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926章 激将?
    “大哥,我打听到了”

    年轻的狱卒燕小哥激动的跑了过来,对着杨牢头说道。

    “什么”

    杨牢头瞟了一眼里面,才小声问道。

    “后面关进来的那个女的,是个将军夫人”

    燕小哥也变得小心起来,但是这牢里实在太安静了,夏小麦和乌雅还是将他们两个的对话听到了耳朵里。

    “不就是个将军夫人嘛,司牢里面什么时候关过无名之辈的有官有职的你还见得少了少见多怪”

    杨牢头有些不屑的白了年轻人一眼,一屁股坐下来,还以为他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呢

    “大哥,难道你没有听说过膳禾馆女子养生馆”

    燕小哥赶紧挨着牢头坐下来,用胳膊捅了捅他。

    “什么膳禾馆”

    杨牢头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突然僵在了半空中。

    “刘夫人”

    他惊讶的看着燕小哥,轻轻指了指里面的方向。

    “大哥,你看啊,先来的那个乌雅是美颜堂的老板,她们两个可是死对头呢”

    燕小哥先是连连点头,然后神秘兮兮的说道。

    “哦这事我知道你嫂子还跟我抱怨呢,说是因为这个刘夫人为了打压美颜堂,就凭着自己将军夫人的关系,污蔑美颜堂的东西有什么质量问题,结果美颜堂关了门,你嫂子想买它家的东西也没得买了,这都念叨好一阵了”

    杨牢头有些郁闷,在他看来一个美颜堂没什么,但是自家媳妇最近的暴脾气却让他受了不少苦。

    “大哥,我听说京城里的达官贵人都去养生馆呢那里面的东西还特别的贵,也不是一般的人能进去的,怎么就和一个小小的美颜堂掐起来了”

    燕小哥抑制不住心里的好奇和八卦,凑到杨牢头跟前。

    “谁晓得啊,商人嘛,哼”

    杨牢头却不屑的回头瞟了一眼,然后瞪了燕小哥一眼。

    “好了好了,别到处瞎打听议论了天天没点正行”

    他不耐烦的起身,摆了摆手走到了大门口,沉着脸看着刑部的院落里远处路过的两个刑部官员。

    杨牢头叹气一声,自己这些人,不过是刑部不起眼的小喽啰而已,又怎么可能真的了解位高权重的人之间的恩怨纠葛。

    至少他知道一点,若真只是商人之间的竞争的话,是不会羁押到刑部的司牢的,更不可能惊动主司大人和禁卫军统领

    燕小哥撇了撇嘴,杨牢头明明对这件事很感兴趣嘛,怎么突然就不耐烦起来了。

    牢头和狱卒的对话虽然不算太刺耳,但却也依旧刺激着夏小麦和乌雅。她们两个人被困在小小的一方天地之中,糟糕的环境,糟糕的待遇,不安、恐惧、急躁的情绪纠缠发酵,乌雅逮住机会就对夏小麦冷嘲热讽。终于在这天晚上,乌雅嘲讽的言辞成功的让夏小麦失去了冷静。

    “乌雅,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斗”

    夏小麦大力的捶打着她和乌雅之间的木柱,狠狠的等着乌雅。

    乌雅看戏似的,似笑非笑的看着激动的夏小麦,没有说话。

    “你只不过就是一个北方来的小商人而已,有我的钱多吗有我的人脉广吗你的美颜堂极尽小家子气,也就是吸引吸引没钱的平民而已,你能买几个钱”

    夏小麦大声质问道,扭曲的脸显得有些疯癫。

    “是,我这规模、影响是比不了你,但是你看看现在的情形,就是这个你瞧不起的小商人把你拉进了大牢哈哈哈”

    乌雅阴阳怪气的看着夏小麦,满脸的得意。

    “你以为你的诡计能够得逞乌雅你也太小看我了”

    夏小麦驳斥道。

    “你都身陷囹圄、自身难保了,也就只有说说大话的机会了,哼”

    乌雅冷哼一声,不为所动。

    “我自身难保你以为区区几句栽赃就能置我于死地了要不是卫林和方东失踪了,你以为我会拿不到确凿的证据他们的离奇失踪只说明了一点,他们两个一定发现了什么重要的线索”

    夏小麦怒目而视。

    “你以为你能见到他们”

    乌雅反唇相讥。

    “怎么,你以为我必须要见到他们才能获知消息要是能多一天时间,我早就”

    说到这里,夏小麦突然停下了愤怒和疯狂,嘲讽的看着乌雅。

    早就什么意思

    乌雅面色微微一僵。

    难道夏小麦和卫林他们还有其他的联系方式,比如什么秘密的联络点,不需要见面,卫林和方东只是会将查到的情报放在那里,夏小麦想法子取回来的那种

    “呵呵,乌雅,我告诉你,我的丈夫是征远大将军,和萱王,景弈世子甚至是牧王爷都有极好的交情,你以为这小小的刑部真的能困住我”

    夏小麦轻轻抬眸,厌烦的扫了一圈阴暗的牢狱。

    “夏小麦,你少在这里虚张声势你若是真的有这个本事,早就借助他们的力量弄死我了,你还会成现在这个模样”

    乌雅眯了眯眼,如蛇一般盯着夏小麦,她心里有些发虚,但又觉得夏小麦有说谎的嫌疑。

    “既然你不信,那咱们便拭目以待,看看我还会在这里呆几天吧”

    夏小麦撂下一句话,便抱着棉被缩成了一团,显然是不想再和乌雅费什么口舌了。

    乌雅盯着夏小麦的身影蹙眉思索了很久,几番挣扎之后,终于化成了危险的杀机

    虽然夏小麦说的极有可能是假话,但是有些事情,他们在冒险了。

    两个人的礼来我往被另一个狱卒郝小刀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他不敢打草惊蛇,直到深夜燕小哥来交班,他才换了一身常服,偷偷摸摸的赶到了太子的某处私宅。

    “他们两个真是这么说的”

    太子听完郝小刀的描述,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废物,这个乌雅真是个废物”

    太子一声暴喝,茹夫人赶紧对着郝小刀挥了挥手,让他先退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