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蹭吃蹭喝
    还不等那小子说完,忽然一只箭猛地射了过来,直击那小子心脏要害部位,那小子就这样一命呜呼了。

    大伙儿都惊呼了一声,他们刚才不过吓唬那小子,没想现在真的死了。

    等林小叶反应过来的时候,霍离已经追上去了。

    林小叶手心紧了紧,看来他们现在已经被人盯上了,居然能下这么重的手,看来他们以后都得小心一点了。

    随后,林小叶就让老胡和林小山把那小子找个地方埋了,这事儿还是不能让别人知道了,不然她这酒楼可不一定还能继续经营下去。

    “前面还有客人,大家都打起精神来,该干嘛干嘛吧。”林小叶说了一句。

    大家虽然心里也有些后怕,不过前面还有很多客人,他们确实不能再耽搁了。

    只是这件事情真的让林小叶觉得有些后怕,到底是谁居然能在天子脚下做这样的事情况且这还是大白天的。

    她心里倒是有个人选,只是她很不愿意相信那个人就是他,而且按照刚才这情形来看,那人肯定是有很厉害的后台的,若真的是他,那后面他们的麻烦就大了。

    “娘亲娘亲,团子给娘亲糖葫芦吃。”团子忽然跑到厨房来,递给林小叶一串糖葫芦。

    林小叶笑了笑“团子怎么过来了”

    林小叶一把将团子抱起来,转眼一看,老顽童已经进来了,不过他现在没心思看过来,正在厨房到处看,一双手搓起来,正在找好吃的呢。

    “这是啥能吃吗”老顽童走到胡嫂子面前,抓起那盘子里的菜就往嘴里送。

    胡嫂子一脸嫌弃的推开他“这是给外头客人吃的,给你吃了客人吃啥没客人哪里来的钱赚”

    可还是被老顽童抓了一手放在嘴里,接着老顽童又跑到甲鱼面前去,甲鱼本就是老顽童的人,这会儿自然任由老顽童吃了。

    老顽童一边吃,还一边说甲鱼的手艺长进了不少,做出来的新菜也好吃,还说要把甲鱼要回去,甲鱼可高兴坏了。

    不过林小叶可不高兴了,当初他们可是说好了的,这会儿老顽童要是敢把甲鱼要回去,她可不行。

    “霍离呢怎么前面没看见他,这里也没瞧见”老顽童抓着一手的吃的说道。

    “出去了,一会儿就该回来了。”林小叶说道。

    “团子,你先去心儿婶子那里瞧瞧小糯米,好久没见到弟弟了,该想弟弟了吧”

    团子舔了一口糖葫芦,咧嘴笑了笑“那团子去看小糯米了,糖葫芦团子给娘亲留”

    团子嘟着小嘴数了数自己的手,随即伸出五个手指头出来“给娘亲留五个。”

    林小叶笑了笑“总共才五个,团子给娘亲留了团子吃啥”

    团子小眉头一拧“是哦,那团子就给娘亲留四个,团子吃一个。”

    林小叶欢喜一笑“去吧,娘亲不吃,都给团子吃。”

    团子高兴的蹦跶离开了,可他心里还想着要给林小叶留四个糖葫芦呢。

    “帮我个忙。”林小叶转眼看向老顽童。

    闻声,老顽童抬眼一脸谨慎的盯着林小叶看了看,随即赶紧后退了两步。

    林小叶一愣,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并没有什么异常啊。

    “怎么了”

    老顽童说道“你呀你呀,我就知道每次见到你准没好事,要不是看在你能做那么多好吃的份儿上,我才不过来呢。”

    他也是今天一大早听人说膳合馆出了新菜,味道还很好,这才过来的呢,没想这次还是被林小叶逮住了,又不知道这机灵鬼要给他出什么难题。

    林小叶拿着勺子在锅里颠了颠“又不是让你去杀人放过,更不是下油锅,怎么看见我跟见到鬼一样”

    “鬼你可不知道,你比鬼还可怕。”老顽童说道。

    林小叶一笑“我要是鬼,你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不早就被我吓死了”

    老顽童呵呵一笑“得了吧,我又没做亏心事,还怕你这小机灵鬼”

    “当真”林小叶凑上去就问了一句。

    没想这一句还真问道老顽童的心坎儿里去了,立马心头一虚,赶紧往旁边挪了几步“那个,你想说什么就赶紧说,别耽误我吃东西。”

    林小叶抿嘴一笑“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请你帮忙调查一个人。”

    闻声,老顽童一挥手“这事儿简单。”

    他这么多年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什么事情都不管,可是暗地里他可是培养了不少暗卫的,对于侦查这块他说第一,整个京城还没人能说第二的,只要他想知道的事情,基本上都能知道。

    等着中午这批客人都散了,林小叶他们才坐下来打算吃中午饭了,自从开了酒楼之后,他们每天吃饭都没准点吃过,不过时间长了大家也都习惯了。

    正准备开吃,霍离就回来了,林小叶立马上前问起来,才知道霍离追上那人的时候,那人立马就自杀了。

    看来那人背后还有人在指点,只是能培养出这么精密的人,看来这人确实不是一般人。

    而另一边,翠儿这几天都在做着手工刺绣,拿着绣得差不多的荷包看了看,身后的胭脂立马说道“郡主的手艺真好,瞧那鸳鸯,绣得跟真的一样。”

    翠儿一笑“就你嘴甜。”

    胭脂一笑“郡主这是秀了准备送给霍将军的”

    翠儿一脸娇羞的点了头“我的绣工在我们那个地方算好的,每年我都会给霍大哥绣一个荷包,每年的花样也都不一样。”

    “那今年郡主绣的是鸳鸯,是不是说明郡主”

    “胭脂,你什么时候这么调皮了”胭脂说得翠儿脸一红,翠儿伸手就要去打胭脂,胭脂立马山身躲过去了。

    翠儿将那荷包抱在怀里,想到很快就要见到霍离了,她心里就觉得很开心,可是在这开心过后,她又有些忐忑了,她害怕霍离还是那般的冷漠。

    可是这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林小叶,要是当初没有林小叶,那现在陪在霍离身边的人一定是她,都是林小叶,抢了她的男人,现在还想过好日子休想关注 otxu799ot 威信公众号,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