记下来了。

    李管事心里还有有所担忧,觉得还是应该小心行事。

    夏小麦看了看缩在角落里的寸哥儿,接过单子点了点头,李管事便赶紧带着大姚和铁柱出发了。

    尧江这会儿将寸哥儿先关进了杂物房,才和夏小麦说了经过。

    他的同伙跑了

    夏小麦觉得尧江做事应该不会如此。

    天岚去跟踪了,想必下午就能知道了。

    尧江轻松的说道,要是这种事都办不好,他也不用在禁军呆这么些年了。

    你把门打开,我问他点事情。

    夏小麦说着,尧江便打开了房门,陪着夏小麦一起进去了。

    夫人,夫人,你饶了我吧,我真的只是一时间鬼迷心窍而已

    寸哥儿慌张的跪在夏小麦身前,哀求道。

    这庄子偏僻,你的这个说辞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夏小麦淡淡的说道。

    我,我

    寸哥儿支支吾吾,脑子飞快的想着说辞。

    别你你我我的了,说吧,偷我的配方,是谁指使你的

    夏小麦直截了当的问道。

    没什么配方我我我,我不知道

    寸哥儿大惊失色,眼神下意识的闪躲。

    难道是你一个人完成了对我们的跟踪,知道我什么时候出将军府,知道我什么时候把东西交给李管事的哼,这些光是你们两个也做不到,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吧你也就是个跑腿的而已,偷偷东西其实不是什么大罪,若是因为这个丢了性命,值当吗

    夏小麦语气平缓,却让寸哥儿感受到了无形的压力。

    你,你要杀我

    寸哥儿脸色苍白,将军府的人,杀一个小偷,神不知鬼不觉。

    杀你不不不,也就是失手不小心打死一个贼而已,你既然要承担下所有的罪行,我也懒得问你了。

    夏小麦说完,转身便要走。

    尧江淡漠的看了一眼寸哥儿,如同看一具尸体一般,却让寸哥儿如坠深渊。

    夫人,饶命啊,我说我说

    寸哥儿慌张的扑倒在地,为了十两银子丢了命实在是不值得。

    是美颜堂的乌雅老板派你来的,是不是

    夏小麦回头,问道。

    不,不是的,我不认识什么乌雅老板,我

    寸哥儿矢口否认。

    还不说实话

    尧江一声暴喝,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 搜索微 信公众号sg2255吓得寸哥儿一哆嗦,话也说不清了。

    真的不是什么乌老板,我就是个游手好闲的小混混,东街的老李头找的我们,说是事成了就给我们一人十两银子

    寸哥儿赶紧解释道。

    那你们怎么知道到这儿来偷,找谁偷

    尧江继续冷言问道。

    都是老李头交待的,他找我们好几天了,就是让我们做好准备随时行动今天早上老李头叫上我们跟着你们一路到了庄子上,我们本来是要从这位夫人身上偷那张纸的,结果看您给了别人,我们就

    寸哥儿既然开了口,便没什么好保留了。

    事情问道这里,便也差不多了,夏小麦和尧江微微一想也就明白了,这种事情自然不会是乌雅来亲自安排这两个人。

    夏小麦看看尧江,便离开了房间。

    说清楚,什么老李头,没有大名吗

    尧江接下来便要问清楚详细的事情了。

    过了一小会儿,尧江出来了,便直接去找到了夏小麦。

    夫人,问清楚了,这老李头也是个游手好闲的,手脚也不大干净的那种,介绍这种私活也不奇怪。

    尧江显然已经问清楚了老李头的详细情况以及住址。

    您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尧江问道。

    我想想

    夏小麦不是在想别的,而是在犹豫已经想好的一个方案。

    随即她又掏出了那张自己亲手写下了的纸张,细细的看了起来。思索犹豫再三,夏小麦回到房间里,拿起笔在单子上添加了一种原材料。

    随后,夏小麦将单子吹了吹,让墨迹干透,然后细细的折好,递给了尧江。

    尧护卫,这个

    夏小麦刚要说什么,尧护卫已然重重的点了点头。

    夫人,您是打算让这个寸哥儿拿这个单子

    尧江不确定的询问道。

    有人既然想要,我就给出去好了,免得他们三头两头的派人来,我们还得费尽心思去防着他们。

    夏小麦微微一笑。

    下午的时候,寸哥儿听见尧江似乎是被人叫走了,他尝试着撞了几下房门,结果房门不结实脱了锁,偷偷摸摸的摸到墙角准备翻墙时,寸哥儿便听见了另外的声音。

    青儿,去把这张配方拿去烧了,省得又有人来偷

    夏小麦将单子递给青儿,便转身离开了。

    哦

    青儿满不在意的往院子后面走了几步,发现了墙角有一个破的瓦罐,里面还有积水,便随手扔进了水中,然后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