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986章 噩梦
    作为父亲,没有不在意儿子的,可是作为帝王,有些情感却是不可以外露的,因为帝王不可以有心软和怯懦。

    无论是选择饶恕太子的死罪,还是为皇后和五皇子出气,皇上都无法消解心中的恼怒和痛苦

    看着时而癫狂大笑,时而崩溃哭泣的长子,皇上突然有一种无力和沧桑的感觉。

    或许所有的一切都该怪他自己吧

    慕容氏的死却是因为他年轻时太过轻狂,忽略了发妻的感受。但是那时的皇上又何尝不痛苦呢整个大禹的百姓都可以为前皇后的逝世哭泣,唯独皇上不可以。那时的大禹正值多地战事吃紧,所有的重担和压力让皇上根本不敢去悲伤,他害怕自己一松懈哀伤,自己这个大禹的顶梁柱就会倒下去,后果便不堪设想。

    为了稳定朝局,前皇后的丧仪从简,新的皇后也被匆忙确立,皇上更是无暇分心后宫的杂事,又哪里顾得了安抚太子幼小的心灵呢

    然而也正是因为王欣儿的早逝,皇上才会倍加珍惜身边的人,珍惜慕容氏,甚至会因为公主母妃的逝世而病倒。

    对于萧婉儿可以宠溺,但是对于一众儿子,皇上却没有因此而宠溺,相反会严厉很多,特别是对于未来的储君。

    或许自己的严厉给太子造成了错觉,让太子越发的阴郁,才导致了现在的结果

    “你就留在东宫吧,朕允许你一身居住,衣食无忧。”

    皇上累了,淡淡的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东宫,不去理会身后太子的歇斯底里。

    或许有一点太子说对了,纵使每一件事都有解释,但是总结来说,不就是皇上自私吗只为国事也是一种自私,未来的日子里,他将会为了大禹废黜太子。

    “父皇,您以为这样就完了吗既然我杀不了那两个贱人和孽种,您这么在意大禹,是吗那我便毁了大禹”

    太子喃喃的声音如同来自地狱的低吟。

    第二天天刚亮,夏小麦也不过是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个多时辰便起来了,其实她真的是又困又累,然而迷迷糊糊中的噩梦去让她惊慌失措。

    惊醒时,她已经不记得梦境的内容了,只剩下箭羽覆盖下,浑身血污的刘星辰,哀伤又留恋的目光就那样看着自己,似乎再和自己告别一般。

    恐惧填满心房,夏小麦泪流满面,想抬手扶额,却发现浑身都在颤抖。

    星辰不会有事的,星辰不会有事的

    夏小麦一遍又一遍的安慰自己,呆坐了好长时间,才缓过精神。

    “刘夫人,您醒了”

    小宫女进来有些惊喜的说道。

    “嗯公主是不是醒了在等我”

    夏小麦询问道。

    小宫女点点头,夏小麦这才赶紧起来,简单的洗漱了一下。

    一见萧婉儿,夏小麦发现她有些憔悴,脸色有些发白,眼眶红红的,显然和自己一样睡的不安稳。

    “嫂嫂”

    萧婉儿看着夏小麦疲累的样子,心里有些愧疚。她只是让小宫女过去看看,以为夏小麦这会儿就是被小宫女吵醒的。

    “你别太伤心,昨晚都熬过来了,皇后娘娘一定会度过这次的难关的走,我陪你去上阳宫。”

    夏小麦鼓励又安慰的说道。

    两人来到了上阳宫,上阳宫里来往的宫人已经不似昨天那般的消沉和慌张了,整个气氛都在说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公主殿下,刘夫人”

    安嬷嬷满脸笑意的看着夏小麦,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母后怎么样了”

    萧婉儿急切的问道。

    “任老御医刚刚过来,亲自给娘娘诊了脉,说是娘娘的脉搏平稳了不少,看来

    刘夫人的熏香确实有作用,接下来只要照顾好娘娘肩头的伤口,不让其再恶化影响脏器,一切就没有危险了”

    安嬷嬷脸上满是笑容,眼眶也红了起来。

    “真的吗”

    萧婉儿惊喜不已,赶紧快步走进了内殿里,拉着夏小麦来到了皇后娘娘的床榻前。

    任老正在殿中和其他人吩咐安排一些事情,看见了夏小麦匆匆而过的身影,眼前一亮。关于桉树叶子和薰衣草的事情他可要好好的向夏小麦讨教一下。

    “母后,母后婉儿来看你了,你可要快点好起来啊”

    萧婉儿干脆的跪在了床榻前,拉着皇后娘娘的手喃喃的说着贴心话。

    夏小麦为之动容,萧婉儿不是慕容皇后亲生的,但是这份情感这般真挚,让她不禁感叹萧婉儿的善良,也说明慕容皇后对待萧婉儿也是极好的。

    感叹之余,夏小麦赶紧察看了一下几个小火炉的情况,让嬷嬷合适的添加了一些精油,然后又让小宫女端了两盆清水进来,放在了小火炉的旁边。

    “刘夫人,这个是做什么的”

    安嬷嬷虚心请教道。

    “有小火炉在这,室内的温度会升高,也会变得干燥,人进人出的多了,空气也会浑浊。清水可以增加空气的湿度,另外这窗户也多多少少要开一些,好让外面的新鲜空气进来。”

    夏小麦指了指水盆,又指了指不远处的窗户。

    安嬷嬷点着头,细细的记在了心里,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随后,夏小麦便走出了内室,自己在里面待太久了也不好,萧婉儿也定然有很多话要和皇后娘娘说。

    取了一旁放置的纸笔,夏小麦写下了精油熏香的配比,打算交给安嬷嬷。

    她一出来,一个御医便上前准备说什么,但是夏小麦懒得理会。随后她写东西的时候,这个御医便慢慢的靠近,似乎想看她写些什么。

    夏小麦写了两个字,冷漠的抬头,看着这个四十来岁的御医,有着死死的恼怒。

    这熏香在这个世界应该是她夏小麦的原创吧,这御医就这么明目张胆的看着不知道避嫌的吗

    刘御医尴尬的看着夏小麦,嘿嘿的笑了两声。

    “这位御医大人,您有什么想问的就直接问好了,这熏香的方子看着我写岂不是太费劲了”

    夏小麦讽刺的说道。

    刘御医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一阵红白变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