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970章 首批药丸
    这天早晨,董老来的比往常早一些,和她一起来的还有东老板。

    “董老,东老板,一起过来,这也”

    夏小麦本想说一句也太重视药丸的事情了吧但是想了想,董家兄妹关系恢复,做哥哥的来关心一下、看一看,似乎也不奇怪。

    “东老板这还是第一次来养生馆吧,快请进”

    她立刻改了口。

    “是有些早,不过我俩都这个年纪了,睡眠不似年轻那会多了,整天听小妹说着你和养生馆的一些事,我很是好奇”

    东老板带着玩笑的口吻,跟着董大夫和夏小麦上了二楼。

    三丫这会儿正和姑娘们说着一些关于昨天发生的小问题,只能远远的冲着董大夫和东老板微笑表示礼貌了。

    “小麦,和客商谈的如何了”

    东老板突然问道。

    夏小麦一愣,下意识的看向他和董大夫,自己好像没和他们提过这件事。

    “其实我也不了解行情,只是和几个客商见过了而已,具体的我还是交给了白老爷,我相信他的经验。”

    夏小麦接着很自然的回答他的问题。

    “白老板为人确实不错,我之前和他也有过合作。”

    东老板点点头,说道。

    “是嘛”

    夏小麦很是意外。

    “嗯,不过也就是两三回而已。我这除了制作常见的药丸之外,少数情况下也会为客人定制药丸,由客户配方的那种。有些客人的配方中会需求罕见的花植,所以我曾拜托白老爷帮我寻找过一些外地的花商。”

    东老板也明白夏小麦意外在哪里,淡淡的做出了解释。

    “原来如此啊,这我倒是没想到。”

    夏小麦莞尔一笑。

    “其实这也没什么,小麦,你想想,这花商若是仅仅靠景观用的盆景来盈利的话,实在是”

    东老板摊了摊手,“没什么利润”几个字显而易见。

    “在我看来凡事花草都有其各自的药性,区别只在于药性的大和小,但是我们使用的药材不光是要考虑药性,也要考虑其性价比是否合适。有些珍贵的花草,是既好看,药性也独特,只是知道的人少而已。”

    夏小麦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嗯,确实如此,药材商和花商其实是存在交叉的,他们也会根据各自地域区别,来种植一些花草给药材商。”

    东老板点点头,继续解释道。

    夏小麦突然想起了一句话,哪怕是在这个古代也适用世界真的很小。

    原来看似没有交集的白老爷和东老板也是认识的,再想想过去发生的事情,那些人夏小麦只剩下感慨和无奈。

    这边正说着,青儿突然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任掌柜和一个伙计,伙计抱着一个很大的箱子。

    简单的礼貌之后,伙计将木箱放在了两个并排的凳子上。

    打开木箱,分作三层,每一层是一种药丸,都是用小的锦盒装好了。

    夏小麦拿起一个小的锦盒,打开一看,一颗颗黄豆大小的、圆圆的、深褐色药丸呈现在她的眼前。

    浓郁的药香缓缓的弥散开来,夏小麦虽然不懂,却能感受得到,这药丸绝对不差。

    “为了方便区分,锦盒的颜色我做了区别。你手上这种黄色的锦盒,里面放的是益母草丸,下面红色锦盒里的是排毒养颜丸,蓝色的里面是定坤丹。”

    “为了方便区分,锦盒的颜色我做了区别。你手上这种黄色的锦盒,里面放的是益母草丸,下面红色锦盒里的是排毒养颜丸,蓝色的里面是定坤丹。”

    东老板笑着解释道,他对自家的手艺还是很有自信的。

    任掌柜和伙计慢慢的将锦盒一个一个的拿出来,整齐的摆放在桌子上,夏小麦又拿了另外两种的锦盒,打开仔细的看了看。

    “其实这三种药丸,在味道上还是有很明显的区别的。”

    夏小麦来回闻了闻。

    “嗯,懂药理的人还是能很好的区分的。”

    董大夫也忍不住拿起一颗药丸打量起来。

    “董老,东老板,药丸方面我还是不太懂,这个要怎么服用或者怎么出售”

    夏小麦直言不讳,虚心求教。

    “从道理上来说,这些虽然是一种调理身体的补药,但为了确保其效用,它所含的药材往往都需要加工催化药性,因此是不能随意服用的,特别是针对身体某方面虚弱服用对应药丸的时候。”

    东老板说着看向了妹妹。

    “这么说来,具体的服用量还是需要遵循医嘱”

    夏小麦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医嘱”

    大家奇怪的看着夏小麦。

    “我的意思是听从大夫的安排和嘱咐。”

    夏小麦呵呵一笑,大家惊奇之余倒也没有太过纠结。

    “这话不错,却是是该如此。一般情况下,一天服用一粒即可。小麦,你之前大病一场,其实是可以服用定坤丹的,像你的弟妹,不是快要临盆了吗这益母草丸未来也适合她服用的。”

    董大夫想到了,便将关心的话说了出来。

    “我那二弟妹确实快要临盆了,董大夫,我正想请你去府上再给她诊诊脉,可以吗”

    夏小麦诚恳的拜托道。

    “怎么她的情况恶化了吗”

    董大夫担忧起来。

    “不,我和家人只是担心她的情况”

    夏小麦有些忧伤,毕竟倩儿和她爹的事情也不好和外人说。

    “好的,我答应你,她那个情况也确实让人担心,我看她话也不多,怀孕更是容易郁结于心。”

    董大夫点点头,夏小麦救了她父亲的命,她不能拒绝夏小麦。

    东老板随后和任掌柜一起离开了,夏小麦则和董大夫继续商议这些药丸的事情。

    “董老,装药丸的只能是锦盒吗我想换一种容器来装这些药丸。”

    夏小麦说着,脑海里已经开始搜索了。

    “倒也不是,但是一般都是锦盒,不过富贵人家或者宫里,用的都是银盒或者其他精致的盒子你想换什么样的小瓷瓶”

    董大夫觉得显然觉得这样会花费太多。

    “我暂时没有想好,我只是觉得可以做一些改变,这样可以让人耳目一新,记忆深刻。”

    夏小麦想了想,却没有想到更好的注意。

    瓷瓶做小工艺很麻烦,而且容易碎,所以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