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890章 接二连三
    皇宫中发生的事情,夏小麦并不知情。

    中午的时候,有个客人发现了药膳中的头发,又闹了纠纷。好不容易安抚了客人,做了赔偿才消停下来。

    “夫人,这”

    中途,张管事想说什么,都被夏小麦拦了下来。

    忙完了中午的事情,夏小麦和张管事好好的理了理这件事。

    “夫人,我觉得这事有蹊跷。”

    张管事撇了撇嘴。

    “怎么”

    夏小麦其实已经瞧出了些端倪,她想看看张管事会怎么说。

    “我刚刚看了,那根头发,又细又长又黑。但是,我们店里的厨子和伙计都是男的,就算是后厨的白大娘她们,头发都有些白了青儿姑娘和您,今天都没接触过药膳,这头发不可能是出自我们店里的”

    张管事肯定的说道。

    “嗯,我看出来了。”

    夏小麦点点头。

    “那夫人为何”

    张管事不解,想问夏小麦为何最后还是做了赔偿。

    “那两个闹事的都是男人,我们没有证据证明这头发是他们嫁祸的,我们就算解释了,其他人也很难相信我们的。与其让客人们觉得我们在狡辩,还不如诚心认错来的实在。”

    夏小麦叹气一声,有些无奈。

    “夫人,你不觉得这段时间这种小打小闹的事情有些太多了吗”

    张管事终于忍不住说出了心里的疑问。

    “自从上回衙门来人之后,总是小纠纷不断,店里的伙计们都有些人心惶惶了,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可是大家私下一聊,都觉得事情来的有些蹊跷”

    张管事面露难色,心里也不舒服。

    夏小麦听他说完,脸色也跟着变了变。

    她其实也感觉到了隐隐的不安,但是最近处理各种事情太过忙碌,心里还挂念着调查的事情,她也没心思去考虑这些蹊跷的地方。

    “张管事,你和青儿最近多多小心留意,也多多安抚一下大伙。告诉大伙,他们跟着我这么久,我是相信他们的”

    夏小麦看了看张管事和青儿,吩咐道。

    张管事和青儿对视一眼,谨慎的点了点头。

    膳禾馆这边还没消停,傍晚的时候,涂天岚慌慌张张的跑来膳禾馆找夏小麦。

    “夫人”

    涂天岚不顾尧江的询问,直接冲到了柜台,打断了正和客人结账交谈的夏小麦。

    “青儿,帮我弄一下”

    夏小麦看见涂天岚焦急的满头大汗,便知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冲着青儿使了使眼色,夏小麦便领着涂天岚和尧江去了后院。

    “怎么了”

    夏小麦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夫人,出事了店里的一个夫人的五岁小孩,不小心误喝了一瓶护肤水,当即就口吐白沫,昏死过去了”

    涂天岚惊慌的说道。

    “什么”

    夏小麦下意识的退后一步,脑子里便开始回忆自己护肤水里的配方。

    “那养生馆现在的情况呢”

    尧江低声询问道,让涂天岚也稍稍冷静了一些。

    “董大夫正好不在店里,三夫人赶紧去请了临街的大夫了,那位夫人和同伴哭闹着,店里乱成一团,三夫人就让我赶紧过来了。”

    涂天岚看来也是着急,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走了之后养生馆会发生什么。

    “夫人”

    尧江看向夏小麦,想听她的吩咐。

    “不可能口吐白沫,这是中毒的现象,喝了护肤水不会这样的”

    夏小麦来回踱步,坚定的说道。

    尧江和涂天岚对视一眼,相信夏小麦,却觉得此时不该再耽搁时间了,现在能镇得住场面的只有夏小麦亲自过去。

    “走,我们现在就过去”

    夏小麦话不多说,赶紧找到了青儿和张管事。

    她本算就这么将膳禾馆交给青儿和张管事,但是想起了张管事先前和自己说的话。

    “涂护卫,你现在就回府一趟,将二老爷接来膳禾馆。然后你再跑一趟医馆,看看徐大夫在不在,请他赶紧回来,快去”

    夏小麦出了膳禾馆,对涂天岚吩咐道。

    “是”

    涂天岚二话不说,拔腿就跑。

    夏小麦和尧江匆匆赶到养生馆时,看见的只是前厅里的一地狼藉。养生馆外,为了一群人指指点点。

    主仆两人没工夫听他们的闲言碎语,尧江拨开人群,夏小麦赶紧走进了养生馆。

    “瑶儿,三丫”

    夏小麦看见满地的瓷片,都是产品的小瓷瓶和装饰的花瓶的残渣,顿时心里一紧慌张的跑到她俩跟前。

    这显然是有人打砸的,不知道瑶儿和三丫有没有伤着。

    瑶儿眼圈红红的,右脸颊也是不自然的轻微红肿着,夏小麦看得出来是被人打的再看看瑶儿,似乎没什么外伤,她正哭着给坐在地上的陆清玦上药,陆清玦的额头有一道口子,正往外冒着血。

    另外还有两个姑娘,大概是被碎瓷片伤着了,手上又几道小口子。

    “这谁干的”

    夏小麦看着家人受到的伤害,再看看前厅的狼藉一片,瞬间怒火万丈。

    “大嫂,我没事”

    瑶儿纵然这么说着,可是看见夏小麦过来,委屈便涌上心头,泪水跟着就落了下来。

    “没事了没事了,我来了那些人呢那个孩子呢”

    夏小麦沉声问道。

    “她们指责我们谋财害命,说我们的东西有毒,又不让三嫂请来的大夫诊脉。我们就跟她们理论起来,她们撒泼就把这里给砸了”

    三丫说着说着,也觉得委屈的不行,哭了起来。

    “砸完了,就抱着孩子走了,还说要去府衙告我们”

    三丫哽咽着说完,继续给陆清玦擦着血迹,心里难受的不得了。

    夏小麦终于还是连当事人的面都没见着,没有其他的办法,让瑶儿和三丫等受伤的人先去处理伤口,自己则带着剩下的姑娘们把前厅收拾了一下。

    “芳儿,那个孩子误喝的那瓶东西呢”

    夏小麦想到了什么,便问道。

    “大夫人,那些人拿走了,她们蛮横的很”

    芳儿愤愤不平的说道。

    “你可认识是谁家的夫人”

    夏小麦又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