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920章只看结果
    吴统领其实一直守在密室外,里面的对话他听的一清二楚,当然这也是皇上的命令,牧王爷也是知道的。

    夏小麦毕竟是女人,虽然没有让侍婢跟随,牧王爷却是安排了两个小丫鬟在院子外面候着。

    他赶紧召了两个小丫鬟进来,扶起了因头疼而昏沉虚弱的夏小麦,先进了一个小房间中休息。

    “王爷,刘夫人这个情况我们还将她带进宫吗”

    吴统领犹豫的看着牧王爷。

    “算了,我们还是先进宫回禀皇上”

    牧王爷微微思忖,便带着吴统领和曲临江回宫复命。

    深夜里,皇宫各宫的灯火也熄灭了不少,一片谧静。然而御书房里却依旧亮着烛光,皇上正在等待牧王爷他们来见他,关总管和高公公也在外面候着。

    乌雅的证词实在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先不说证词里面存在的问题,光是幕后主使是镇远大将军夫人,这样的事情就已经牵扯了太多。

    区区一个妇人,顶多还算半个商人,能掀起多大的浪

    任何了解朝政的人,一眼就会联系到萱王、党争甚至是边境战事

    不管乌雅说的是不是真的,这件事情现在都不能摆到明面上来。幸好牧老王爷回来了,不然皇上甚至都不会让曲临江来审这件事。

    “皇上,牧王爷,吴统领,曲大人求见。”

    关总管在外躬身说道。

    “进来”

    皇上本在闭目养神,一听光总管说的话,立刻睁开了敏锐如狼的双眸。

    “参见”

    牧王爷进来便要下跪行礼。

    “叔父”

    皇上一直很敬重牧王爷,没有牧王爷的支持,他也不可能有今天

    昨日牧王爷秘密回京,便被皇上急召进宫,奈何当时曲临江的审问已有结果了,皇上面对惊人的审问结果,只能将这些交给信任的牧王爷。

    牧王爷赶路匆匆不说,甚至都没能好好看看自己中毒昏迷的儿子,就来处理这件事情,皇上心里还是有些愧疚的。

    皇上赶紧扶起牧王爷,让他坐了下来。

    “你俩也不用跪了曲临江,详细说一说过程”

    他冲着吴统领和曲大人挥了挥手。

    “是”

    曲临江将笔录递给关总管,然后细细的描述自己的审问,以及夏小麦和乌雅的回答。

    花了大半个时辰,曲临江才细细的说完,他心底有些忐忑,这样的事情,皇上选择他来办他自己是知道一部分原因的。

    曲临江四十来岁出头,却已经成为了刑部的主司,再过几年,必然是尚书人选,一品大员。

    他之所以被皇上看重,一方面是他能力卓著,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没有依附任何皇子。当然朝廷上,也就是太子一党比较明显,萱王等其他王爷倒没有明面上的党羽,不过皇上怎么可能不知道。

    皇上突然秘密的让自己处理这么重要的事情,曲临江一方面高兴,但更多的却随着了解的深入而心惊。

    好在,他陈述完了之后,皇上便让他和吴统领退了出去。

    有牧王爷和吴统领在场,曲临江倒也不敢瞎说什么,他要做的就是据实上报,剩下的他倒希望自己不掺和了。

    “皇叔,这件事”

    皇上拿着新的笔录翻看起来,乌雅和夏小麦各执一词,他也需要判断和分辨。

    不过,他开了口之后,却没有说完,选择继续翻开笔录,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他才方放下了手里的东西。

    “皇叔以为,乌雅背后之人是谁”

    皇上紧皱的眉头始终没有松开。

    “我不认为这件事是夏小麦指使的。”

    牧王爷沉吟良久,才缓缓开口。

    他一说完,御书房里凝重的气氛一下子便松懈了下来,皇上心里的大石头稍稍放下了一些。

    皇上从来不会犹疑,至少不会在外人面前表露出犹疑,也只有在面对牧王爷这个绝对信任的长辈时才会有如此商量的模样。

    “抛开证词里说的这些错综复杂的事情,皇上,我们只需要看看乌雅证词的结果。”

    牧王爷缓缓说道。

    “如今西域的局势非常复杂,近些年,也就只有星辰那孩子才能镇得住那些不安分的邦国。”

    牧王爷一针见血,透过现象看本质。

    凡事都有目的和动机,虚虚实实、遮遮掩掩的形式都是为了某一个目的不是吗那有何必去分析错综复杂的线索呢

    “星辰也曾在我手下待过几年,他的品行我还是有把握的至于他的夫人,星辰带着一家老小回京的时候,皇上不是也让景弈去细细的查过了吗刘家上下所有人的背景和身世想必皇上都做了详细的调查,就像刘夫人自辩的那样,她没有动机,也没有必要这么做”

    牧王爷显然是站在了夏小麦这一边。

    “还有一点,这件事情还有一个蹊跷的地方。如果没有刘夫人的暗中调查,金丹矿石的事情根本不可能有人发现,至少段时间不会,皇上应该也看过董茉汐上呈的证词了吧严重的症状毕竟是少数,等到京城里所有人都发现异常的时候估计就是已经无法遏制的局面了。刘夫人若真是为了摆脱嫌疑才这般贼喊捉贼的做戏的话,现在岂不是太早了”

    牧王爷缓缓分析道。

    “朕也是这么觉得的,但是那个徐有为”

    皇上的顾虑显然是徐家。

    “徐家的事情我也略有了解,但这也确实是个解释不通的地方。”

    牧王爷饶是自信自己的判断,却也觉得徐有为的消失太说不过去了。

    “不过,这却不是最重要的地方。如今刘星辰不在京城,不论是夏小麦暗中谋划,还是乌雅受人指使,这都绝对不可能是随随便便就能成事的徐家在西域的事情再大,也短短没有能力在京城做出这么大的事情来”

    牧王爷神色一凌。

    皇上赞同的点了点头,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桌案,显然是在沉思。

    “看来,他们这般欲盖弥彰,恐怕是为了保护真正的主谋之人,更是为了拖延时间”

    皇上阴沉着脸,手也停下了敲击。美女小说 othongcha866ot 微信公众号,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