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961章 慕王爷的影子
    “你一方面说她和徐有为有私情,另一方面又对她念念不忘,你贱不贱你和夏小麦一样贱”

    三丫大声质问道。

    “你说什么”

    沈林露出凶狠的目光,几步上前面将三丫逼到了墙边。

    “沈林,你,你做什么”

    三丫面对这样的沈林,语气瞬间变弱了几分。

    “你有什么资格侮辱小麦”

    沈林咬着牙呵斥道。

    “小麦叫的倒是熟络呢可是你却只敢躲在这个阴暗的角落里,偷偷的看着她,你又有什么资格她的心里只有我大哥,只有刘星辰”

    三丫哭着喊了出来,她一直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可是事实就事实,藏在人的内心深处,时时刻刻的折磨着她。

    “闭嘴”

    沈林咬牙切齿的挤出这两个字。

    “沈林,你让开不然我就把你和我说的那些事统统告诉她,你看她还会不会对你有任何的好感”

    三丫泪水滑落,却也带着不甘心。

    “你敢”沈林神色一变,但很快又诡异的笑了笑,说道“三小姐,你喜欢你的大哥,我想要的是夏小麦,我们各取所需不好吗”

    “你,这是我自己的事情,用不着你来操心”

    被人戳穿了心里的情感,三丫再也不想和沈林说什么话了,气恼的丢下这句话,便推开了沈林。

    “站住,你还没说,她到底有没有事”

    沈林急切的问道。

    “哼,她那么能干,能有什么事让开”

    三丫越发的烦躁,又将这些气的大部分算在了夏小麦的身上。

    回到了刘府,三丫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里,赵氏他们奇怪三丫似乎不太高兴,三丫用太累了搪塞了过去,大家便没有多想什么。

    夏小麦和瑶儿、二柱他们一直忙到了很晚,才回到了府中。

    回来是坐的马车,夏小麦将三丫今天和自己的冲突告诉了瑶儿,瑶儿半晌没有说出话来,快到府里了才担忧的开了口。

    “刚刚嫁入刘家的时候,我是能感觉到三丫对你的怪异态度的,可是这些年过去了,特别是到了京城,开了养生馆之后,我觉得三丫已经改变了很多了啊怎么这又突然我想起来了,三丫就是那两天和李叔出去进货之后,就不太对劲了”

    瑶儿将这份异样放在心里很久了。

    “算了不管是因为什么,若是三丫自己没有想好,我总不好强迫她吧我能听得出来,她觉得很压抑。”

    夏小麦只觉得头疼,扶着额头,另一只手轻轻的摆了摆。

    “那后面几天养生馆怎么办明天白夫人不是要带你正式去和花商见一见吗”

    瑶儿想了想,担忧的问道。

    “没事,青儿这丫头也算伶俐,明天董老也会正常过去养生馆的,有董老镇着,青儿应付一天半天的,应该没问题的。”

    夏小麦按了按太阳穴,说道。

    “也只能如此了”

    瑶儿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对了,小麦,我今天听说了一件大事太子因为犯了大错,被幽禁东宫了,据说这一次恐怕是要被废了。”

    瑶儿惊讶的谈论起来。

    “这那有说是为什么吗”

    夏小麦并不算太意外,毕竟萱王那天也和自己说过了,不由得想起了蛤蚧参茸酒的事情,难道太子和这个

    “好像是说太子就是乌雅背后的人呢皇上发了好大的脾气。”

    瑶儿故意描述的很夸张,为的就是转移夏小麦的注意力。

    “是吗不过这事也已经和我们没关系了,一切都过去了”

    夏小麦苦笑一声。

    然而到了第二天,关于太子的传言便漫天飞了,京城的大街小巷都在议论太子的德行问题,毕竟美颜堂的风波才过去没多久,现在太子成了主谋,他们即惊讶又愤怒,同时也会赞扬皇上的公平正义。

    可以说,太子已经失了民心了。

    夏小麦一早接待了两位商家妇人,她们也在议论这件事,还问夏小麦知不知道更多的消息,夏小麦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按照昨天的打算,夏小麦让青儿暂时在店里看着,她自己则让芳儿给自己做一天的丫鬟,跟着自己前往白家的商铺。

    然而还没出门,晋安便又来请夏小麦了。

    夏小麦让尧江先跑一趟白家告知白夫人一声,然后跟着晋安去了茶馆。萱王将朝廷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夏小麦。

    “王爷,这漫天的流言蜚语皇上不制止吗”

    夏小麦疑惑的问道。

    “本王也是昨下午才知道闹到这么大的,父皇气的桌子都掀了”

    萱王说着,脸色又沉了几分。

    “也就是说这是有人故意宣扬的”

    夏小麦惊讶的说道。

    “嗯,绝对是有人在暗中做手脚,太子这么突然的被父皇处罚,本王一直有种异样的感觉”

    萱王之所以会来找夏小麦,就是因为心里的异样,让他不能让自己就这么干坐着,等待事情的发展。

    说个最简单的,太子失势,在外人看来就是自己这个萱王最得意了,可是,这种落井下石的事情分明就不是他安排的,他也不想自己背黑锅。

    “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王爷。礼部的书令官沈林和我们一家人是同乡,他曾几次三番的来提醒我会有危险。”

    夏小麦忽然想到了一些事,徐有为临走时和自己说的小心沈林,小心慕王爷。她犹豫了片刻之后,才告诉了萱王。

    萱王目光一深,认真的听着夏小麦继续往下说。

    “这事我一直没有放在心上,只是留心了一些,发现沈林似乎和卢汝禾卢大人以及慕王爷认识,而且关系也不一般。”

    夏小麦这几句话有很强的指向性,容易让人去推测这些事是有慕王爷参与的影子的。

    然而萱王听完了却没有露出太意外的表情,反而沉思起来。

    “怎么了,王爷”

    夏小麦下意识的询问道。

    “太子的事情出了之后,卢大人弹劾了好几个太子党的大臣,特别是王丞相。”

    萱王想起了这两天朝堂上发生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