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868章惊讶的过往
    听得新的产品名称一夜白肤水,夏小麦有些沉默。

    最早乌雅推出的就是白肤水、白肤乳之类的,如今在前面加了一个一夜,意图很明显了,夏小麦知道,必然是加重了金丹粉末的用量,不然达不到这样的效果。

    但这样也更加预示着,乌雅制作的东西里边潜在的危险变大了。

    正是因为夏小麦知道这其中的危害,她才会真的感到不安。

    前世她只是知道重金属的危险,但是具体多少剂量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这样的细节问题她并不清楚。

    可如今没有证据,她也只能干着急。

    小麦,小麦

    魏夫人奇怪自己说完,夏小麦怎么没了声音。躺着的她又看不清楚夏小麦的反应,只好呼唤她。

    魏夫人,多谢你告诉我这件事,我一点会小心的

    夏小麦心不在焉的说道。

    随后,心里乱糟糟的夏小麦无心聊天,魏夫人也感受到了她的心不在焉,便也不再纠缠什么,安静的做完护理,便起身告辞了。

    夏小麦这才交待青儿和冬至照顾一个时辰,自己由涂天岚跟着,去往膳禾馆。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了午饭。

    二柱自从打理起膳禾馆开始,除了偶尔休息的时候在家能和家人一起吃饭,其他的日子里也就是早餐在家里匆匆吃过就离家了。

    大嫂,下午,我领着爹娘还有三柱,去养生馆看看,你觉得怎么样

    饭后,大家坐着闲聊,瑶儿突然开口询问道。

    她倒不是觉得夏小麦会不同意,只是担心下午店里的客人会不会多,这样的话,两老过去也不方便。

    可以啊

    夏小麦立刻出声,笑着答道。

    爹娘,这么久了,你们都没去养生馆看看呢

    三丫也很是兴奋。

    小麦,我们过去不会耽误你们做事吧

    刘老爷子略有些担忧。

    怎么会呢其实早就该带你们去看看了,都怪我忙着忙着就忘了。

    夏小麦劝说道。

    就这样,除了倩儿不方便留在膳禾馆,陪着二柱之外,其他人散着步便抵达了养身馆。

    三丫笑嘻嘻的带着自己的爹娘看这看那,瑶儿也带着三柱介绍自己每天都做些什么,大家都很开心。

    夏小麦本也想和他们一起,可惜林夫人和余夫人早已在养生馆等她了,两位夫人似乎有话和夏小麦说,夏小麦便领着她俩进了客房。

    那两位想必就是刘将军的父母了吧看起来身体还挺不错的

    林夫人和余夫人笑吟吟的客套了几句,才开始说明今天的来意。

    刘夫人,关于宋夫人的事情,我们真的很抱歉

    余夫人看看林夫人,有些犹豫的开口说道。

    两位夫人,你们实在是不比介怀这件事情的,宋夫人做的事情和你们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是相信两位夫人的

    夏小麦没想到她们还在纠结这件事,实在是

    宋夫人

    夏小麦突然想起了自己昨日见到的落魄宋夫人,难道这也和她们有关

    刘夫人

    林夫人还想说什么,突然看见夏小麦脸色的变化,有些不知道要不要继续说下去了,生怕夏小麦为此感到厌烦。

    其实,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 搜索微 信公众号sg2255我昨天遇见宋夫人了

    夏小麦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她闹到养生馆来了

    余夫人紧张的问道。

    不是,我是逛街的时候遇见她的,不过她的样子看起来有些落魄。这是发生了什么吗我觉得她似乎是经历了什么变故。

    夏小麦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但是有所保留,便没有说出自己和她之间的对话。

    唉,说来也是唏嘘,她被宋老板休妻,赶出了家门,她娘家的叔伯也不肯让她回去

    林夫人和余夫人有些无奈。

    这是为什么呢难道就因为那天的事情吗

    夏小麦不能理解。

    这其中也是有很多旧事积累的缘故,我们也知道部分。

    余夫人说着,看了一眼林夫人。

    刘夫人,京城看着很大,其实人际交往的圈子确实很小的,老话说的好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那天的事情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能看得出来是乌雅无理取闹,更何况是我们这些夫家做生意的呢宋老板自然也是听说了。

    林夫人只好娓娓道来。

    我听我夫君说,宋老板是小商贩起家,从没有什么背景的外乡人奋斗到现在,拥有十几家铺面,发了财才在五年前娶了宋夫人。宋夫人姓于,小的时候,父亲外放做官,因事故和她母亲一起去世了,所以一直是由几个叔伯照顾着长大的。可惜她和几位婶娘关系不好,似乎从小被打骂着过来的。

    林夫人说着,深吸了一口气,又吐了出来。

    一开始认识她的时候,听她说起这些遭遇,我们还很同情她,以为她的沉默寡言就是从小自卑的性格导致的,哪里知道她会藏有这样的怨恨和心机。

    余夫人没好气的抱怨道。

    这就是为什么宋夫人娘家现在不愿意接受她的原因吗

    夏小麦指的是宋夫人和娘家人关系不好的事情。

    我们开始的时候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后来才听于家的人说,她的婶娘也就是嫌弃她是个拖油瓶随意被几家人赶来赶去,冷言冷语而已;但是叔伯们还是可怜她父母双亡,对她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好吃好喝的供着直到媒人给宋老板来说亲。

    林夫人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

    夏小麦意识到,到此之前,宋夫人就算受尽委屈,应该也还没有什么事情让她和家人决裂。

    一切都好好的,她嫁了人,寄人篱下的境遇也会好很多不是可惜她却在出嫁的前一天,在婶娘们的饭菜中下毒,想要害死她们

    林夫人说着,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

    什么

    夏小麦没有想到宋夫人心中的恨居然会这么强烈。

    刘夫人,是不是觉得很骇人我们两个前几日听于家人说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想想自己还想和她交心做朋友,啧啧

    余夫人后怕的拍了拍自己的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