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934章 青儿的义愤
    “夫人,下午的时候董大夫来过了。”

    青儿看着夏小麦喝粥,想到了这个事情,便说道。

    “是吗她还好吗”

    夏小麦一愣,随即想到了很多的人,关心问道。

    “董大夫说,皇上下旨,萱王亲自帮董府挑了一处不错的宅院,以皇家名义送给了他们家”

    青儿是董大夫来的时候,在一边听到了董大夫和三夫人她们的对话。

    “是吗那就好那就好,那董老先生他们怎么样了”

    夏小麦松了一口气。

    “夫人,我和尧护卫虽然知道董府发生的事情,但是吴统领特意吩咐了不能说,我也担心说了老夫人他们会更不安”

    青儿这是在解释自己和尧江为什么没有询问董大夫更多的情况,董府里的其他人和外面的百姓一样,顶多也就知道董府起火被袭击的事情,具体像景弈世子等人中毒受伤的事情却应该不会被泄漏出来。

    夏小麦明白了,没有她的允许,青儿他们是下人,身份区别也不会允许她私下去询问董大夫这样的事情。

    本来夏小麦还挂心徐大夫和景弈世子他们的情况,现在恐怕只能等她自己可以离府之后才能获知了。

    “外面那些流言是怎么说的”

    夏小麦转而问道。

    “夫人”

    青儿面露犹豫。

    “说吧,我没事的,现在不是都安全回来了吗”

    夏小麦微微一凌,看来不是什么好话了。

    “其实其他都没什么,也无非就是没有根据的闲言碎语,其实”

    青儿还是犹犹豫豫。

    “其实什么”

    夏小麦看着青儿,在表达自己一定要知道的决心。

    “不知道是谁开始谣传,说徐老板和您一起策划了这件事,还说,还说您和他”

    青儿为难,生气又委屈的模样让她后面的欲言又止的话不言而喻。

    “说我们两个关系密切,是吗”

    夏小麦蹙眉,色一沉。

    “夫人,他们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她们就是些闲着无聊,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听风就是雨的”

    青儿义愤填膺,为夏小麦抱不平。

    然而青儿说完就后悔了,“听风就是雨”这话说的,那风是什么根本什么都没有自己整日整日的跟在夫人身边,夫人和徐老板是不是真的私情,她比谁都清楚

    还记得娘出去和人吵了一架之后回来,还专门问过自己,青儿当时就气不打一处来,李婶这才没有把这个事情告诉府里的其他人,只说是外面传言说夫人是美颜堂背后的主谋罢了。

    后来青儿还专门出去了一趟,到处寻找徐有为,可惜就连徐家的商行都是人去楼空,这让青儿的心里更是着急,同时她也很伤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隐隐挂心徐有为的安危。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徐有为和夫人的之间没有私情也是她心底里无法察觉的期盼。

    她只知道自己担心的是这个节骨眼上徐有为的突然失踪会不会是也出了事,毕竟有牵扯的几位大夫都潜意识里,青儿把徐有为利用夏小麦的可能性忽略了。

    “夫人,你放心,这种胡说八道的恶意揣测,我和娘没有告诉老夫人他们”

    青儿见夫人难看的脸色,赶紧补充说到。

    恼怒又有什么用呢夏小麦知道自己早该预料到这种情况的,复杂的心情让她有些烦躁,青儿只好沉默的看着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劝夫人。

    “青儿,你去休息吧,我这儿没什么了。”

    青儿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点点头,回屋休息去了。

    夏小麦躺下,心里纷杂繁复的思绪花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不管徐有为了,他曾经也帮助自己不少,这一次帮他也算了还他人情,以后应该也再难见面了。

    皇上下旨给董府赐宅院,那便是肯定了董家在这一次的事情中做的贡献,所以夏小麦觉得自己可以判断自己这些人的嫌疑应该可以洗清了。至于为什么,她却因为身处牢狱无法得知了。

    其实这样也好,省的自己解释反倒显得苍白无力。

    不过,徐大夫等人的伤势情况她很担心,特别是他们中毒的情况,也不知道解了没有心里有了打算,夏小麦强迫自己赶紧睡觉,养好自己的精神才是要事,不然自己虚弱的情况根本什么都做不了,还会让家里人担忧。

    或许是心里有了计较,夏小麦醒的很早,精神似乎也还感觉不错。

    “小麦,多喝些鱼汤”

    赵氏提醒道,虽说是早上,但赵氏还是吩咐李婶做了一些。

    “嗯嗯”

    夏小麦胃口好了一些。

    现在想想,这么一到折腾下来,特别是在阴暗地牢的三天,她如今能熬过来,身体和胃没有受寒出问题,她觉得非常意外,想来想去,大概是因为之前锻炼身体的缘故吧

    见夏小麦的精神和气色都有明显的好转,大家自然是高兴的,虽然都想知道以后会如何,但是都会顾及夏小麦现在的情况,所以大家并没有太过着急询问,但三丫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疑惑。

    “大嫂,我听说,你和乌雅关在一起,你回来了,那她呢已经定罪了吗”

    三丫不顾赵氏眼神的阻拦,问道。

    “她”

    夏小麦神色一暗,想到了夜色中,乌雅在昏迷中被匕首刺死时鲜血四溢的血腥下场,苍色跟着苍白起来。

    “她死了。”

    犹豫片刻,夏小麦还是觉得没有隐瞒的必要。

    “死了”

    瑶儿惊呼出声,大家面面相觑,满脸都是震惊之色。

    “前日夜里,应该是她的同伙夜袭刑部的司牢后来他们杀死了乌雅”

    活生生的人死在夏小麦的眼前,她做不到铁石心肠,却是五味杂陈。

    三丫怔怔的说不出话来,毕竟是个小女孩,人的死亡于她来说只有茫然和因为茫然产生的些许恐惧。

    “为什么杀人灭口”

    二柱蹙眉,沉声问道。

    “应该是的。”

    夏小麦轻轻点头。

    “那岂不是少了一个知道内情的人那要怎么证明我们和这件事没有关系”

    二柱看了看三柱,两个人显然都是这么的担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